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章 生生世世在一起 (大结局)/天师在上,女皇在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树林深处的一个山洞里,楚亦尘背靠着一块大石头坐在地上,焦急地看着洞口方向。

刚才他不顾沈妍雪的劝阻,重新回到树林去救水灵,谁知刚冲进树林,就觉得头一晕,失去了意识。

醒来之后,他已经不在树林里,而是来到了这个山洞里。在他身边数米开外,水灵紧闭双眼躺在地上毫无意识,脸色十分苍白,像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他想过去查看水灵的伤势,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绵软无力,连手都抬不起来,更别说移动身子。他马上意识到自己遭到了暗算,被人下了软筋散,才会浑身无力。

这个下药的人是谁?为什么要暗算他?又为什么要把他跟水灵一起送到这个山洞里?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山洞外面传来脚步声,有人来了。

楚亦尘心头一紧,仔细聆听那脚步声,马上断定来人轻功不错,离山洞只有数十米距离。

果然,不过一会儿,洞口处出现一个身影。

因为是背光,楚亦尘看不清楚来人的脸,只能看出是个身段窈窕的女子。

正想开口询问,却见那女子飞快冲进来,一边欣喜说道:“师弟,我总算找到你们了。”

楚亦尘这才看清楚来人居然是沈妍雪,不禁大喜过望,忙急切说道:“师姐,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沈妍雪道:“你刚才回去找师傅,我想想不放心,就回头去找你们,谁知走进树林,却不见你们。我就用鸟语问了树上的一只小鸟,才知道你被韩六暗算,被他带到树林深处去了。我赶紧一路寻找,看见这个山洞,我试着进来看看,没想到你们真的在这里。”

楚亦尘道:“你快去看看师傅,她一直昏迷不醒,”

沈妍雪忙过去查看了一下水灵的伤势,吃惊说道:“师弟。师傅的伤势很严重,像是中了毒。我现在先给她吃一粒保心丹,等下我们一起帮师傅运气,把她毒气逼出来。”

楚亦尘道:“好,你快点给师傅吃药。”

沈妍雪给水灵喂下一粒保心丹,又给楚亦尘吃了解药,等了一会儿,楚亦尘才恢复力气。

担心敌人会回来,楚亦尘和沈妍雪带着水灵离开山洞,在林中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为水灵运气疗伤。

原以为两人联手,一定能把水灵体内的毒气逼出来,谁知费了半天劲也毫不见效,水灵的脸色则越来越灰白。

看见水灵气若游丝的模样,沈妍雪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师弟,怎么办?”

楚亦尘也是心急如焚,两人已经给水灵输入了很多真气,还是无法把她救醒,他知道再耽搁下去,水灵只怕凶多吉少。

情急之下,他想到了一个法子,忙对沈妍雪说道:“师姐,你在这里守着师傅,我去去就来。”

沈妍雪问:“你去哪里?”

楚亦尘道:“我去拿玉女心经的秘籍,现在只能试试看,能不能用那心法救师傅。”

沈妍雪皱皱眉,“玉女心经?师傅没带在身上吗?”

楚亦尘道:“师傅担心带在身上不安全,找了一个地方藏起来了,我现在去拿,你照顾好师傅。”

“好,你快去快回。”沈妍雪的眉头不可察觉地轻颤了一下,点了点头。

楚亦尘起身离去,沈妍雪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林中,嘴角慢慢勾起。

……

上官睿离开已经有一会儿了,那哨声依旧响亮,没有半点减弱的迹象,花云曦心知情况不妙,不免有些着急。

一分神,气息变得不稳定,影响了吹奏,箫声马上被哨声压了下去。紧接着,怪兽兵分两路,向她和风轻尧逼近。

花云曦心里更是着急,知道再不采取行动,他们所有人都难逃怪兽的利爪。

就在这时,风轻尧停止了吹箫,冲着花云曦大喊:“云曦,你快走,我来拦住它们!”

