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小赚一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赚一笔

我和杨伟鹏同时点点头,谁也没敢多吭声,别看大老板嘴角上虽然挂着微笑,可却给人一种很森冷很危险的感觉,有点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杀人犯。

他“嗯”了一声,抬起腿,又一脚狠狠的跺在那个中年人的脑袋上,然后从手包里掏出一个造型古朴的鼻烟壶,放到鼻孔底下使劲嗅了嗅,再次望向我和杨伟鹏冷笑着问,小峰跟我说过,有一个兼职的孩子是哪位?

杨伟鹏指了指我卑躬屈膝的说,老板,是他!

看丫那副狗腿子的屌毛样,我真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好像举报了我能得五百万大奖似的,我心说老板这么问,八成是要裁人了,也没说任何废话,小声说:“我收拾下东西马上走。我在咱们舞厅一共上了十四天班,工资能给结算么?”

老板皱着眉头疑惑的问,走?你打算要辞职么?

我不屑撇撇嘴说,您不是要裁掉我么?

老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朝我勾了勾手指头。把我给吓了一哆嗦,心想难道因为我说话太冲,他要揍我?我犹豫了几秒钟,硬着头皮走到他旁边,已经从心里打定主意,他只要敢碰我一指头,我就往地上躺,然后报警住院讹死狗日的。

哪知道老板竟然拉开手包的拉练,从里面拿出来一小沓“老人头”递给我说,你一个上学的孩子。跑到这里打工,一定是很需要钱吧?

我当时直接愣住了,傻乎乎的盯着他手里的钞票,没敢伸手接,我说:“老板,峰哥说过我的工资是一个月四百,用不了这么多的。”老板爽朗的咧嘴一笑,把钱塞进我裤子口袋说,上次你拿酒瓶子捅人的事情,小峰也和我说过,我觉得你这孩子是个人才。

他越是这么说,我越不能接收这个钱,我爸过去总跟我说,多大肚子吃多少饭,天上不会掉馅饼掉的只能是陷阱,初次见面他就给我一千块钱,想来让我办的事情肯定比一千块更值钱。

我把钱掏出来,重新放回老板的手中说:“无功不受禄,老板不嫌弃我是学生肯继续收留我,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老板怔了怔。估计没想到我会又把钱还给他,沉默了几秒钟,仰起头大笑两声,拍了拍我肩膀说:“既然你不肯收这钱,我也不勉强,不劳而获确实不是个好习惯,今天我给你俩个劳动挣钱的机会。”

说话的时候他从腰后摸出来一把匕首,扭头又看了眼靠在更衣柜上的杨伟鹏,指了指那个趴在地上满脸是血小声直哼哼的中年人说:“他欠我三万块钱,如果你们谁能帮我要出来。我给谁十分之一的提成,另外还送别的好处,想好以后过来接匕首。”

我没往下接话,只是静静打量那个中年人,他岁数跟我爸差不了多少,此刻正浑身狂打哆嗦,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混在一起特别的可怜,况且我和人家无怨无仇,也实在下不去手,主要是我心里还打着别的念头,我在琢磨老板这么做到底是图什么?

我犹豫,旁边跟个人精似的杨伟鹏更犹豫,屋里的气氛暂时陷入了沉寂,好半天后杨伟鹏长出一口气,朝着老板鞠躬说:“老板。我胆子小这种事情做不来,我还是愿意安安稳稳当个服务生,挣点小钱,够花就好。”

老板微笑着点点头,从包里拿出来两张百元大票递给他说,拿着买两包好烟抽,你这种人很务实,起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辈子成不了大气,不过也犯不了大错,去吧!以后从舞厅好好干,亏待不了你!

杨伟鹏感恩戴德的拿着钱退出房间,屋里顿时只剩下我和老板还有中年人仨人,老板也不着急催促,老神在在的点燃一根烟。吞吐着烟圈,我心里特别的矛盾,老实说我盼这次机会盼了很久,可让我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动手,我又实在硬不起那个心肠。

一根烟抽完后。老板望向我说,跟我说实话,你需不需钱?

