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尊师,棋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七十九章 尊师,棋手

这话听罢,我整个人焉巴了,说实话,我最怕有人和我提及墨兰,因为龙一死前可是曾将墨兰‘托付’给我,而我也为了龙一能够瞑目将此事答应了下来。 ( . . )

但,答应了归答应了,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将此事收尾。

我自己喜欢墨兰吗?说句真心话,喜欢!数年来无数次生死相依,相互托付性命,即便我的心是一块生铁,也被墨兰的绕指柔给暖化了。

可有时候,光喜欢是没用的,我难道因为喜欢墨兰,要将其娶回家去?旁人的目光我可以不在意,但我怕伤了那颗等我等了一千年的初心!

原本,我打算将对墨兰的喜欢深深藏在心底,不动声色,将那份情谊倒在酒里敬于流年,这样做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墨兰都好。

可是如今我却开始头疼起来了,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龙一临死前的托付。

而且,即便是姚九指和慕容云三,也在不经历间旁敲侧击,这都让我怀疑是不是墨兰给他俩灌了什么迷魂汤。

见我泯着嘴不说话,慕容云三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有贼心没贼胆,真真是小家子气,原本挺简单的一件事非被你搞得那么复杂,真没出息。”

坐在一旁的我眼观鼻鼻观心,打定主意当头鸵鸟不说话,可慕容云三却越说越起劲了。

“不过我也多少能理解你一些,墨兰那个女娃娃你要是娶了,那是开了一道口子,不说别的,光那什么苗灵灵,孙蓝衣对你用情至深,难保不会起什么心思,还有那雅静,旁人都看出来了,也你个瞎子看不出别人的情意,嘿嘿,这加在一起五个了,哦对了,还有那个唐果,这六个了,再凑一个,那正好七个,一星期一天换一个,正好!嘿嘿嘿……”

一旁的我听的有些头皮发麻,简直是如坐针毡,看着嘴巴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笑容渐渐猥琐的慕容云三,我有些无奈,平时挺正经一老前辈,怎么一说这事跟变了个人似的呢?

一路煎熬,终究是熬到了清心茶楼,还没等车停稳,我打开车门‘夺路而逃’,带着白衣女尸踏进房门,我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看了眼手表,这时才刚刚午十二点,我心里盘算着李平仙应该没这么早来,一边悠悠的迈二楼,想着叫点饭菜,吃饱喝足后再等李平仙过来,可刚到二楼,我看到了空无一人的二楼靠窗一位置,李平仙不知何时已经赶到,正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漫不经心的奕棋。

心里不知为何猛地一沉,我有些忐忑的坐在了李平仙的对席,看着他自己和自己下棋在一旁沉默不语。

李平仙盯着眼前棋盘也是一言不发,只是手里不停把玩着一枚玉石棋子,过了半响,他抬起头,目光似利剑一般向我刺来,让我浑身汗毛瞬时炸立!

“这一次,你做差了。”

李平仙古井不波的话语刚一说完,我身后的白衣女尸忽然向前踏出一步,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李平仙,不带丝毫感情。

看着白衣女尸,李平仙眼闪过一丝失望,不过还是将手棋子放了下来,随后看着我,道:“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虽然诧异李平仙看到白衣女尸为何会这么平静,但我还是按下心杂念,平淡地笑了笑,目光毫不畏惧的对李平仙的视线,道:“李前辈,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窗外的秋风将李平仙的发丝吹得有些凌乱,但他的目光却如磐石一般沉稳,道:“你是想问,青山村的村民是不是被我屠灭的吗?”

这句话虽然有些诛心,但我依旧是点了点头。

李平仙轻叹口气,随即闭双目,道:“我若说不是,你信吗?”

“以前信,现在不敢信了。”我语气有些讥讽的道。

李平仙沉默片刻,道:“没错,我之前是骗了你,但在这件事,我没有必要说谎,青山村的人我虽然大多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和我,和她有些渊源,所以我完全没必要去杀了他们,不是吗?”

“那他们死后为什么会变成一个个阵眼!?”我带着些怒气的问道。

“因为……物尽其用。”

很难想象,李平仙能用这么平淡的语气去说出这么残酷的话语。

“你是不是觉得很残酷?”李平仙睁开眼看向我,眼睛不再如一池潭水般清澈,反而像是一块玄冰般冷漠,这种眼神,我似乎在另外一个人身见到过。

“张家因为我和她的关系而显赫过,也因为这种关系而受到过牵连,我顾及旧情,遍寻风水宝穴,将原本的因果推迟了整整十代人,也将他们带到青山村避祸,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如今因果到了,他们的死怪不到我头,而我,只是用死后的他们,去完成一个心愿罢了,很过分吗?”

我还没想起这种眼神究竟在谁身见到过,被李平仙的话给惊到了,下意识的道:“你是那个让张家举族迁移的方士?可他,他不是死了吗?”

“恩?你知道的还挺多的呀。”李平仙微微一笑,道:“不过是诈死之术罢了,当年我见张家有满族倾覆之险,顾及旧情给他们出了一招,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即便借着那口宝穴的能力,依旧没能让张家村完全躲过劫厄。”

这时候我脑子里乱乱的,因为我忽然想起了无通大师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如今张家村当年的一些疑惑已经解开了,张家之所以明清两代显赫是因为李平仙,之所以遭劫也是因为李平仙,让张家迁往青山村的人也是李平仙。

按理说我应该释然才对,可是我忽然想到了宋如道,那个陆地神仙,极有可能也是一方地仙的人,他和苍天做了一个交易,在青山村种下了一枚种子。

当年,我对这番话不是很懂,不明白宋如道和苍天做了什么交易,又种下了什么种子,可是如今,我却有些了然。

宋如道和苍天做了一个交易,才保得青山村厄运暂时消解,而临死前,宋如道埋下了一颗种子,并称那枚种子会逐渐生根,发芽,结果。

难道,我是那枚种子?!我是那场交易的产物?!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如今张家仅剩我这一颗独苗了,如果不是我,我想不出别人,更何况,我可是一直被人称为是找到九世铜莲的‘钥匙’,是在命运之外的人!

为何,我会这么‘与众不凡’,为何,青山村所有人都死了,唯独我还活着,我能活着,真的只是因为天官印吗?!

如果,我真是那枚种子,我真是那场交易里的筹码,那么,我的作用是什么?

看着面前的李平仙,我忽然心一动,莫非,我之所以还能活着,我之所以是命运之外的人,是钥匙,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莫非,我是楚卒,他是汉帅?!

李平仙,那个与天博弈之人,是你吗?

你身,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青姑,以及王莽那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心,仿佛陡然打开了一扇大门。

尊师,与天博弈的棋手,终于找到你了。

看着面前这个平平无的老人,看着他那眼冷漠的眸子,我心有些发寒,被骗了,我一直都被骗了。

李平仙,布局千古,为的岂是一个认识不过百年的女人!他绝对有着更深层次的目的!

这个目的是什么?还用猜吗,肯定是九世铜莲里积蓄着的众仙之力,肯定是那个高高在的天之权柄!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