说完,他腾身飞起,跳进怪兽中间扬起双臂,分别向两边的一只怪兽击去。

两道劲风射到了两只怪兽背上,它们的身子只是摇晃了一下,就稳住了身形,然后大吼一声,齐齐转身向风轻尧扑去。

其他怪兽听到动静,也纷纷转身,一起向风轻尧逼近。

见此情景,花云曦知道风轻尧根本无法挡得住怪兽的袭击,很快就会被怪兽撕成碎片。

她顾不得多想,把玉箫揣进袋中,抽出腰上的雪玉宝剑,向怪兽扑去。

宋泽和伊人大惊,赶紧持剑上前相助,一边劝道:“公主。您快走,我们来拦住它们。”

“不行,要走一起走!”花云曦娇喝一声,腾身跃起,一剑刺向一只正在袭击风轻尧的怪兽。

雪玉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能把一般的野兽劈成两半,可是怪兽背上的鳞片比铁还坚硬,宝剑刺过去只是破了一个小口子,根本无法伤及内脏。

这样一来,惹得怪兽更是暴怒,马上转移目标,向花云曦扑去。

花云曦连忙急退至悬崖边上,对着怪兽大喊道:“来呀,姑奶奶在这里。”

刚才看见风轻尧意图把怪兽引到悬崖边上,花云曦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一旦怪兽不听使唤,就要设法把它们引到悬崖边上,等到它们向她扑去,她就闪身躲开,它们收势不及,就会掉下悬崖。

听到花云曦的呼喊,又见她已经退到悬崖边,风轻尧明白了她的用意。这个办法虽好,却风险很大,万一她没能躲开,就会被怪兽拍下悬崖。

他赶紧说道:“云曦,你快走,让我来!”

花云曦道:“不要,你快带他们走,不用管我,我不会有事的。”

经过观察,花云曦已经看出来怪兽虽然凶猛,身子却笨重不灵活,只要自己注意一点,应该能躲得过。

风轻尧怎么放心把花云曦丢下,见她不肯走,只好冲过去跟她并肩对付怪兽。

那边宋泽和伊人带领着侍卫们已经跟怪兽交手,因为之前跟暴龙交过手,已经有了一些经验,他们尽量躲开怪兽的利爪,寻找机会用剑刺向怪兽最薄弱的胸腹。

怪兽形体高大,动作凶猛,宋泽他们很难伤到怪兽。不过怪兽也没那么容易伤到他们。

花云曦远远看着宋泽他们暂时能应付,稍稍放下心来,开始全神贯注对付扑过来的怪兽。

一只怪兽怒吼着向花云曦扑来,她赶紧又向后退了一步,离悬崖边只有几分距离。待到怪兽的利爪逼近眼前时,她的身子一闪躲到了一边。

怪兽那庞大的身躯向前扑去,花云曦趁势窜到它身后,运起摧花掌对着它后背用力一击,把它打下悬崖。

怪兽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嘶吼,飞速坠下悬崖。

怪兽的惨叫声传进树林中,韩六眉头一皱,向身边的一名白衣女子道:“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白衣女子应声正准备过去查看,站在他们对面的上官睿却勾起嘴角,“不必去了,本座来告诉你,你养的那些畜生根本不是公主的对手,很快它们就会统统葬身崖底。”

韩六微微一怔,随即笑了,“上官睿,你太小看我的宝贝了,花云曦或许可以施巧计弄死一两只,但是想让它们统统上当,却是绝对不可能。”

对于自己调教出来的猛兽,韩六还是很清楚它们的本事,花云曦他们应该没那么容易能伤得了它们。从刚才怪兽发出的叫声可以断定,它应该是不慎掉下了悬崖。其它怪兽看见,必定会引以为戒,不会轻易上当。

上官睿笑道:“那你就等着瞧吧!”

白衣女子很快就回来了,一脸紧张地对韩六说道:“公子,不好了,我们的一只灵兽被那女子打下悬崖,其他灵兽并未引以为戒,还是往悬崖边冲去。”

话音刚落,悬崖那边又传来一声怪兽的惨叫声。

上官睿哈哈大笑,“韩六,本座说得没错吧?你的那些畜生很快就要全部葬身崖底,你就等着帮它们收尸吧!”

韩六的脸色大变,他料不到怪兽会如此愚蠢,居然都会上花云曦的当。

知道继续下去怪兽都会全军覆没,韩六不敢再恋战,忙吹起哨子,想把怪兽召唤回来。

哪知他刚把哨子凑到唇边,忽然觉得一股劲风袭来,他忙一个翻身跃下虎背,窜到秦贺身边,厉声对上官睿说道:“上官睿,你是不想要他们的命了?”