我老实的点点头。

他又问我,需要钱做什么?

我思考了一下说,拿钱生活。吃的比别人好点,穿的比别人好点,最好再能租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老板笑了,是那种大人看小孩似的不屑笑容,吧唧了两下嘴巴问,别的呢?

我摇摇头说,没了!我这个人很自私,从来不会替别人想。

老板伸了个懒腰若有所指的说,不能吧?据我所知你爸好像在蹲监狱对吧?我虽然没有实力把他弄出来,可是在号子里有几个过命的兄弟,能让他过的舒服些,你可能不知道,监狱里很黑暗,没人罩着特别惨。

如果他用别的诱惑我,我肯定不上套,可是一提到我爸,我就忍不住了,我吸了吸鼻子问他,需要我做什么?

老板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中年人答非所问的说,他欠我三万!

我说知道了。抓起旁边的折叠椅照着那中年人的脑袋“咣咣..”就狠砸两下,中年人疼“嗷嗷”叫吼起来,我没理那茬,仍旧用力的往他身上挥舞,连续砸了十几下后,中年人的嘶嚎声小了很多,半闭着双眼,几乎晕厥过去,地上流了一大滩血迹。

我咬着牙,薅住他头发说。还不还钱?

中年人哭爹喊娘的求饶说,他真没有钱!再缓他几天,有钱一定马上还。

我仰头看向老板,意思是问他,确定能要出来钱么?

老板点点头说,他手头上现在就有钱,只是我不知道藏在哪。

我“嗯”了一声,站起来抓起折叠椅往他身上又猛抡了两下,跟老板说:“我需要一罐蜂蜜!”

老板也没问干什么,打开门朝外面喊了一声。弄两罐蜂蜜过来。

不一会儿一个小青年攥着两瓶子蜂蜜送进更衣室,我拧开蜂蜜瓶盖,拿手指头蘸着蜜在中年人所有流血的伤口都涂抹了一点,朝着老板邪恶的笑着说:“待会让人把他手脚都绑住,找个公厕扔到门口。最多十分钟他肯定还钱!”

老板皱着眉头一脸疑惑。

我吸了口气解释说,苍蝇、蚂蚁这类的昆虫最喜欢甜食,一大群蚂蚁和苍蝇在他受伤的地方爬过来爬过去,你想想那种感觉得多痛苦,绑住他的手脚就是为了不让他乱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记得动物世界里说,苍蝇喜欢在食物上面产卵。

我的话刚说到一半,那个中年人突然爬起来,抱住我的小腿就开始哀求。我马上还钱,别整我了,求求你们!

我歪着脖子看向老板笑,我的任务完成了。

老板拍了两下手,从外面走进来两个青年。拖死狗一样拖起中年人就离开了更衣室,然后他从包里数出来一摞钞票递给我说,三千块钱提成一分不少是你的了。

我这次没有任何犹豫,接过钱当着他面数了两遍,发现他多给了我几张,想了想后把多给的钱还给了他,我说:“一码事归一码事,该我拿的不能少,不是我的,我也不多要。”

老板问我,你是怎么想的这个法子的?

我伸手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结果蹭了一脸血,朝着他轻声说,其实我刚才瞎说的,我只知道苍蝇和蚂蚁喜欢吃甜东西,我从他伤口抹了那么多蜜,估计就算是一窝苍蝇爬上去他应该也没啥感觉。

老板大笑着的搂住我肩膀说:“不管使什么法子,达到目的就是赢家,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这孩子了,心狠手辣,脑子还灵巧,愿意跟着我干不?”

我摇摇头说,我答应过我爸要考上大学。

老板倒也没为难,重重拍了两下肩膀说:“从咱们歌厅好好干,干好了,我给你升职加薪,以后你可以晚点来上班,毕竟是学生,学习为主嘛,放心不管几点来,不算迟到,工资照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