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第一桶金/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刀疤丢到歌舞厅大门口以后,我们就扬长而去,在下一个十字路口,伦哥停下车,让我和鱼阳先下去,说他有点急事要办,有时间再找我们喝酒。

早习惯伦哥的神出鬼没,我也没废话招呼鱼阳就跳下了车。

伦哥笑着摆摆手,掉转车头朝反方向开走了,鱼阳问我。伦哥是干什么的?

我随口敷衍说,他就是个兼职开饭店的,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伦哥的真实身份是干啥的,鱼阳的性格属于比较高冷的那种,见我不肯多说他也没再深问。

闲聊了几句我俩也分开了,鱼阳回去继续盯装修,我准备到王兴打工的种子公司看看具体啥情况,路过舞厅的时候,刚才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开了,刀疤也没在了。

来到种子公司门口,我看到一辆大货车停在路边,货车的后斗里堆了满当当化肥,王兴正满头大汗的在卸车,一个人从车上卸下来化肥,一个人再吭哧喘气的扛进店里,货车司机和店老板站在旁边闲聊,压根没人上去帮忙,我当时火一下子就蹿了起来,这特么不是摆明了欺负人么?

我朝着王兴喊了一声,王兴当时肩膀上正扛着一袋化肥。脸上全是汗水,回头冲我憨厚的笑着说:“你狗日的跑哪去了,害的老子到处找你!”

我跑过去一把将他肩膀的化肥掀到地上,拽着他胳膊怒气冲冲的说,什么JB工作。别他妈干了,晚上我跟舞厅老板说说和我一起到舞厅去当服务生!

王兴一脸懵逼的问我,怎么了?

我看他还疑惑,气更是不打一出来,指着旁边拿扇子扇风的老板和货车司机骂,都特么是死人啊?这么大一车货让你一个人卸?使唤傻小子呢?操特妈得!

王兴赶忙捂住我嘴巴说,别瞎嚷嚷!这活儿我费半天劲才跟老板争取到的,平常卸一车货也就三百块钱,老板答应我这车给五百,咱们哥几个今天好好挥霍一下。

我有点傻眼“啊?”了一声,王兴推了推我肩膀笑骂,啊个屁!我给你找件脏衣裳换上,咱俩先干着,待会林昆和胖子待会来了能少干点。

我一头雾水的问他,胖子和林昆也来?

我明明记得昨晚上喝酒的时候,胖子跟我说今天一早就去崇州,难道是我喝多出现幻觉了?还有林昆又是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的脑洞有点不够用。

王兴从店里拿出来一件破洞的“金隅种子”的广告衫丢给我,拍了拍我肩膀说,小同志,看到哥的能力没?牛逼不牛逼?

我换上“工作服”。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兴故作神秘的咧嘴一笑解释说,全是刘晴和曹小艾的功劳,早上她俩去上兴趣班在学校大门口碰上了胖子,曹小艾就把王兴在她家的种子公司打工的事情告诉了胖子,胖子跑到学校找到林昆,两人就马不停蹄的跑过来了,至于胖子为什么没走,王兴也不知道。

我说,他俩这会儿去哪了?

王兴压低声音说。胖子他爸放出来了,好像是林昆找他爸帮的忙,这会儿胖子领着他爸到林昆家去感谢了,你和林昆那点事儿,他要是不提,你也别吭气了,咱们兄弟能玩到一起不容易。

我点点头没往下接话茬,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可王兴说的对,我们哥几个能混到一起确实不易。

然后王兴敏捷的跳上车,从车上卸下来一袋化肥放到我肩上,我扛起来就往店里走,感觉一袋化肥也没多沉,这钱挣得太容易了吧,可事实上扛了七八袋之后。我就后悔了!这特么哪是人干的活,一袋化肥差不多三十来斤,后斗里起码还有二百多袋。

王兴看我累的够呛,让我上车卸货,他扛一会儿,我俩就这样来回倒班替换着扛,卸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时候,我是真到了临界点,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我把衣服脱下来。坐在后斗里直喘气,王兴也跟我架势差不多,蹲在地上“呼呼”的直喘气。

曹小艾他爸也是种子公司的老板(以后简称老曹),递给我俩一瓶矿泉水笑着说:“钱难挣,屎难吃。这下知道赚钱的辛苦了吧?不过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事。你们总共才卸了六十多袋,我只能给一百块,剩下的那点货我喊别人卸吧。”

我刚要点头说行,王兴“腾”一下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珠子说:“千万别老板,这活我们能干,容我休息五分钟,保证下午三点之前全弄利索。”

老曹刚想再说几句什么,林昆骑自行车驮着胖子“叮铃铃”摇着车喇叭就蹿了过来,胖子看到我后仰头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吧小三子!大哥没走,磨破了嘴皮说服我爸继续呆在县城念书,咱们几个又能在一起了!