上官睿眸色一沉,收住内力。

刚才趁着韩六分神那一刻,上官睿想把他制住,可惜他太过警惕,自己未能得手,只能另想办法了。

好在花云曦够聪明,已经找到了对付怪兽的方法,他暂时可以不用担心。

这时,林中突然传来动静,紧接着沈妍雪冲了出来。

她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本书卷,满脸兴奋地递给韩六,“公子,您要的玉女心经找到了!”

韩六忙接过书卷看了一眼封面上的字迹,又翻了翻书卷,欣喜笑道:“太好了,总算得手了!”

上官睿眉头一皱,冷冷地看了沈妍雪一眼,道:“沈妍雪,没想到你居然背叛师门,做出这种无耻之事!”

沈妍雪冷笑一声,“哼,上官睿,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想想拿什么来换秦贺他们的命吧!”

“没错!”韩六把书卷揣进怀中,得意洋洋看向上官睿,“我也不想与你们为敌,只要你让我们平安离开,我们就会放了他们。”

此番来靖国,主要就是为了拿到这本玉女心经,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他不想再逗留,只想尽快离去。

上官睿看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众侍卫,略一沉思,道:“好,你们走吧!”

“上官天师一言九鼎,咱们后会有期!”韩六笑了,他知道上官睿既然答应让他们离去,就绝对不会阻拦。

他重新吹起哨子,想召唤剩下的怪兽一起离开,谁知刚吹出一个音符,忽然觉得胸口一窒,头一阵发晕。知道自己中了暗算。

暗叫一声不好,他忙用尽全力腾身跃上虎背,向林中逃去。

几名白衣女子见主子突然离去,稍稍一怔就马上明白过来,赶紧撤剑追随而去。

上官睿赞许地看着沈妍雪道:“做得好。”

“是大人的计策好,韩六再聪明,也想不到我其实是您的人。”沈妍雪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红绸布包交给上官睿,“这才是真正的玉女心经,如今物归原主。”

上官睿接过红绸布包打开来看了一眼,含笑点头,然后看一眼秦贺,道:“他们就交给你了。”说完,转身向悬崖那边而去。

韩六离去,怪兽无人驱使,又见同伴纷纷坠下悬崖毙命,开始四下逃窜。

花云曦深知它们的危害性,绝对不能放它们离开,可是却无法拦住它们。

正焦急时,却见上官睿冲了过来,对着一只怪兽扬起手臂,就见怪兽那庞大的身躯突然倒下。一路滚向悬崖,掉了下去。

花云曦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像个傻瓜一样看着上官睿把剩下的几只怪兽一个个送下悬崖。

伊人和宋泽欣喜地发出欢呼声,冲到上官睿面前,齐声赞道:“主上威武!”

上官睿笑笑,要他们过去林中照看秦贺和其他侍卫,就往花云曦那边走去。

看到上官睿一步步走来,花云曦这才回过神来,不觉怒火中烧,抬手指着他骂道:“上官睿,你明明可以对付这些怪兽,为何不早点过来帮忙,却让我们跟它们斗了半天,差点没被它们弄死!”

上官睿笑意更深,伸手抓住她的手道:“如果我早点过来帮忙,你就没有机会展示你的聪明才智了!”

“什么?”花云曦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气得甩开他的手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我要冒多大的风险?万一怪兽把我也扑下悬崖怎么办?”

上官睿收起笑容,正色道:“不会的,你是靖国的女皇,一定不会有事的。再说,还有风轻尧保护你,我就更不用担心了。”

“你说什么?”花云曦怔住了。

她何时变成女皇了?另外,刚才明明是她过来帮风轻尧,上官睿怎么会说风轻尧在保护她?

风轻尧走了过来,对着上官睿恭敬行礼,“大人,幸不辱命!”

上官睿微微笑道:“你做得很好,稍后本座就会让人给你解药。”

“多谢大人!”风轻尧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花云曦更是糊涂,“上官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睿含笑不语,只是看着风轻尧。

风轻尧面色一红,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南宫展鹏为了让风轻尧一直帮他对付上官睿,让人在他的饮食里下了慢性毒药,谁知却被上官睿发现。上官睿就借此机会收买了风轻尧,让他对付南宫展鹏和韩六,并保护花云曦。

刚才风轻尧就是在上官睿的指示之下,故意把怪兽引到鹰嘴崖,让花云曦想办法消灭它们。

“上官睿,你好可恶,我再不理你了!”花云曦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上官睿一手安排的,气得猛一跺脚,转身就跑。

上官睿也不追她,而是轻笑一声。对伊人他们说道:“我们走吧!”

