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鱼阳的愤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鱼阳的愤怒

从公园的长椅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有人推我,我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看,发现陈圆圆和19姐竟然站在我面前。

两人都穿着运动装,看起来青春靓丽就跟一对姊妹花似的,瞧架势应该是到公园来晨跑,19姐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问我,成虎你昨晚上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来?

陈圆圆从旁边嗤之以鼻的冷笑说,闻他身上臭烘烘的味道就知道肯定是喝多了,醉的估计找不到家,然后他的狐朋狗友们就把他给扔公园里来了。

我用同样的冷笑回她,忘恩负义能做的这么出色的人,我就认识你一个!

陈圆圆张了张嘴巴还想跟我吵,19姐靠了靠陈圆圆的胳膊让她别乱讲,然后平心静气的跟我说。考完试放松放松可以理解,但你还是学生,不应该喝那么多酒,要不我给你钥匙,你先回家好好睡一觉?

我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说:“好啊。谢谢老师。”

19姐从口袋掏出来一串钥匙递给我,钥匙链上还有个机器猫的小挂饰,果然是个大孩子,我坏笑着说,老师你就不怕我是坏人。万一把你家里的东西都卖掉怎么办?

19姐愣下神,估计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沉思了几秒钟后,笑着说:“我相信你不是那种的人!”

我咧嘴一笑,站起来朝她俩摆摆手说:“坏人的脸上又没贴条,而且坏人往往装的比好人还清高,对吧陈圆圆?”

陈圆圆当然知道我指的是谁,笑脸瞬间就红了,站在旁边没有吱声。

走出去六七步远,我估摸着19姐肯定撵不上我了,就把那串钥匙放到地上,朝着她俩喊,谢谢老师的好意了,不过我属鹰的,不喜欢被关在笼子里,您放心我肯定不会学坏!

吼完我拔腿就要跑,谁知道跑的太着急,没注意看前面的路,猛地一回头狠狠的撞到了电线杆上,直接给我撞的了个屁股墩,一瞬间我看到有一排小星星从我眼前飞过。

他大爷的!公园里怎么会有电线杆?我心想这次丢人算是丢到姥姥家了,回过头看了眼目瞪口呆的19姐和陈圆圆,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前跑,等我快跑到公园门口的时候,才听到19姐和陈圆圆响亮的笑声,这俩妞的反应真够迟钝的,隐约中我听到19姐好像还问陈圆圆,成虎刚才在演什么?

我心底骂了句,演你妹,尴尬的加快脚步溜出公园。

为了避免被她俩给跟踪上。从公园出来我就饶到了学校,不是有那么句话说的好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任由她俩打破脑门也想不到我竟然会主动去学校。

从学校附近的早餐摊子上要了碗馄饨,几个肉包子,我慢斯条理的咀嚼起来,旁边桌吃饭的基本上都是我们学校初三的学生,再有几天就该中考了,一帮初三生叽叽喳喳在讨论。

坐在我左手边的是两个男生,一个戴着小眼镜。另外一个长得人高马大应该是个体育生,小眼镜问体育生,大哥你准备到哪念高中?

那体育生闷着脑袋说不知道,我从旁边不屑的暗想,你大哥将来去哪上,取决于你大爷兜里有多少钞票,这话不是我瞎说,在我们县城里只有你有关系,老子钞票足够厚,哪怕是全校倒数第一都能上一中。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半天,体育生问小四眼说,听说你们班的林昆直接保送上崇州市的市一中是不是真的啊?

