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自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年,一个个关于尊师,棋手的线索渐渐连到了一起,当我将李平仙的身份设定成棋手之后,脑海豁然开朗。

如果李平仙不是尊师,王莽不会欲言又止,说我是尊师的禁脔。

如果李平仙不是棋手,那惊才绝艳的宋如道当初不会如此无助,仅仅是因为想要帮助青山村民,因果加身,不得善终。

甚至,如今想想,仅仅是一位仙从浩劫脱身,要将其有血缘关系的所有人全部抹杀,这分明太残酷了一点,唯有李平仙是那个与天博弈的棋手,方才解释的通。

“你在想什么?”李平仙似乎察觉出了我的异样。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此时此刻,我只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冷静一下,或者说,此时的我不想面对李平仙,因为在这个棋手面前,我生怕露出一丝异样,从而被他察觉到什么。

深吸口气,我指了指身后的白衣女尸,沉声问道:“青山村的事,我现在已经不想多提,她你打算怎么处理?”

李平仙转头看了白衣女尸一眼,半响后忽然开口问道:“跟我走吧。”

白衣女尸一动不动,似是没有听到。

李平仙见状摇了摇头,道:“她不愿意和我走,先留在你身边吧。”

说罢,李平仙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我,虽然没有施加什么压力,但我心仍然发寒。

“这次来,我本不必和你解释什么,只不过你这次做的有些过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说完,李平仙居然转身离去,没有再回头多看一眼。

李平仙的举动让我心里更加确定,白衣女尸在李平仙心里根本算不什么,不然他根本不会这么淡然,也不会这么轻飘飘的放过我。

李平仙走后没多久,我也带着白衣女尸离开清心茶楼,回姚记当铺的路,我心里一直有些忐忑,如果李平仙真是棋手,那么姚九指,我爷爷他们知道吗?

如果不知道……想到这,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冥土,一半以的力量都掌握在尊师手里,而明面,天下隐士,甚至总参都俯首在李平仙的麾下,若不将此事公之于众,我们绝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怎么了?怎么一出来心事重重的。”慕容云三扭头看了我一眼,有些纳闷的道。

看着慕容云三,我心一动,忽然想出了一个主意,现如今,为了印证李平仙身份,最好的一个办法是找到一个和他相同的仙,这样我才能知道李平仙以前和我说过的话究竟几分真,几分假。

虽说冥府算不我们这一边的人,但私下接触一番,想必冥府也乐意至极,毕竟在他们眼,我这把钥匙一直握在李平仙手,想必他们之前也头疼不已,现在这把钥匙生出异心,冥府绝不苛于出一把力。

只要弄清楚李平仙的那些话究竟是真是假,我有把握去说服姚九指,我爷爷和总参,到时候李平仙明面的盘算很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且,我极度怀疑,恐怕我爷爷也清楚李平仙的真实身份,所以他这些年才会一直暗布局。

虽说心里已经有了些主张,但我心愁绪仍然不减分毫,毕竟我的对立面,是那个被人称为与天博弈之人,我很难想象,我和我爷爷的这些小把戏有没有被他察觉。

如果察觉了,他会怎么做?也许他会像是看着陷阱里的小老鼠一样,为了自救而做出一些可笑的挣扎。

但不管我是不是那只小老鼠,我都要反抗一把,螳臂虽小尚知挡车,何况人乎?

更何况,和慕容云三以前说的一样,至今为止,它可是一直都站在我这边的。

毕竟,我是它亲手打造出来的钥匙,亲手立在地的硬币……

回到姚记当铺,待慕容云三确定四周无人后,我才拿起手机给江夏打了一个电话,聊了一会,正当我想挂掉的时候,那头的江夏忽然沉声道:“初三,你最好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笑了笑,道:“我一直都知道。”

挂断电话,我看了眼手表,随即才转身看向慕容云三,正待说话,慕容云三却挥了挥手,漫不经心的道:“别说了,我听到了,我现在动身出发,明天早应该能把人带回来,你在此期间不要出门,以免被人察觉。”

我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在当铺等你回来,您路自己多注意点安全,尽量不要暴露行踪。”

“知道了,啰嗦。”

看着向后院走去的慕容云三,我心有些无奈,又有股暖流……

慕容云三走后,我又向蒋明君解释了半天,她也不是傻子,自然清楚这里面有猫腻,不过我坚持不说,她最终除了气的咬了我口之外,也没别的招了。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伸了个懒腰,可胳膊传来的一阵剧痛让我疼得龇牙咧嘴,看着那一个小巧的牙印,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洗漱好后便悠悠的走下了楼。

“世间大潮将近,东龙王却悠然自得,真是羡煞我等呀。”

刚下楼,我听到客厅传来了一个有些耳熟,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定睛一看才发现,慕容云三和冥府的青衣人儿,正坐在沙发遥遥看着我,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慕容前辈,你们什么时候赶过来的?”我诧异的问道。

慕容云三泯了口茶水,耷拉着眼帘懒洋洋的道:“今早六点半,见你正睡着呢,他也没叫你。”

我愣了愣,随即面色复杂的对着青衣人儿施了一礼,道:“劳烦前辈等候多时,晚辈惶恐。”

青衣人儿挥了挥手,漫不经心的道:“不用来这么多的虚礼,说吧,这次让我来有什么事?如果你白白让我跑一趟,到时候叫我前辈我也饶不了你。”

我笑了笑,道:“前辈既然如此爽快,那我也直说了,其实前辈来前我心一直有个疑惑,不过现在这个疑惑已经没了,想必前辈和我爷爷,都已经知道李前辈的真实身份了吧?”

“哦?你发现了?”青衣人儿挑了挑眉,似是很感兴趣的道。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虽然可能性很大,但我心依旧有一丝不确定,这也是我为什么让前辈来洛阳一趟的原因。”

青衣人儿满是赞赏的看了我一眼,道:“不错,虽说李平仙从未太过掩饰这一点,但你能看出他的棋手身份,也不错了。”

“从未太过掩饰?”我眼角一跳,有些不可置信的道:“前辈,您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李平仙是个很自信的人。”青衣人儿笑了笑,指着我意味深长的道:“其实你早该明白这一点的,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我身子一震,随即心掀起了一片波涛。

这一刻,我又想明白了一些事,一些以前我从未深想的事。

我是寻找九世铜莲的钥匙,又是命运之外的人,以李平仙的能力,肯定会察觉到些什么,但面对我这个异类,又可能是苍天安排在他身边的一颗棋子,他竟然从未想过要除掉我!

“也,也许他是想留着我,寻找九世铜莲呢?别忘了,我可是钥匙。”我神色复杂的道。

“张初三,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你至今都没察觉出,九世铜莲瓣里面的一部分,很有可能是绝大部分,根本是李平仙自己布置下去的吗?”青衣人儿讥讽道。

我如遭雷劈,这一刻我才突然想起,白起之所以沦落到如此地步,还有他身边的铜莲瓣,根本是棋手布置的!

可是,李平仙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目标,不是九世铜莲吗?!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