风轻尧却有些担心,“大人,您还是赶紧去哄哄她吧!”

上官睿看着花云曦远去的背影,笑道:“不必,她冷静下来就会明白了。”

树林边,秦贺睁开眼睛,看见沈妍雪含笑的脸,扬手就拍过去,一边怒道:“贱人,你居然叛国,我要杀了你!”

沈妍雪忙闪身躲开,娇嗔道:“好你个秦贺,本姑娘救了你,你不感激,还恩将仇报,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你救我?这是怎么回事?”秦贺这才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动弹,再看周围,一众侍卫俱都苏醒过来,并不见韩六的身影。

沈妍雪咯咯一笑,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沈妍雪被关在映玥宫时,已经被上官睿劝降,成为他安插在水灵身边的一枚棋子。之前加害花云曦,不过是做戏给水灵师徒看罢了。

“你居然背叛师门?”秦贺一直对沈妍雪很有好感,心中也暗生情愫,虽说对沈妍雪并未加害于他感到欣慰,可是对她不顾道义,背叛师门,他却觉得难以接受。

“师姐!”身后传来花云曦的声音。

沈妍雪回过头来,却见花云曦一脸怒容走来。她笑着迎上去,刚叫了一声师妹,却被花云曦打断。

“师傅和师兄呢?你把他们怎样了?”

刚才听到沈妍雪说用计骗取楚亦尘的信任,拿到了水灵一直视若珍宝的玉女心经秘籍,花云曦就觉得水灵此刻必定凶多吉少。虽说对这个师傅一向没有好感,却并不想她出事。另外,她更担心楚亦尘,沈妍雪既然背板了师门,难保不会连楚亦尘一起加害。

沈妍雪收起笑容,淡淡说道:“不用我把他们怎么样,老天爷自会安排。”

“你什么意思?”花云曦更是着急。

这时,林中突然传来一声虎啸,接着楚亦尘冲了出来,在他身后,跟着老虎乖乖,乖乖的背上驮着一个人。正是人事不省的水灵。

“师兄!”看见楚亦尘活生生出现在面前,花云曦大喜过望,赶紧迎上去。

再看趴在乖乖背上的水灵,她的心一沉,急忙问道:“师傅怎么了?”

“师妹,师傅受伤了。”楚亦尘顾不上跟花云曦解释,冲到沈妍雪面前,向她伸出手,怒道:“沈妍雪,快把玉女心经还给我,我要救师傅。”

沈妍雪冷冷地看了水灵一眼,对楚亦尘说道:“玉女心经已经物归原主了,你如果想要,就去找它的主人吧!”

楚亦尘大怒,“什么?那是我们仙瑶派的祖传秘籍,怎么可能是别人的?”

“谁说玉女心经是你们仙瑶派的?”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去看,只见上官睿缓缓走来,风轻尧他们紧跟其后。

花云曦一肚子疑问,此刻也顾不上跟上官睿怄气,忙问道:“上官睿,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睿淡淡一笑,扭头对风轻尧道:“风轻尧,你先把你师妹救醒,再慢慢解释给他们听吧!”

“是,大人。”风轻尧应声走到乖乖虎身旁,查看了一下水灵的伤势,拿出药瓶给她喂下一粒药丸,又帮她渡气,直到她的脸上有了血色才停手。

这期间,楚亦尘一直在一旁紧张地看着,看到水灵的气息变得平和,他知道她已经没有危险,忙俯身拜下,向风轻尧道谢。

风轻尧把他扶起,“亦尘,你不必谢我,你的师傅虽然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不过以后再也不能动武了。”

楚亦尘大惊,“什么?怎么会这样?”

