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有些路注定孤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赶忙问他,到底怎么了?

胖子抓了抓后脑勺恼怒的骂,这事儿说出来怪JB丢人,我妈在外面有人了,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在和我爸闹离婚,前段时间他俩总算扯明白了,其实我挺无所谓的,毕竟这么大,跟他俩呆的时候都很少。

苏菲说,这有啥可丢人的,现在离婚多正常啊。

胖子苦笑说,我心里也这么认为。可我爸榆木脑袋想不开,前几天跟几个老兄弟喝酒,喝多了就跑我姥姥家闹,把姥姥家砸了一通不说,还把我姥爷也给气进医院了。

我说,这事儿也正常,别看老爷们嘴上大大咧咧好像啥也不在乎,其实心里可比女人要在乎,加上又喝多酒,脑子不清楚,做出来点出格的事情能理解。

胖子叹了口气说,要是都能像咱这么想那就天下太平了,操特妈的真闹心啊!

我说,咋地?你姥姥难为你爸?按理说不应该吧?就算当不成姑爷,以前的情分肯定还在吧?

胖子抓起啤酒瓶“咕噜噜”灌下去一多半,两只耗子似的小眼珠几乎都要眯成一条缝,咬牙切齿的骂:“比那更过分,现在不是我姥姥姥爷为难。而是我妈后来跟的那个男人,那男人非要把我爸弄进监狱里,说什么我爸太危险,下次要是再喝多了指不定干出什么事情!就让我姥爷跟警察说瞎说,说是我爸打的他!”

我和苏菲一起站起来惊呼:“卧槽!”我焦急的问,你姥爷真这么说的?

胖子苦着脸说,是啊,我爸现在被民事拘留十五天,好像还得赔不少钱,我妈想让我跟她,让大姨跟我做了好几天工作,我都没同意!明天跟我爸合伙开公司的叔叔接我到崇州市。以后我怕是要到崇州去念书了。

这话虽然我之前就听19姐说过,可是现在听到胖子亲口承认,心里还是觉得很舍不得,几个哥们里,我和胖子最先玩到一起,感情也最好,猛不丁听他说要走了,我的情绪瞬间低落起来。

苏菲可能觉察出来我有点不高兴,拿腿轻轻在我的大腿上蹭了两下,眨巴眨巴眼睛使眼色,举起啤酒瓶朝胖子笑着说,这是好事啊!以后我们到崇州去,你可以招待我俩,还能带着我们玩,最重要的是城市里的女孩长得都漂亮,我还有两个关系不错的姐妹也在市里读高中呢!

要说这人呐,就得对症下药,几分钟前还垂头丧气的胖子,听到苏菲的话立马像嗑了过期春药似的活了过来,咧开嘴大笑着说:“菲姐,姑娘神马的都是浮云,最最重要的是到时候我能带你和三子玩,对了,你那俩姐妹长得漂亮不?有对象没?”

我“噗”一下把嘴里的啤酒给喷了出来。这货的转变也未免太特么快了,真让伦哥给说准了,胖子就属于那种“见女就笑,逢逼直乐”的二性骡子。

苏菲点点头说,必须漂亮,反正长得比我好看,而且没对象,都在市一中上高一,等你走的时候,我告诉你,她俩的名字,到时候你可以发挥自己臭不要脸的精神去追。说不定真能搞到手。

胖子老脸一红,笑的极其猥琐,朝着我和苏菲举起酒瓶说,要是真能成,等菲姐和我家小三结婚的时候,我就包个888的大红包。

苏菲一巴掌拍在胖子的脑门上笑骂,包你妹啊!别扯个大嘴瞎说,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一路红到了脖子根。

酒这种东西真是不能多喝,越喝越上瘾,刚开始我们仨就是一人一瓶啤酒,谁知道喝着喝着就把持不住了,一个小时都不到,我们仨人就造了一箱半啤酒。

大排档的老板看我们岁数都不大,估计怕出事儿,最后死活不肯给我们拿酒了,实在磨不过老板,我把饭钱结算清楚。招呼他俩离开了大排档,我问胖子去哪?胖子说先送菲姐回家。

我俩搀着迷迷瞪瞪的苏菲往家走,苏菲毕竟是个女孩子,喝四五瓶啤酒早就过量了,一路上嘟嘟囔囔的说没喝多,非要跟我俩继续喝,快到她家门口的时候,苏菲死活不肯走了,赖皮似的蹲在地上看着我俩直傻笑。

我问她,姐你咋了?