小四眼点点头说,好像是真的,昨天第二节课他急急忙忙的离开学校回去准备什么保送材料,听我们班的女生说。林昆上次摸底考试,全校第一,而且他爸又是派出所的副所长,跟校领导的关系都杠杠的。

听到林昆的名字,我下意识的竖直耳朵仔细听,原来昨天看到林昆骑自行车急急忙忙的出学校是回家拿保送材料,真是同人不同命,别人还在千辛万苦的挤独木桥,林昆已经脱颖而出进入市一中。

听到他马上要上市一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真不知道应该替他高兴还是嫉妒,这家伙家庭条件好,人的也帅气,除了在苏菲的这件事上,好像做什么都一帆风顺,不过我想我们这辈子估计不会再有太多交集。

正胡思乱想琢磨的时候,猛不丁听到王兴从我后面喊:“老板,来碗小米粥,半斤油条!”我转过去脑袋张望,当看见王兴的造型时候,瞬间笑傻了。

只见王兴脑袋上戴顶掉色的旧鸭舌帽,上身穿件米黄色的半截袖,衣服上还印着“鲁西化肥”,底下穿条脏兮兮的迷彩裤,我回过头的时候。王兴也看见了我,兴冲冲的朝我走了过来说,你狗日的,昨天跑哪去了?

我说,你丫还有脸问。眼睁睁看着我让19姐抓回家撒腿就跑,真不讲究。

王兴摘掉帽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再次把我给逗喷了,不知道这货啥时候剃了个大光头,从我的角度看,居然还反着光,我笑的肚子都疼了,前俯后仰的问他,哥啊,这特么才一天没见面,你咋把自己祸害成这副逼样了?咋地是看破红尘打算削发为僧了么?

王兴赶忙又把帽子给戴上,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骂:“削你奶奶个腿儿,昨天我点烟,没留神把头发给引着了。我寻思干脆理短一点,结果又碰上个傻逼理发师,不知道是不是听不明白国语,一推子下去老子就彻底光了!”

我笑的都直不起腰了,费了半天劲儿才硬憋住笑意问他说,他兴哥,你这身打扮是准备干啥去?

王兴瞬间也乐了,眉飞色舞的冲我说,曹小艾你还记得不?就是胖子之前追的那个女生,她家是开种子公司的,最近生意忙,刚好想雇暑假工,刘晴就把我介绍过去了,一天十块钱,赶上卸货按车算账。我昨天已经上了一天班。感觉还行不算累,你反正也闲的没事干,要不一起来?

我说,你不报补习班了?

王兴苦笑着摇摇头说,报不起。一暑假就要五百多块钱呢,我寻思还不如打个零时工,给家里节省点负担,反正每天刘晴都快来找曹小艾,我每天都能见着。性质差不多。

我从口袋掏出来昨天挣得一千多块钱,数出来一半,塞到王兴口袋说,想报就报去,别特么委屈自己。钱啥的我来想办法。

王兴慌忙把钱塞到我手里,表情很严肃的说,三子咱们是兄弟,吃喝玩乐花谁的都无所谓,但是这种钱我不能要,我不想咱俩的关系因为钱变质了。

我说,你特么一天尽瞎想,老子借你的,你当白给你啊?

王兴仍旧拨浪鼓似的摇头,推搡了半天我俩谁也拗不过谁。我从口袋摸出来个硬币说,咱俩掷硬币,正面你把钱手下,背面我把钱拿回,如果立起来,咱俩就去买两身好衣裳。

王兴点点头说行。

我把硬币直接抛了起来,本来想耍把帅,那一只手接住,结果丢人了,硬币掉在地上,轱辘了半天滚进了下水道里,我和王兴异口同声长大了嘴巴说:“卧槽!”

我说,这特么咋算?

王兴说,要不再重来一次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滚!五毛钱能买俩茶叶蛋了。

吃完早饭,王兴约我跟他一块去上班,我想了想反正也没地方去,就和他一起出发了,曹小艾他爸的种子公司也在人民路附近,距离歌舞厅很近,满打满算不到十几米的距离,王兴进屋跟老板商量能不能把我也雇了,我蹲在门外的台阶上抽烟。

突然看见鱼阳从舞厅里出来,就朝他挥了挥手打招呼。

鱼阳黑着脸,走到我跟前就问,你看到杨伟鹏没?我找了那孙子一上午!

我说咋了?

鱼阳吐了口唾沫骂,狗日的把咱们的更衣柜全都给撬了,我丢了四百多块钱,你赶紧回去看看你丢啥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