风轻尧沉下脸来,“你也不用这么激动,也许失去武功对她来说反而更好。要知道,她利用这一身武功不知做了多少坏事,如果不是天师大人仁慈。她的命早就没了。”

楚亦尘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风轻尧所言是何解。

却见风轻尧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水灵,道:“说起来这也是她咎由自取。当年我们的祖师爷窥视上官家的传家之宝玉女心经,用卑劣的手段盗取,还害死了上官家几十口人的性命。前任天师大人上官穆知道内情之后,向我们师傅讨取,师傅不但不肯归还,还加害上官大人。”

说到这里,他看向花云曦,轻叹一声道:“当年云曦的母亲身怀异胎,师傅与皇后勾结,不但害得云曦被关在鹰嘴崖,还害死了前任天师大人。水灵师妹明知道其中缘由,却不相帮,反而趁机偷走云曦,害得云曦母女分离十几载。水灵师妹生怕皇上找到云曦,就把她寄养在江南,定时向她传授武功,打算等她内功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再让她和亦尘一起修炼玉女心经,到时候去京都对付天师大人。好在天师大人神机妙算,知道水灵师妹的诡计。借着选秀的机会把云曦接到宫中,避免了被师妹利用。接下来的事你们应该都清楚了,不必我多说了。”

之前上官睿也跟花云曦说过其中的内幕,花云曦知道水灵确实不安好心,听到这些并没有多大反应,楚亦尘却不同,他虽然知道水灵有些心狠手辣,却没想到她连自己的徒弟都要利用,心里又是震惊又是难过,低下头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花云曦走到他面前,柔声道:“师兄,事到如今,你也别难过了,还是先找个客栈把师傅安顿好,等她的伤好之后,再送她回去。”

楚亦尘抬起头,目中满是不舍,“师妹,你不跟我回仙瑶宫了吗?”

花云曦正欲回答,一旁的沈妍雪插嘴道:“云曦是公主,将来还要做皇帝,当然不会跟你回去了。”

楚亦尘原本就伤心,闻言更是难受,忍不住训斥她,“那你呢?师傅虽然有些事做的不对,却终究是我们的师傅,你怎么可以背叛师门,加害于她?”

沈妍雪面色一变,道:“她杀我父母,害我成孤儿,若不是念在她把我养大,天师大人又帮她说话,我早就要了她的性命,你说我还能认她做师傅吗?”

楚亦尘大惊,“什么,师傅杀了你父母?”

沈妍雪含着泪,把身世说了。

原来沈妍雪的父亲是京城的一位古玩商,当年无意之中得到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被水灵获悉,想占为己有,就亲自前往窃取,被沈妍雪的父亲发现。为了灭口,水灵把他们夫妇杀害,正想把两岁的沈妍雪也杀死时,见她根骨不错,又活泼可爱,就把她带回仙瑶宫,收为徒弟。

这事后来被上官穆知晓,告诉了上官睿,上官睿就趁着沈妍雪进宫行刺他的时候,把她的身世和盘托出,她才开始倒戈相向,帮上官睿对付水灵。

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沈妍雪会听命于上官睿,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

秦贺走到沈妍雪身边,怜惜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她道:“你……别哭了,有我在,以后再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他平素就不会说话,现在看见心爱的女子在面前流泪,又是心疼又是着急,一着急,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沈妍雪心中一暖,抹去泪水,低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秦贺点头,“自然是真的,以后你就留在宫里。哪里也不用去了。”

宋泽见状,过来打趣,“哟,秦贺,看不出你这么有本事,这么漂亮的姑娘都被你骗上手了。”

秦贺脸一红,扬手就给他一拳,“你别说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想着念着谁。”

伊人心一紧,赶紧问道:“谁呀?”

秦贺刚想开口,宋泽却一把捂住他的嘴,惊慌地向伊人摇头,“没有谁,我心里从来没想过你。”

伊人的脸顷刻红了,啐了他一口,走到一边去。

花云曦看着他们,舒心地笑了。

上官睿走过来,握住她的手,低声道:“还生气吗?”

花云曦瞪了他一眼,“当然生气,这么多事都瞒着我。看我回去怎么跟你算账!”

上官睿正色道:“好,以后咱们慢慢算,现在我们要赶紧回宫,也许还能见到你父皇最后一面。”说着,抓着她就走。

花云曦的心一沉,想起临出宫时皇帝那异样的表情,忙加快步子跟着上官睿往城门方向走去。

……

中阳二十三年春,皇帝因病驾崩,十日之后,宠妃李如玉在京都北郊的静心庵剃度出家。风轻尧在静心庵山脚下盖了一间茅屋,终身守候。

南宫展鹏因弑君谋反,被贬为庶民,废去武功,流放边疆,终身不得入关。

一个月后,花云曦登基,成为靖国第一个女皇帝。

新帝继位,大赦天下,减免了许多苛捐杂税,还对各级府衙进行整顿,抓了许多贪官污吏,推行了一些利民爱民的新政策。

原本百姓对女人做皇帝颇有微词,如今见女皇帝如此仁德,俱都欢天喜地,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夜幕降临,皇宫的观星台上,花云曦站在栏杆前,指着天上的点点繁星,问身边的上官睿:“十八年前,我真的是从那上面掉下来的?”