也不知道碰到她那根神经线了,苏菲突然指着我骂,你滚!我不想和你说话。每次喝多都能幻想到你。

我急忙蹲在她面前说,姐我真是小三啊。

苏菲把我推了个踉跄哈哈大笑说,别骗我了,我家小三从来不会管我,哪怕我喝再多吐的像条狗,他也不理睬,他心大装的人也太多,我算个毛线!在他眼里我就是个男人婆,不懂温柔,还不会心疼人,你们不知道,那个陈圆圆今天说他和三儿同居,我气的哭了一下午,可是晚上又贱逼嗖嗖的蹲到小区门口看他回家,看到他出事儿,我可以命都不要的往前冲,真不知道自己图什么。

一边哈哈大笑,苏菲眼里的泪水却像是决堤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说,我是她姐,就算喜欢也不能说出来,不然别人会说闲话的,而且我知道他喜欢陈圆圆,不能横刀夺爱,小三儿也不会喜欢我,他对我可能就是感激吧。

我听的心里特别难受,又凑到她跟前小声安慰说,姐你喝多了,我真是小三,你忘了?我这个外号还是你给起的。以后我有啥事都先告诉你一声行不?我早就不喜欢陈圆圆了,我现在就稀罕你一个人。

苏菲抹了抹脸上的泪痕,盯盯的看着我,突然又把我推倒在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往家门口走,一边走她一边自言自语的犯嘀咕。又他妈喝多了。

眼睁睁的看着她拿钥匙打开门,走进小院里,“咣”一声把门关上,我才松了口气,和胖子又从她家门口抽了一根烟才掉头走,走出胡同口,胖子从怀里拿出来一瓶“二锅头”朝我坏笑说,咱哥俩再整会儿呗?刚才你结账的时候,我从大排档里顺的。

我怼了他一拳头笑骂,平常笨手笨脚的,没想到还有这技能。

胖子憨厚的咧嘴笑,我俩坐到马路旁边的台阶上。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起了白酒,不知道是掺酒喝的缘故还是怎么,才喝了一小半,我脑子就开始晕乎起来,胖子也跟我差不多了多少,盘腿坐我旁边笑着说:“三子我跟你说真的。菲姐不错,好好珍惜吧,丢了你得后悔一辈子。”

我仰头苦笑说,你也看见了,她现在根本迈不过那道坎,就死活非认为是我姐。我俩不能搞对象,妈了个巴子的!

我俩从路边墨迹到天都快亮了,直到看见环卫工人“刷刷”的开始扫地,胖子拽起我非要再比试一把谁尿的远,我无奈的和他一起走到马路正当中,解开裤腰带开始放水。这次我故意没有他尿的远,胖子乐呵呵的拍手骂我短鸡。

尿完以后,他突然一把重重抱住我,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兄弟你保重!以后脾气稍改改,如果从县城呆不下来就到崇州去找我,就和咱们以前一样,你负责跟人打架,我负责供你吃喝。

我鼻子酸胀,使劲拍了拍他后背骂,你他妈以后别那么怂逼,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往死里壳他,都是两个膀子架一个脑袋,谁也不比谁多啥,欺负不过来就回来喊我,老子帮你弄他们!

胖子抽了抽鼻子,抹了把脸上的眼泪,回头就往街头走去,一边走他一边扯着嗓门唱:“小兔子乖乖,把腿掰开,屁股抬抬,我要进来,不掰不掰我不掰,套套都不带,叔叔你真坏。”唱到最后的时候,他已经泣不成声,我从后面也哭的不行。

我没有喊他,他也没回头,伦哥说的对。有些路注定是要一个人走的,直到胖子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街角,我“啊!”的吼叫一声,朝着小区附近的公园走去,怕苏菲误会加深,我决定从公园里睡会儿,熬到下午直接到舞厅上班,明天有时间就去租个房子住。

从公园的长椅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有人推我,我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看,发现陈圆圆和19姐竟然站在我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