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 水中月/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七十六章 水月

原本,听到阎帝的话我心还是有些怨气的,但听到那个老人亲口对我说出对不起的时候,我心怨气已经荡然无存。

轻吸口气,我看着身后沉默的四人,道:“走吧,先回镇。”

当一行人风尘仆仆的回到镇时,天色已经黑了,来到房门口,我看着一直跟在我身后的白衣女尸,犹豫片刻才试探性的问道:“你,能不能跟她回房间?”

说着,我指了指一旁的墨兰,其实我并没有抱任何的希望,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白衣女尸好似听懂了一样,默默走到了墨兰的身旁。

看着白衣女尸,我无语了片刻,很想问她既然听得懂我的话还装什么,但以她的性子,听到了也多半装作没听到,我又何必自找没趣呢。

“你带她回房间换身衣服,然后看看能不能帮她洗个澡吧,麻烦你了。”向墨兰吩咐完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洗完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我躺在床一边抽烟一边想着在青山村里的所见所闻,李平仙,我爷爷,冥府,这三者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换句话说,这三者,究竟何为正,何为邪?阎帝向我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会特意点出我的身世?

想了良久,我有些烦恼的将烟蒂捣灭,揉了揉有些酸疼的额头,随后起身关灯又躺回了被窝里。

看着窗外冷森的月光,我心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其实纵观李平仙,冥府,爷爷和姚九指,这三方势力其实不分正邪,他们不过是抱着不同的目的罢了。

好似那冥府的青衣人儿,在狸猫换太子的时候也并没有要了秦行天四人的命,从这点来看青衣人儿的本性没有多坏。

还有那李平仙,虽然性情莫测,但当年那段战火纷飞的日子里,李平仙一路周游华夏也没少救下贫苦人的性命,所以李平仙究竟是好是坏呢?

想着想着,我忽然想起了一段话,这世并没有绝对的善和恶,也没有绝对的黑与白,有的只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灰色,仿若人一样。

在胡思乱想,我渐渐抵挡不住困意,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午了,出门时墨兰等人早已醒来,我们等到午吃完饭后,才收拾家伙再次回到了青山村。

这次来,是为了给我那些乡民收尸的,当我看到一具具尸体从我家红薯窖里抬出来的时候,心五味杂陈,这些人的死,到底和李平仙有没有关系……

尸体还没抬完,总参的人便都已赶到,来的人足足坐满了三辆大皮卡,在这些人的帮助下,尸体很快都抬了出来,正当我看着满地的尸体暗自神伤的时候,江夏忽然走到了我的身旁。

“刚才有人去问了,镇棺材铺没那么多棺材,我只能差人去分头采买,但一时半会也买不齐这么多,所以我想了想,只能先把这些人放到县殡仪馆了,等回头棺材齐了再入土。”

我点了点头,强行打起精神道:“行,谢了呀,照你说的这样办吧,不过这间耗费的时间肯定不少,咱们先回洛阳,等乡亲们都入了土,我再回乡祭拜。”

说罢,我将祖地的位置告诉给了江夏,不管如何,这些人肯定是要埋入祖地的,不然别的人我不知道,那位老村长在地下肯定是要戳我脊梁骨的。

想到那位老村长,我脑海又有些恍惚,从这些年我所收集到的情报来看,那位整日里衣着朴素,外冷内热的老村长也没看去那么简单。

他很可能早料到了青山村众人会有这么一天,我难以想象,一位老人暗地里默默算着自己和全村人的死期,不做挣扎,只是坦然的等待着那一天的降临。

以我对老村长的了解来看,他内心绝对十分痛苦,因为死去的那些人里包括他孙子,儿子。

明白自己至亲之人在某天会死去,自己却毫无办法,这是一种白发人送黑发人更为痛苦的折磨……

临走前,我找到了那位尸体已经面目全非的老村长,认真的跪地朝尸首磕了三个头后,我才心事重重的随众人离开。

驱车赶回洛阳,在姚记当铺门口我和姚九指下了车,当然了,还有那位白衣女尸,不过现如今叫她白衣女尸已经有些不大适合了,在墨兰的帮助下,她换了一身行头,还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让我看了有些肝疼。

漂亮归漂亮,潮流归潮流,但这要是领回家了,让蒋明君怎么看我?明白的人还好,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我张初三嚣张跋扈,把外边的狐狸精堂而皇之的领回家里逼宫呢。

“怎么,现在知道发愁了?”慕容云三笑眯眯的看着我,幸灾乐祸的样子活像是一只偷到鸡的老狐狸。

懒得和这为老不尊的家伙斗嘴,我硬着头皮带着白衣女尸踏进了房门,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柜台后面坐着的并不是那位混吃等死还乐在其的雅静,而是……蒋明君。

蒋明君穿着一身常服,素手在拨弄着算盘,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账本,而张泊如则倚在她身旁,一张小脸左看右看,差写百无聊赖四个大字了。

恰巧,张泊如看到了杵在房门口的我,小脸愣了片刻绽放出由心的喜悦,脆生生的叫了声哥后如归巢的乳燕一样扑在了我的怀里。

看着张泊如,我心又是一股怜惜,给了他一记摸头杀后抬头对了蒋明君的视线。

看到我回来了,蒋明君脸透着丝欣喜,随即看到了我身后的白衣女尸,旁人看不出端倪,但蒋明君则一眼看出了白衣女尸的真实身份。

“这,这是。”蒋明君指了指白衣女尸,语气顿了顿有些迟疑。

见蒋明君没有一来兴师问罪我着实松了口气,一把将脑袋埋在我怀里不停蹭蹭的张泊如推到一旁,不顾其委屈的目光,我前拉住蒋明君的手,赔着笑,将白衣女尸的身份简略的说了一遍。

听完后,蒋明君似笑非笑的看着,道:“也是说,以后你这先祖得寸步不离的跟着你了?”

我面色一苦,赔笑道:“哪能呀,也这几天的功夫,等明天我去找李前辈,请他发发神通将她收了去。”

蒋明君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捂着嘴笑道:“李前辈不一巴掌拍死你不错了,你将人家妻子从地下带出来,换谁心里没气呀。”

我嘿嘿笑着,没有过多解释其缘由,我早先已经打定了主意,在外面的经历无论多么曲折坎坷,回了家后能不说不说,不然依着蒋明君这性子,难保以后不会偷偷跟着我。

晚饭,为了平息蒋明君的那一丝怨气,我可谓是使足了十八般武艺,做出一桌在我看来色香味俱全的菜,虽说张泊如和蒋明君食不知味,但我依旧愿意用尽全力。

吃饭的时候,蒋明君和张泊如小口吃着菜,而白衣女尸则坐在一旁直勾勾的看着我,将原本温馨的气氛搅和的分外让人尴尬。

硬着头皮,我不去看白衣女尸,将目光牢牢放在蒋明君身,可是看着看着,我思绪却有些恍惚了。

如果说九世铜莲真的只是水月,镜花,那么以后蒋明君,张泊如该怎么办,难道还要为了照顾我的情绪,每天晚在吃饭的时候演戏吗?

一想到这里,我心抽痛不已。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