上官睿点点头,“是的,皇上。”

花云曦白了他一眼,“说了你多少次了,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皇上,听了怪别扭的。”

上官睿勾起嘴角,伸手环住她的腰,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好,亲爱的云曦。”

花云曦咯咯笑道:“呵呵,学得很快啊!”

“没办法,不然你又要说我没文化!”上官睿故作委屈状,微微皱眉道:“说起这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你的这些文化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花云曦抬头看向天空,指着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星。一脸得意道:“你不是说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这些文化就是在那颗星星上学来的。”

上官睿摇头,“我不信!”

“我没骗你!”花云曦忍着笑,一本正经道:“我告诉你呀,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生活的地球之外,还有很多星球,有些星球上面也住着人,我们都叫他们外星人。而我,就是一个外星人。”

“外星人?”上官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上下打量了花云曦一番,道:“不可能,你的样子跟我们一模一样,怎么看都不像外星人。”

花云曦一怔,道:“你又没见过外星人,又怎么知道他们的样子?”

上官睿道:“谁说我没见过,外星人的脑袋大大的,肚子大大的,手脚细细的,脑袋上还有一根线,样子丑死了,哪有你这么漂亮。”

花云曦笑了。知道他必定是听石头说的,因为自己曾经告诉过石头电视里外星人的样子,他居然一字不差地复述下来。

这时,天边突然闪过一道光芒,紧接着一阵闷响,花云曦忙抬头去看,就看见刚才自己指着那颗最亮的星星正往他们这边迅速移来。

她一把抓紧上官睿的手,兴奋喊道:“哎呀,你快看,那是什么?”

“不会是外星人来了吧!”上官睿微微眯起眼睛,凝视着那颗星星。

“不会吧!”花云曦本来是不相信那些传说的,可是现在自己穿越到了这个古代,又见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她开始相信,这个世界说不定真的有外星人存在。

只是,不会这么巧吧,他们刚提起这个话题,外星人就跑过来啦!

说话间,星星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体积变大了,颜色也开始变红,就像一个大火球。

“上官睿。这宫里有没有谁要生孩子?”花云曦想起上官睿曾经告诉她,当年她出生的时候,就是一个大火球从天上掉下来,落在了玉妃的屋顶上,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大火球,不会是又像当年一样,又一个怪胎要降临人世?

上官睿看了她一眼,“这宫里除了你,还有谁能生孩子?”

花云曦却道:“难说,谁知道宫女会不会被你的侍卫勾引了去。”

上官睿又好气又好笑,“我的侍卫怎会做那种事。”

花云曦撇撇嘴,“谁说不会,我那天就看见石头在勾搭我宫里的玉翠,说不定两人已经私定终身了!”

话音刚落,却见那个大火球在观星台上空停了下来,一个粗哑的声音传来。

“花云曦,时辰到了,你该跟我们回去了!”

花云曦的心头一震,惊恐地瞪大眼睛。

她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穿越电影,男主角穿到了古代,爱上了女主角,后来有机会回到二十一世纪。却无法带走女主角,只能忍痛跟女主角分开。

现在,难道是二十一世纪的飞船过来接她了吗?

耳边传来上官睿急切的声音,“云曦,这是怎么回事?”

花云曦扭头看向他,只见他满脸焦灼,目中全是惧色。

从未见过上官睿这个样子,哪怕当初兵临城下,生死一线,他也淡定如常,如今却紧张如此,可见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她赶紧安慰他,“你别急,等我问问先。”

说完,她冲着那个大火球大声喊道:“你是谁?”

“我是来接你的人。”那个声音又响起,“期限已到,你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必须赶紧离开,回到你来的地方。”

若是换成半年前,花云曦一定会高兴地跟着这人回去,可是现在,她却不想离开,因为这里有她爱的人,还有她的子民。

她使劲摇头,“我不想回去,我要留在这里。”

那人厉声道:“不行,你必须回去,否则你永远回不去了。”

这话让花云曦有些动摇了,说实在的,二十一世纪的生活还是让她有些怀念,毕竟那里是她的故土,有她的亲人和朋友,还有很多高科技的东西。如果永远都不能回去,她就再也不能看见那边的亲人和朋友,再也无法享受现代高科技带给她的美好生活了。

看见花云曦的神色,上官睿就猜到她在犹豫,赶紧一把抓住花云曦的手,“云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回哪里去?”

