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冥河摆渡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九指看了我一眼,随即摇了摇头,道:“九世铜莲我又没有亲眼见过,所以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只不过冥府和李前辈寻找了这么久,如果不是确有其物,他们又怎会耗费如此大的精力?”

说罢,姚九指犹豫片刻,方才又问道:“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看到姚九指已经有所察觉,我也不再隐瞒,将自己内心苦楚全都倾诉出来,末了我诚恳的看着姚九指,近乎于哀求的问道:“九爷,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看透了很多,例如人死不能复生,如果将来我们找到九世铜莲,它不能将我父母族人复生我也毫无怨言,可是蒋明君和我弟弟……难道没有一丝一毫希望吗?”

姚九指看着我沉默了许久,最终他站起身背对我,沉沉一叹后,道:“如果抛开九世铜莲,能让人死而复生的东西,没有。 ”

在我心头一凉,近乎绝望的时候,姚九指却又道:“但是我知道一个人,他或许能帮到你。”

“谁?!”犹如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我急不可耐的道。

“冥河摆渡人。”姚九指转身看我,缓缓道:“其实他和你,也有些渊源,道家三官大帝之,你隶属天官,长沙的宋平安隶属于地官,而我说的那个人,冥河摆渡人,则是最后的水官。”

我愣了愣神,随即急不可耐的问道:“那水官传人当今何在?!”

姚九指有些怜悯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摇头道:“不知道,水官一系已经百年不曾现世了。”

看到我神色又颓废下去,姚九指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道:“别急,地官传承失踪千年,所有人都以为地官传承已经断绝的时候,地官传人不现世了吗?说不定水官也一样呢?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出现在了你的身边。”

姚九指的宽慰起了些作用,我勉强打起精神,向姚九指问道:“那么九爷,水官传人真的能让蒋明君死而复生吗?”

姚九指听罢摇了摇头,道:“我说了,除了九世铜莲有一线可能之外,再无它法能让已经死了的人复生。”

“那?……”

“相传,已经死去的人都会变成亡魂,前往奈何桥饮下孟婆汤忘记前尘后投胎转世,但总有些心怀执念的亡魂不肯忘记一些事,或者说不肯忘记一些人,从而不肯入轮回。”

“这些心怀执念的亡魂大多凄苦,惹人怜悯,也可能是苍垂怜它们,所以不知道从何时起有了一个传说。”

“当一个心怀执念的鬼魂找到了冥河摆渡人之后,如果它能够用自己的故事去打动摆渡人,那么摆渡人便会渡它前往彼岸,即便转世之后,也能记起前世的事情。”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那么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另类的死而复生?”

姚九指讲完后,我嘴巴张的大大的,总感觉这故事有些不靠谱,能渡人转世,还能让人不忘前尘,这怎么可能?!

听到我的疑惑,姚九指很干脆的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是听过这个传说,并不能给你什么保证,不过这好歹有那么一丝希望,要不要坚持全看你的了。”

“而且,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即便你找到了水官传人,并且他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但你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姚九指看着我严肃的说道。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慎重?慎重什么?”

姚九指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道:“即便他真的能渡蒋明君,但你今年多大了?找到水官传人又要用多久?也许五年,也许十年,十年后你又多大?你送蒋明君转世,当十八年后,她正好年华,你呢?恐怕已经白发苍苍了吧。”

之前我一直在胡思乱想,没有想到这一层,当被姚九指无情点破之后,我又有些恍惚。

是呀,即便真找到了水官传人,他也同意渡蒋明君一次,可是那时候我恐怕也三四十了吧,再等个十八年,难道我还要玩个爷孙恋吗?

即便蒋明君心理年龄已经千岁了,她的性格也不会计较这些,可是只要一想到某天清晨起床,扭头一看身旁熟睡的人正当青春年华,我自己却已经两鬓斑白皮肤松弛,那时候又该是一种怎样的落寞呀。

这一刻,我有些明白了君生我未生,君生我已老的惆怅。

见我出神的样子,姚九指不禁有些好笑,道:“人还没找到呢,你想那么多干嘛?有用吗?”

我咂了咂嘴,有些不好意思,是呀,人还没找到呢,又何必去为这些还没影的事儿犯愁呢?倒是平白落了下乘。

见我想通了,姚九指也没再多说,而是挥了挥手,赶客般的道:“行了,赶紧滚蛋,下午去老地方见李前辈,到时候眼皮放活点,情况不对劲拿她来当挡箭牌,李前辈的事完了后你准备准备,过两天出发吧。”

“至于水官传人的事,我会帮你留意的。”

笑嘻嘻的道了声谢,我起身离开了姚家大宅。

坐在车,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水官传人的事,纠结了许久,我最终打定了主意,如果真的可以,我一定要说服蒋明君去投胎转世。

毕竟蒋明君当孤魂野鬼已经当了千年,我无论如何也要让她知道我做的菜有多好吃,薰衣草田有多美,花究竟有多香,以及……站在阳光下的感觉有多好。

不再纠结后,我又看了眼正在开车的慕容云三,不禁又想的更多了,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赶,到时候找到了水官传人,让他把蒋明君,慕容云三,张泊如都渡一回。

想着想着,我心里乐的笑了出来。

“傻笑什么呢?怎么一出来跟傻子一样?”正在开车的慕容云三讥讽道。

我摇了摇头,笑问道:“前辈,如果能让你不忘记今生的事去投胎转世,你愿意吗?”

“不愿意。”

“那……啥?”我愣住了,这么好的事慕容云三居然不愿意!这让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慕容云三头都没有回,漫不经心的道:“今生的事对我而言没什么好留恋的,帮你小子除了是因为欠你的外也是看你顺眼一点,等哪天老子累了,会自行兵解,你到时候帮我拢拢骨灰找地一埋完事了。”

看着自言自语的慕容云三我有些心疼,慕容云三与其说是一生没什么好留恋的,不如说是痛苦的更为恰当一些。

一个人,死后成为旱魁屠灭了生己养己的村子,杀了自己儿子一家,乍一看大逆不道,无情无义至极,可又有谁知道,慕容云三生前遭受过何等非人的待遇?

慕容云三没说,我也不想问。

可是慕容云三帮了我这么多,无论于情于理,我也觉得这时候我必须说点什么。

“慕容前辈呀,您怎么能这么想呢?小子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亲人看待的,以后有了儿子还想让他认你当干爷爷呢,你这个干爷爷不说别的,总得护着自己的干孙子一世平安吧?”我腼着脸说道。

慕容云三看着我,有些哭笑不得,最终只能笑骂道:“我说你还真是逮着蛤蟆捏出尿,前今两世不算,还想让我给你儿子打长工,别说是一双眼睛,是要了你的命,我这债也该还完了吧?”

“慕容前辈,咱们不说九出十三归,是寻常利息,一千年累计下来是个天数字,我没让您签卖身契世代为仆不错了,您还跟我扯皮。”我嘿嘿笑道。

“世代为仆?可以呀,只要你不怕你哪天绝后了,尽管试试,再说了……”慕容云三看着我,一脸畅快的道:“你若是有后,我给你儿子打长工也未尝不可,但人鬼终有别,你打算怎么生出个儿子来?墨兰那女娃娃不错,你若是真有那么大魄力,老夫认赌服输,再保你儿子一世平安,如何?”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