我心里有点感动,笑着骂了他句傻狍子,侧头看向林昆,林昆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朝我摆摆手挤出个笑容说:“上次那事儿对不起三儿,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跟你和苏菲都道个歉,我希望咱们兄弟以后还能在一块玩。”

我撇撇嘴说:“墨迹啥呢?这都几点了?一车货我和王兴都特么快卸一半了,你俩才来?还干不干了?”

林昆瞬间乐了出来,狂点脑袋说“干,马上开整!”一个大跃步跳上车,有了他们两个生力军的加入,我们卸车的速度明显提高很多,只不过胖子太虚,我们扛三袋。他还扛不了一袋,基本上一车货都是我们仨人再卸。

干到最后,我肩膀酸痛的几乎都快抬不起来了,身上的肌肉更是麻木的不行,王兴满脸是汗直吐舌头。

我俩都累成这副傻样了,更不用平常养尊处优的林昆,还剩下二十多袋的时候,林昆脚滑了一下,不小心从车上给滚了下去,胳膊和小腿蹭掉一大块皮,我们几个赶忙跳下车问他怎么样?

林昆吸了吸鼻子说,没事儿,咱们继续!

胖子骂了句,继续个屁,你们都歇着,剩下的我来,然后他把上衣脱掉,一只胳膊夹起来一袋化肥就往店里走,这家伙长得实在太胖了,走起路来浑身的肉都在抖,我估摸他胸脯上的肉怎么的也得有D罩反正比19姐的都大。

头一次觉得胖子原来可以这么萌。

林昆坐在地上揉着伤口“嘶嘶”了两声笑骂:“我这才明白,这货不是搬不动,就特么懒。”我们几个一起动手,终于在三点之前把车上所有的化肥全卸干净了。

当老曹拿着六张崭新的大票递给王兴的时候,我们哥几个“哦也!”拥抱在一起欢呼。没有什么事情是比自己辛辛苦苦赚钱来的更开心了。

王兴反复数了两遍钞票,抽出来一张还给老曹说,老板您多给了。

老曹笑着说,没多给,剩下的是奖金。刚才你朋友从车上摔下来了,剩下的算叔给他的医药费。

王兴摇摇头,把一百块钱硬塞回老曹手中说,老板您刚才教我的,一码事是一码事。我希望以后还可以经常有这样的机会挣钱,不是仅仅这一次,您总不能每次都多给我们钱吧?

老曹欣赏的看了眼王兴点点头,从口袋摸出来一包硬盒的“玉溪”烟,问我们抽不?

我和王兴、林昆都接了过来。胖子贱嗖嗖的咽了口唾沫,捂着鼻子扇风嘟囔起来:“妈呀!呛死我了,一点都闻不了烟味。”

老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指着胖子说:“就数你丫最不实在,瞅你的手指甲我都知道,起码抽两三年了。”胖子尴尬的咳嗽两声小声嘀咕,这不是想给未来老丈人留个好印象嘛。

我们几个全都哈哈大笑起来,老曹拍拍王兴肩膀说,放心吧!以后卸车的活全都交给你们干,今天累够呛。你下午休息吧,工资照发。可把王兴给兴奋坏了。

我们四个衣服也顾不上换,肩膀搭着肩膀的朝街口走去,一瞬间感觉自己全是大爷了,走出去老远我才想起来,林昆的自行车没骑,问他:“车子也不要了?”

林昆无所谓的撇撇嘴说,借给我兴哥骑几天。

五百块钱,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绝对是笔巨款了,最重要的是这钱是我们哥几个靠自己的力气同心协力赚到手的,算得上我们人生当中的第一桶金。

很久很久以后,回忆起来这件事我都会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有时候会感慨,如果一直平凡,踏实的生活下去,或许也不会走上今天的这条路。

有了钱,王兴建议把刘晴,曹小艾还有其他几个女生就喊出来,大家热热闹闹的吃顿饭,然后看场电影,剩下的钱放起来当流动资金,以备不时之需。

我问他,其他女生指的是谁?

王兴憨笑着说,当然是苏菲姐,陈圆圆,最好能再叫上19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