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肺腑之言/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什么呢?”见我发呆,蒋明君不禁问道。

摇了摇头,我没将心中愁绪说出来,不过却已经打定了主意,明天去见姚九指的时候,一定要旁敲侧击问问他有没有办法,虽说希望不大,但不问的话怕是连希望都没。

吃完饭,我老老实实的收拾碗筷准备洗碗,末了看到张泊如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不禁计从心来,嘱咐他好好洗碗之后,不顾其委屈幽怨的目光我便颠儿颠儿的上了楼,可还没进房间,就被蒋明君推了出来。

“我和她睡,你自己找个窝去。”一句话,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

看着白衣女尸悠悠然的走进了房间,看到蒋明君笑吟吟的关上房门,我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去。

满是怨气的睡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刚吃完饭我就带着白衣女尸去了姚家大宅,带着她走进后院,我就看到姚九指正坐在石桌后,悠然自得的饮着茶,对于我和白衣女尸的到来似乎也早有预料。

坐在姚九指对面,我自己倒了杯茶,随即轻叹口气,眼角余光移到白衣女尸身上,问道:“九爷,现在咋整呀?给我支个招呗。”

姚九指呵呵一笑,道:“放心吧,你下午只管去见李前辈就是了,有她在,李前辈不会要你的命的。”

我眼角狂跳不已,试探性的问道:“那要是她不在呢?”

姚九指撇了我一眼,哼道:“要了你的命估计也不可能,但打断一两条腿,让你长长记性估计还是有可能的。”

我皱了皱眉,看着姚九指忽然想起了那通电话,于是我犹豫片刻,随即盯着姚九指认真道:“九爷,您给我交个底,在我去青山村之前,您是不是已经知道些什么了?”

姚九指愣了愣,随即沉默下来,直到一杯茶饮尽,见我还是盯着他,才不禁长叹口气,道:“你就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吗?”

我苦笑一声,道:“我还是相信您的,只是有些事您老是瞒着我,您让我心里怎能没有旮瘩?虽说是为我好,可也太过了一些吧。”

姚九指抬头看了我片刻,最终点了点头,道:“没错,青山村的事,我确实知道一些,不过也许知道的还没如今的你多。”

“那么她的身份您知道?”

姚九指点了点头。

“那么您一早就知道青山村底下埋着个墓?”

见到姚九指又是点头,我心中忍不住生出些怨气,道:“那您怎么一早不告诉我?!”

姚九指手指轻轻点着桌面,蹉跎了好半响,才有些无奈的道:“初三,你和李前辈的关系,不要搞的太僵,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愣了愣,随即想明白了很多,如果姚九指一早就把这件事告诉我了,那我肯定要去质问李平仙,质问他当初为什么要欺骗我,但这样一来,我和李平仙的关系无疑会搞得很僵,而且难保那时候的李平仙为了阻止我会用出什么手段。

最关键的是,这样一来,李平仙会知道,是姚九指把这件事告诉我的。

想到这,我脑海里不禁浮想联翩,不知道在李平仙面前,姚九指到底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

这个问题我很想问,但我知道,一些问题是不能随便问出口的,姚九指这样说,其实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

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模样,姚九指笑了笑,轻声道:“在这里没事,在外面多注意点就行了。”

得到提点的我终于忍耐不住,问道:“九爷,您和李前辈……”

我话虽然只说了半截,但相信姚九指能听的明白。

“初三,你认为,李前辈是善是恶?还有,冥府是善是恶?”面对我的疑惑,姚九指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我忽然想到了那个晚上我在睡觉前得出的结论,于是道:“在我看来,李前辈和冥府难分善恶,他们说到底只不过是为了各自的利益。”

姚九指似乎对我这个回答很是满意,老大宽慰的点了点头后,又问道:“初三,你知道仙是什么吗?”

我愣了愣,不懂姚九指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想了想,我还是点头道:“知道一些,李前辈曾经对我讲过,九爷,您问这个干嘛?”

姚九指摇了摇头,道:“你知道的并不全面,要知道,无论是李前辈还是冥府一众仙,他们曾经都是受天地庇佑,上苍承认的一方地仙,一个人想要成为一方地仙,除了道行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那个人有没有一颗泽被苍生的心,唯有心怀天下者,方才有一丝希望成就地仙。”

“所以说,只要是仙,就没有一个大奸大恶者。”

我挠了挠头,疑惑道:“可是,人心是会变的,谁能保证一个人在几十几百年后还能不忘初心的呢?”

姚九指哈哈一笑,道:“亏你在梦中还当过道士,难道你就不知道对于一个修道之人而言,道心有多么重要吗?”

我先是一愣,随即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梦即便再真实,印象再深刻,醒来后也会逐渐忘记梦里的情形,所以那十世记忆里面,除了第一世和第十世之外,其余我都已经忘的七七八八了。

不过关于道心这个东西,我还是记得一些,对于修道之人而言最难忍受的事不是天资拙劣,而是道心蒙尘,道心受毁。

每个修道之人自修道起始,都会选择一条自己的道,然后在这条道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有的人修道一生难有所成,有的人却能站在顶峰,看到一幅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风景。

但无论一个修道者修为高低,道心蒙尘则难有寸进,道心受损则前功尽弃。

自己的道,道心,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对于这一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孟如龙,孟如龙在成为发丘天官,组建发丘之后,那颗道心其实就已经渐渐蒙尘,导致修行愈发难以精进,如若他秉承先师遗志,专心修行的话,以他的天资未必不能成为一方地仙。

稍微感慨了一番,我也知道自己想远了,摇了摇头,我看着姚九指有些不甚明了的问道:“九爷,这些我都清楚,但您和我说这些的意思是?”

姚九指敲了敲我的额头,笑骂道:“我的意思是,无论是李前辈亦或是冥府,其实本质上都毫无区别,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急着站队呢?与其在两虎相争的时候择一而侍,不如跳出棋盘自己布局,为自己也好,也苍生也罢,咱们呀,都得留一些后手。”

这番话说是肺腑之言也不为过,看得出,姚九指对我再无隐瞒,此时我的心情也豁然开朗,笑问道:“后手?不知道九爷您的后手准备了多久。”

姚九指听完捋了捋胡须,自傲的道:“我和你爷爷布局几十载,其中道道哪能和你讲。”

几十载?听到这话我微微有些侧目,心里不禁又佩服起我爷爷了,恐怕从被李平仙带出青山村起,我爷爷就没想过要当一枚棋子,而是自己布局,为此准备了几十年。

“初三,你要记得,九世铜莲既不能落在冥府手里,也不能落在李前辈手里,无论是哪一方的仙得到了九世铜莲,对于咱们这种凡人而言,都不是辛事。”看到我若有所思的神情,姚九指眼神有些恍惚,语气感慨的道。

从回忆中抽出神来,看着姚九指,我心里一动,忍不住问道:“九爷,九世铜莲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它真的能无所不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