第八百七十一章 莲花船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七十一章 莲花船墓

“你们说,这个船墓修成莲花状,是不是和九世铜莲有什么关系?”看着莲花船墓,江思越猜测道。

只是,这个疑问注定没人能够解答,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见过九世铜莲,所以也无法确定这二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

众人岸后休息了会,墨兰从我包里拿出来的毛毯也给了秦行天四人,虽然这四人嘴说自己身体没什么大碍,可毕竟年纪来了,在水里泡了这么些会,面已经全然没了血色。

“行了丫头,我们都没什么大碍,你别管我们,我们缓一会好了。”将身体裹在毛毯里的李全忠见墨兰迟迟不肯离去,不禁好意劝道。

墨兰闻言点了点头,来到我身旁从包里掏出酒精炉看样子打算烧锅热水,我看着面前的墨兰不禁有些心里发怵,想起身去金大发那边避避。

事实,自从和蒋明君结婚之后,我已经在刻意的想要和墨兰保持距离了,既然自己已经做出了抉择,那一些事情得注意分寸,这点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墨兰都好。

“别急着走,等下水烧开了喝点热水暖暖。”正专心倒腾酒精炉的墨兰连头都没抬便语气冷漠的道。

还没来得及起身的我不禁浑身一颤,随后又默默蹲在了地。

“你很怕我?”墨兰回头看着我问了一句,虽然面色平静,可正因如此才让我有些不寒而栗,这一刻,我多少体会到了金大发以前的感受。

“没有,没有,你想什么呢?”虽然心里确实有些害怕此时的墨兰,但我依旧识趣的摇了摇头。

墨兰见状没说什么,低头一边往锅里倒水,一边轻声道:“秦前辈他们,有些不对劲。”

我愣了愣,接着才不确定的问道:“不,不对劲?”

“你声音小点!”墨兰回头瞪了我一眼,接着又若无其事的道:“我这么一说,你别多想,只是我虽然并未修道,可这两年天下修士齐聚洛阳,我也得以接触了其一些。”

“难道你感觉不到吗?做为如今道界仅存的硕果,道法的佼佼者,这四位前辈此时表现的有些太过不堪吗?”

墨兰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坦白的说,今生因为际遇,所以我无法修道,这一点在当初得到各位高人的一致确定后我也死了心,不过后来在曹操墓里我倒是在梦修过一世的道,虽然是梦,但那个梦却无的真实,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那一世我活了不过三十载,但也算是碾压当代,横压一世的存在,以至于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不过修道者虽强,强的却是修行的道,而不是己身,如果非要论肉身的话,修道者也普通人强一点。

之所以强,还是因为那数十年如一日的刻骨修行,不然修道者在肉身和常人无异。

这么多年,我仅见过一个例外,恰巧,那个例外也是在梦得见,那个人正是能以肉身硬悍道法而不败的李自训。

说起李自训,以我第十世的眼光来看这简直是一个异类,以纯粹肉体对阵两大隐龙而胜之,这是我无法理解的,如果非要打方,好一个寻常人能够硬抗天雷而无事的那种不可思议,对,是不可思议。

当然了,无论如何,异类终究是异类,大多数修道者,在不仰仗道法的情况下,和寻常人无异,即便秦行天等人是修行界里的佼佼者,可毕竟人老了,身体素质自然也不行了,而墨兰没修过道,自然对此不清楚。

简单和墨兰解释了一番,墨兰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接过墨兰递给我的一杯开水后,不顾背后森冷的目光,我一路小跑到金大发的身旁,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和三人讨论船墓的事。

修整一番后,众人的状态都好了不少,即便是秦行天等人,虽然面色依旧有些不正常的苍白,可那身体至少也不抖了,于是众人商量了会,便由我和江夏在头打前阵,带着众人向船墓深处缓缓行去。

“啧,有些怪了,小夏哥,初三,你们感觉到阴气了吗?”金大发搓了搓手,向我和江夏问道。

江夏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停住脚步后闭目感受了一会,接着才摇了摇头。

“周围确实越来越冷了,但我和初三一样,都没感觉到四周有阴气,说起来也怪,这莲花船墓里,干净的有些不像话了。”江夏说道。

我点了点头,因为众人衣服都被淋湿,所以对温度的变化格外敏感,连我也是如此,随着我们逐渐深入船墓,四周的温度也在逐渐变低,但这里面的原因却不是阴气导致的。

说起阴气来,这里面也有些古怪,要知道哪怕是新入土的墓葬,里面也多少会有些阴气存在,至于那些千年大墓更不用提了,可这莲花船墓倒好,干净的有些不像话,简直像个空墓一样!

江思越抬头看了一眼,道:“会不会是这艘莲花船墓并不密封,所以阴气郁积不了?”

“说起这莲花船墓,也有些古怪,咱们这一路所见到的大墓,哪有一个像它这样的?这些年我的葬经也真是白看了,合着有些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金大发自嘲道。

苦笑一声,我也有些为之头疼,这些年一路走来,还真没见过几个正常的墓,这莲花船墓虽然古怪,但和白起,徐福墓一,也是小巫见大巫,算不太过惊。

发现不出缘由,众人也只得继续前进,这一路走的异常坎坷,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一条正儿八经的墓道,甚至我都有些怀疑,当初建造这个墓的设计师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东西压根是一个莲花放大了千百倍的样子,其他没有丝毫特别的!

终于,从两片莲瓣的间隙跳下来后,面前出现了一片平地,根据我的判断,应该是莲花船墓的心地区,在灯光下,我看到不远处耸立着一个高大的圆形高台,根据质地来看应该是用铁浇筑而成的。

“莲台?”江夏跳下来后也看到了那个疑似莲台的建筑物。

我点了点头,道:“如果这里真是一个墓的话,那棺椁应该在那面了。”

金大发来到我身旁,看了看四周后有些疑神疑鬼的道:“我说初三呀,我怎么感觉咱们这一路是不是走的太顺了呢?”

“太顺?”我愣了愣,随后不禁摇头笑道:“是不是不适应?非要给你来个九九八十一难你才满意?你这家伙,是皮紧。”

金大发缩了缩脖子,无奈道:“咱们这两年凡是下过的墓,有哪一个是善茬?这突然来了个和善点的苦主,我心里是真有点不适应。”

闻言我刚想说些什么,从远处的莲台方忽然散发出阵阵绿光,光芒不盛,但异常醒目,突如其来的异变让众人皆有些吃惊,纷纷拿出武器小心翼翼的看着莲台的动静。

“金大发,劳资再说一次,以后下斗的时候你丫的要是再敢乌鸦嘴,劳资一定先干掉你!”江思越咬牙切齿的低声道。

金大发的脸色发绿,有些心虚的反驳道:“关我毛事?我,我也没做什么……”

过了片刻,莲台方的荧光依旧闪烁,可四周却没有丝毫动静,这让严阵以待的我们都有些摸不清头脑。

“怎么回事?这是光打雷不下雨?”江思越望着莲台,大有一种恨不得长高个十米八米,好看清莲台到底怎么回事的样子。

又等了会,江夏将干将莫邪剑收了起来,看着我们道:“过去看看吧,这不像是陷阱。”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