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爷爷对不起你/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衫人儿坐在船头,身旁的婢女提起玉壶给其杯中斟满,听到手下四人诚惶诚恐的话语,他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李平仙确实不是凡人,也幸好他二人来前我就有些不放心,特意在暗中相随,不然他二人怕是要有来无回了,如今十三老六身负重伤,已经先行回去了。”

“怎么可能,这可是两位阎君呀!”黑无常抬起头惊骇的说道。

青衫人儿檀口微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后,才眯着眼似笑非笑的道:“若真要较真,我和十三老六也身处同一境界,那你认为我和他二人相较如何?”

黑无常闻言连忙低下头,恭敬道:“阎帝神威盖世,道法无双,可称古今最强,是属下愚昧了!”

青衫人儿摇了摇头,轻声叹道:“若世上无他,你这句恭维我勉强受了,可惜呀,既生瑜,何生亮?若不是李平仙的道和我们不同,不然这阎帝之位,给他又如何?何苦添了这么多变数。”

这句话冥府四人自然不敢接,然而慕容云三眯着眼,看着那所谓的冥府阎帝轻笑道:“猜到会来条大鱼,可没想到这条鱼竟然这么大,看来你这次来,是吃定我们了?”

青衫人儿摇了摇头,用纤长的手指了指我和白衣女尸,道:“我冥府行事,向来不殃及池鱼,那四个小家伙只是被我们软禁了,等今日一过自会放回去,这次来,我只要他和她!”

在一旁忍耐多时的我忍不住冷笑一声,道:“怎么?玩不过别人,就想绑票要挟了?”

青衫人儿愣了愣,接着居然咬着手指沉思了片刻,才点点头,一脸认真的道:“李平仙确实是个异类,一个让我们也感到棘手的异类,实不相瞒,在他铺设的这个棋局里,你不过是枚比较重要的棋子罢了。”

“你身边那位,才是他真正看重的人,张初三,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带着她和我去一趟冥府,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一些你一直以来都想知道,而李平仙他们却不肯告诉你的事情,待你清楚来由后,如果你愿意加入冥府,我许你一殿阎君,若你执意要走,我也不拦你。”

“不过,你身边那位,我确实无论如何也要留在冥府。”

我嘴角一抽,道:“你看我像傻子吗?还是说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

“我是认真的,其实我只要想,强行带你和她回去不是什么难事,我现在还能心平气和的与你商量,难道这诚意不足吗?”青衫人儿放下白玉杯,玩味的向我笑道。

“哈哈哈蛤,现在的江湖后辈,口气真是一个比一个大了。”慕容云三仰天大笑,随即看着青衫人儿,咧着嘴语气森寒的道:“带他走?你问过我了吗?”

青衫人儿嘴角微微一扬,淡然道:“前辈,你我都心知肚明,我要带他走,你拦不住,何苦枉送这千年修为呢?”

“一个我确实拦你不住,但是,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慕容云三哼了一声,抬头大声道:“老弟,你再不下来,你孙子就真要被人带走了,到时候你可别怪到我头上!”

“唉,何苦哀哉。”

一阵阴风凭空吹来,众人头顶上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叹息,接着一形容枯槁的老人从黑暗里缓缓走了出来,他身穿蟒袍,头戴紫金冠,灰暗的面容落在我眼里却极为熟悉,正是我爷爷……

“恩,又来了一个勉强还够份量的人物,但如果只有你们两个的话,还不够。”青衫人儿把玩着白玉杯轻笑道。

爷爷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着便转身走向那青衫人儿,边走边道:“我们二人,在前辈眼里确实不够看,但前辈如果不想提前引起两界战争的话,还是放我孙子一马为好。”

一直以来都稳坐钓鱼台的青衫人儿微微皱眉,道:“你是认真的?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爷爷笑了笑,道:“我们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冥府这次犯规了,手也伸的太长了,你应该知道,有些底线是不能碰的。”

青衫人儿指了指我,疑惑道:“让他和李平仙一条道走到黑,这就是你给他安排的路?还是说,你对李平仙这么有信心?”

爷爷摇了摇头,一脸玩味的道:“现在,应该还没到摊牌的时候吧?”

青衫人儿沉默片刻,随即他忽然抬头看我,问道:“你难道就真的不想知道,李平仙这盘棋为何而下吗?我观你品行尚好,我劝你还是跟我回冥府吧,不然我怕你有一天回首来路,发现自己一路所走的路都是错的,因为你会死很多很多人,这一切枉死的人,都是因为你那自认为是正确的坚持,如果真到了那天……即便冥府已经不在,你也依旧会身受无间,永生永世不得解脱。”

“还有,你对你自己的身世就真的没有那么一点疑惑吗?如果有,我可以……”

“够了!阎帝,你越界了!”原本还能淡然处之的爷爷忽然暴怒,道:“如果你想今日开启两界战争,那我就如你所愿,到时候,我看你冥府这些孤魂野鬼该如何自处!”

青衫人儿愣了愣,道:“张晋,你不觉得你孙子太可怜了吗?要知道,他在洛阳搅动风雨,犹如个过河小卒一样被人推着向前,这一半的缘由可都在你呀。”

原来怒气冲冲的爷爷身子一僵,过了片刻才叹了口气,闭着眼睛道:“你好歹也曾是一方地仙,应该也知道因果关系,现在……不是告诉他的好时候,有些事情,你多说一句话,它也会偏离它应有的轨道。”

“这盘棋的输赢,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我们都是棋子,真正的棋手只有它和他,所以你就不要再推波助澜了,安分守己的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阎帝,你要知道,一些事情,过犹不及。”

说到这,爷爷忽然睁开眼,看着目光微动,似有所思的青衫人儿,道:“不仅我孙子你不能带走,她你也一样要留下,阎帝,仙也是人,只要是人都会有软肋,他的软肋是她,你的软肋呢?长沙那位,现在可也已经浮出水面了。”

不知为何,那青衫人儿面色一冷,道:“你是在威胁我?”

“我有必要威胁你吗?你辛辛苦苦,为的不也是他吗,既然你们都有相同的软肋,何不保持之前的默契呢?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事过后,长沙那位也少不得麻烦,这些麻烦还都是你找的,你与其在这里和我摆威风,不如想想怎么救他性命,这可是你唯一一次机会了。”爷爷轻笑道。

听着听着,青衫人儿的脸色已经变了,过了片刻,他才恢复平静,道:“那人即便是死,也得死在我手上,你回去告诉李平仙,他要是出了事,我也一定会让他尝到相同的滋味。”

“哈哈哈哈,阎帝,作为昔日的一方地仙,你这话可有些不负责任呀。”爷爷开怀大笑道。

青衫人儿没有管爷爷,而是看着冥府四人,道:“走,回府。”

说罢,他又看了我一眼,道:“秦行天四人,稍后我会差人送回洛阳的,张初三,你好自为之,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你大可以当做没有听到过,这是为你好。”

原本一直跪在地上的冥府四人连忙起身,跃到船上后,那艘原本在水面上纹丝不动的小船才缓缓驶向远处,最终被黑暗吞没,不见踪影。

待小船消失后,爷爷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和他对视半响,他才率先叹道:“你,把他刚刚对你说的话都忘了吧,一些事,你现在知道了不好。”

“初三,这些年你受苦了,爷,爷爷对不起你……”

说罢,那个身材本就瘦小的老人驼着背,缓缓消失在了黑暗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