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两个女人也是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总听老人讲,三个女人一台戏,实际上两个女人完全也能演。

一顿中午饭给我吃的既兴奋又煎熬,兴奋是因为19姐菜做的真的很好吃,旁边陪吃的还是两个大美女,煎熬同样是因为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妞,她俩此刻正用一种看狼人似的眼光戒备着我。

三伏天,她们俩人一个穿件圆领T恤,另外一个半袖外面套外套,还总时不时警戒的瞟上我两眼,那种感觉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表达,我发誓刚才冲进厕所的一瞬间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厕所里雾气腾绕,我只是模模糊糊就被热毛巾给砸到了脸上。

我一直想不通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为什么女生穿比基尼在游泳池怎么耍都没事。但平时穿裙子不小心走个光,衣服领口露个底,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这他妈什么鸟逻辑。

尽管她俩老用“防狼”一样的眼神瞄我,但一点不妨碍我的“爱美之心”。我故意吃饭的时候使劲吧唧嘴巴发出声音,还正大光明的看她俩,目的就是让她们反感把我撵出去。

陈圆圆虽然个头长得高,模样也比同龄人要成熟,但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总被我野兽似的眼神扫视,自然有点受不住了,红着脸骂我:“赵成虎,你要脸不?”

我惊呼的长大嘴巴说,妈呀。你要干什么?贩卖人体器官么?

把她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19姐属于小家碧玉型的,用胖子那几本明星写真集上的专业术语来讲就是“童颜巨那啥”,别看她比我们大个五六岁,实际心理年龄不一定比我成熟,看看满屋子的洋娃娃和毛绒玩具就再清楚不过。见陈圆圆被我怼的说不出话来,她帮腔说:“成虎,我觉得男孩子一定要有羞耻心,你刚才做出那种事情,难道不觉得脸红么?”

我指了指自己的脸说,就我这小麦色的皮肤,脸红你能看的出来不?

19姐也败下阵来,气的呼呼直喘气,她越生气胸口的起伏越是剧烈,我很配合的发出“咕噜”一声吞口水的声音,这个不是纯演技,是我的真情流露。

见两个女人都被气着了,我也决定不逗她俩了,开门见山的说:“老师,我知道你对我好,希望我走正道,可我真不是块学习的料子,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也给你找了个称心如意的室友,你俩就从一块好好过。放我走吧。”

陈圆圆从旁边冷哼一声说,老师您别搭理他了,他这种人就不知好歹,我打赌就算你天天给他补课,他的成绩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提高。

我一听她这话就有点不乐意了,我说:“你不是要打赌么?如果这次考试成绩我排在你前面,怎么算?”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自己说自己是谦虚,别人说你那就是骂街。

陈圆圆不屑的撇了撇嘴巴说,就凭你?你不用比我排名高。如果你能考到你们班的前十名,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她这话说的斩钉截铁,感觉自己一定赢定了。

我顿时笑出声来,昨天之前陈圆圆要是跟我打这个赌,我必输无疑,可现在嘛,有陈校长那张王牌在手,保证让她输的很有节奏,我哈哈一笑说:“记住你说的哈,咱们过两天公布成绩的时候见。”

19姐也从旁边劝我,光打嘴炮有什么意思?真不服气就拿出来点恒心刻苦学习,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都闭嘴。

我“嗯”了一声没顶嘴,19姐说的没毛病,而且也没有任何私心,我们毫无瓜葛。她能这么对我,无非就是希望我能好,我揉了揉鼻子又把话题硬扳了回来说,老师,你看你这儿就两间屋,我一个大男生跟谁住都不合适,要不...