花云曦看看他,又看看那个火球,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跟他解释。

那个人却马上帮她解释,“她本来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只是因为误入时光隧道,才来到这里,你若真的爱她,就放她走,不然时辰一过,她想走也走不了了!”

上官睿眸色一沉,沉声道:“云曦,原来你不是外星人。”

花云曦哭笑不得,“傻瓜,我当然不是外星人,我其实是未来世界的人。”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只问你,你走不走?”上官睿更紧地抓住她的手,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花云曦迎着他的目光,问道:“你想让我走吗?”

“当然不想。”上官睿飞快地回应,顿了顿,却又马上说道:“不过,我还是遵从你的心意,你若想回去,我……不拦你。”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放低了,双眸也跟着垂下,然后背转身,不再看她。

花云曦咬了咬唇。握起拳头,照着他的脊背捶了下去,一边气恼地说道:“你这个笨蛋,明明不想我走,却不拦住我,还遵从我的心意,真是要气死我吗?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生生世世都要跟你在一起!”

上官睿没有动,也不说话,任由她捶打。

火球上又传来那人极为不耐烦的声音,“喂,花云曦,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就走了!”

花云曦抬头狠狠地瞪了火球一眼,突然扬手,使出催花掌,向火球打去。

火球受力猛地一晃,紧接着传来那人的尖叫声。

“哎呀,老大,快住手,我的衣裳着火啦!”

花云曦心头一震,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还有,他在说什么?老大?

她突然明白了,赶紧收回掌力,冲着火球骂道:“臭小子,你居然敢戏弄我,信不信我砍了你的脑袋!”

话音一落,火球上的火焰突然变小了。

花云曦看清楚了,那是一个类似热气球的东西,两个身穿侍卫的男子探出脑袋,其中一个个子较小的男子对着他们这边大声喊道:“天师大人,您赶紧跟皇上说清楚,别砍我的脑袋。”

花云曦差点没背过气去,那两人居然是石头和宋泽!

她回过头,怒视着上官睿,咬牙切齿道:“好你个上官睿,居然跟我演戏!”

上官睿转过身,展颜一笑,“如果我不演这一出戏,又怎么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也不会知道,你是那么不舍得离开我!”

“你……”花云曦又好气又好笑,扬手又往他胸膛捶去。

上官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进怀里。轻声道:“别生气,云曦,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带着你在天上飞吗?走,我现在就带着你飞。”

说完,他揽住她的腰腾空而起,向那个气球飞去。

花云曦心中一暖,抱紧了他。

两人落在了热气球上,花云曦瞪了石头和宋泽一眼,道:“还不快滚蛋,回头我再收拾你们!”

石头和宋泽相视一笑,腾身飞起,落在观星台顶上,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上官睿伸手拽了一下热气球上的一根绳子,热气球开始慢慢往上升。

花云曦上下打量了一番,赞道:“不错,真像现代的热气球,是谁做出来的?”

“这还用说,当然是我!”上官睿得意地扬起下巴。

“呵呵,你怎么想出来的?”

“你教我的啊!”

“我教你的?”花云曦歪着头想了想,自己好像没跟他说过制造热气球的办法啊!

上官睿笑道:“你忘了吗?当初在映玥宫,你不是总是跟大勇他们吹牛,他们都告诉我了!”

原来如此!

花云曦明白了。那时候她跟秀女们被关在映玥宫训练,她确实经常跟侍卫们吹牛,告诉他们现代化的许多高科技,没想到他们会那么老实,一一向上官睿汇报。

她随口问道:“他们还告诉你什么?”

上官睿轻轻抱住她,贴在她耳边说道:“他们还告诉我,小虫虫是怎么钻进你肚子里的,我们现在试一试好不好?”

花云曦脸一红,使劲捏了他一下,“你好流氓,这里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你不是说要给我生猴子吗?咱们现在就试试!”上官睿温柔地吻住她的唇,慢慢把她放倒。

热气球摇摇荡荡,在夜空中越飞越高,一直飞向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星!

——全剧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