19姐得意的扬起嘴角笑着说:“这个不需要你担心,我已经想好了,我和圆圆一间房,你自己住一间,这样咱们就可以互不影响,我还能监督你的日常作息。”

我刚刚含进嘴里的一口鸡蛋汤直接喷了出来“次奥!”千算万算还是漏了这点,老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不服真不行。

吃过中午饭,陈圆圆说要回去收拾东西,我借口说我去,没想到19姐很爽朗的答应了,还很热情的说要陪着我一起收拾,我就知道自己的小伎俩再次被她识破。

我垂头丧气的坐到沙发上说,我想起来了。我的行李都让人偷了,就剩俩破碗,拿不拿没啥用。

19姐狡黠的笑了,没有继续戳穿我,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冲我说。到卫生间帮我的拖把拿过来,那副模样像是一只偷着鸡的小狐狸。

我走进厕所拿拖把的时候,无意间瞅见洗衣机上堆着几件女生的衣服,一抹橘色夹杂在其中,我心里瞬间飘过一种异样的兴奋。我犹豫的盯着那件内衣瞄了好半天,直到听见19姐从外面再次喊我,我才恋恋不舍的走出厕所。

出去以后19姐问我,拖把呢?

我“啊?”了一声,才想起来刚才只顾着饱眼福了,竟然忘了正经事,又赶忙跑回去把拖把拿了出来,殷勤的擦地,其实就是为了掩饰发烫的脸皮,19姐满意的从旁边说:“成虎,我一直觉得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你很聪明,只是不愿意把才华用到学习上,对吧?”

我低着头一边擦地一边打屁说,我有啥才华啊。作文不会写,算数学也不行,就连您教的英语课,除了二十六个英文字母以外,我会的也就是哈喽和拜拜。

19姐捂着嘴笑:“你给你们班主任自行车放了十几次气,可他一回都没抓到,这不算聪明?初一的时候背着老师偷偷给市里的少年报投稿,还刊登发了稿费,这不是才华?”

我惊奇的仰头看向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19姐神秘的一笑说,我当然有我的渠道,成虎难道你真的不渴望知识么?她说这话的时候,抬头挺胸一脸的认真。

我刚好看清楚她的衣服里面好像空空的,不由想起来厕所里的那件衣服,咽了口唾沫小声嘀咕:“其实我更渴望奶纸。”当然这话打死我也不敢让她听见,我装出来一副很受教的样子点头说,老师你说的对!然后继续低头擦地。

19姐欣慰的笑了,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成虎你要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你好好学习,将来考一所好大学,生活会慢慢变好的。

当时我正弯腰在拖地,她摸我脑袋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侧了侧头,结果一下子撞在她的胸口,用力太猛呼的我脑袋都有点懵,19姐惊呼一声,使劲推开我,我赶忙道歉说,不是故意的。

她臊红着脸瞪了我一眼,跑进厨房里收拾,再没有搭理我一句,擦完地,我也没敢主动喊她。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余光时不时的瞄两眼厨房里的19姐,发现她正偷偷揉被我撞到的地方,我估计刚才那一下可能真撞疼她了。

屋里的气氛顿时间变得有些尴尬,还好这个时候陈圆圆拖着两个行李箱回来了。我赶忙过去帮忙,19姐的从厨房里走出来,我俩的眼神碰到一起,19姐的脸居然红了,陈圆圆傻不拉唧的问了句,老师你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生病了?

19姐结结巴巴的说,没事儿,刚才不小心磕了一下,赶忙转移话题说,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啊?

陈圆圆指了指我说,全靠他了,我刚才从学校门口碰到他干姐姐了,他姐骑摩托车把我给捎过来的。

我长大嘴巴问她:“你说苏菲把你送过来的?”

陈圆圆很高兴的说,对啊!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告诉你姐,你也在这儿住了。

我当时就急了,指着陈圆圆骂:“卧槽,你特么真是五行缺根筋,命里少颗心!”骂完我就跑出了19姐家,如果不是陈圆圆说碰上苏菲,我几乎都忘了,昨天答应她今天考完试来接我这档子事儿了,现在玩笑闹大了,苏菲不定怎么想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