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三中你为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菲哭的很伤心,完全像是没了主心骨一样,两手抱住膝盖蹲在地上一个劲抽泣,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像今天这样无助过。

我深呼吸一口问她,阿姨得了什么病?现在人在哪?

苏菲抽抽搭搭的说,我妈患了尿毒症,还在家里,我跟她吵了一晚上让她去医院,她就是死活不肯去,我都快要急疯了。

我问她是不是缺钱?

苏菲点了点头说。差很多。

我说:“多总得有个数吧?是一万还是一百万?”

苏菲吸了吸鼻子说,将近二十万,我爸只给拿出十万,剩下的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可是我妈却像用这个钱送礼,帮着我哥减刑,三儿我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十万块是个什么概念,我想都没敢想过,迄今为止我见过最大的钱就是我爸之前给我留的两千块,可是人不能不救,我吐了口浊气说,咱们先把阿姨送到医院吧,别等病情恶化了,她一个人肯定拗不过咱俩。人是活的钱是死的,放心吧,肯定能凑的够。

苏菲望着我问,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说:“你先回家,我去找辆出租车。完事咱们把阿姨硬拖到医院,等到了医院就由不得她了。”

苏菲擦了擦眼泪说好,跌跌撞撞的跑回胡同里。

我长出两口气,走到街边拦下一辆面包出租车,跟司机简单说了下情况,别待会人家以为我们是绑票的,再报个警,就更JB操蛋了,来到苏菲家门口的时候,隔着老远我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喊叫声“病我不看了,我也哪都不会去,你要是再逼我,我明天就上吊!”

我赶忙蹿进苏菲家的正房,看到苏菲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跪在地上痛哭,旁边站着个气呼呼的中年妇女,正是我上次在胡同口见到的那个卖糖葫芦的女人,女人的脸色蜡黄,气的浑身打着哆嗦。

看到我这个不速之客进门,女人很不客气的问我,干什么的?显然已经忘了跟我见过面。

我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的说:“您是苏菲的母亲吧?我是刘祖峰的手下,小峰哥听说您生病了,让我无论如何把您送到医院,住院费都给我了,小峰哥还让我带话说。苏菲他哥的事情正在办,让您不用担心。”

听到刘祖峰的名字,苏菲她妈的脸色缓和了很多,咳嗽了两声说:“真是小峰让你来的?他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苏菲看明白我什么意思了,爬起来替我打掩护,说是她给刘祖峰打电话通知的,然后我俩连哄带骗的把苏菲她妈送上车,直接开到了医院,到医院后医生的也没着急让办入院手续,而是推着担架车让我们做各种检查确认。

幸好我身上还有一千多块钱。要不是第一关就得露馅,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二点多,她妈才总算躺进病房,老太太本身就不舒服,加上又是验血验尿的折磨,躺下去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我和苏菲找到主治医生问,手术的具体费用。

医生也挺负责的,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尿毒症想要完完全全根治以国内的技术目前达不到,手术费用要七万快左右,术后第一年的恢复和药物养护大概需要四万到八万左右,具体还得看个人的身体素质。

苏菲听完,脚后跟没站稳差点晕过去,我赶忙扶住了她。

我说,如果目前不开刀,暂时先控制病情不要继续恶化。可以拖多久?

医生想了想后说,最多十天。

苏菲再次无助的哭了起来,靠在我肩膀上问我,应该怎么办?

我搂住她肩膀走出医生办公室,微笑着安慰说,钱的事情你不要担心,目前你要做的就是调整好心态,别让阿姨看出来咱俩演戏。

苏菲吸溜了两下鼻子轻声问我,你真有办法弄到那么多钱么?

我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膀,比划了个OK的手势说:“必须的必嘛。把心收到肚子里,万事有我呢!你保护了我那么久,这次该换我保护你一回了。”说完话我掉头就走。

刚迈开脚没两步,苏菲从我身后喊:“三儿,谢谢你!”

我坏笑着撇撇嘴说。你要是真感激我,就亲我一口。

苏菲的小脸顿时变得通红一片,抿着嘴唇沉默了几秒钟,蜻蜓点水似的从我嘴上啄了一口,返身就跑回了病房。

离开医院。已经将近凌晨一点多钟,我深呼吸两口朝着大街上吼叫了两嗓子,别看我刚才跟苏菲表现的很轻松,实际上我真是一筹莫展,十万块钱啊!我甚至不知道那么大笔钱到底长啥样,可苏菲她妈必须得救,往好听的说我得知恩图报,说的自私点,我想趁着这个机会趁虚而入,拿下苏菲的心。

吼完之后。我心情畅快了很多,本来想打辆“三奔子”去找王兴他们的,可是转念又一想,现在一块钱都重要无比,就一路小跑的朝王兴他们喝酒的烧烤摊奔去。现在就盼着他们还在等我没散场,跑了二十多分钟,远远看到王兴和林昆在划拳,我松了口气暗道,兄弟就是兄弟。

见我满头大汗的跑回来,哥几个全都摇摇晃晃站起来,问我出什么事情了?怎么这半天才回来。

我上气不接下气两手拖在酒桌上说:“钱,我需要很多钱!”

哥几个谁都没问我干什么,纷纷掏出来口袋的钞票放在桌子上,胖子打了个酒嗝问我够不够?几个女生也都好奇的看向我,陈圆圆毫不犹豫的掏出来自己的钱包,把里面的所有钱放在桌上担心的问我,够不够?

我摇摇头说,差太多了!

胖子问我,还差多少?钱不够我马上跟我爸要去。

我端起扎啤杯“咕咚咕咚”灌下去两大口解渴说,我需要十万!苏菲她妈生病了,急用!

“多少?”所有人全都长大嘴巴看向我。

我咬着嘴唇重复一遍:“十万!”

林昆站起来只说了句“我出两万,等我回来。”然后站起来就往街边走。

胖子沉默了几秒钟后说,我差不多能拿一万出来,等着我!也拔腿就往路边跑。

几个女生凑在一块商量了下说,能拿得出五千块。

王兴内疚的望向我,三子我...

我拍拍他肩膀说,都是兄弟你家的条件我知道,其实我本来想着大家能凑一万就了不得,没想到已经筹到了将近四万。说实话我心里不光感动还觉得震撼。

我坐下来喘了口气说:“我回舞厅一趟,你们等我会儿。”管烧烤摊的老板借了辆自行车,一路狂蹬到歌舞厅,急冲冲的跑上楼,朝着躺在长椅上的鱼阳问。你知道大老板在哪么?

鱼阳疑惑的问我,出什么事情了?

我说,我有救命的急事。

鱼阳带着我走出更衣间,指了指二楼最顶头的一间包房说,大老板在里面和人打牌。不过感觉他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有啥事最好还是等他明天再说吧。

我说等不了,直接走过去“啪啪”拍了两下房门。

大老板从里面说,进来!

我着急忙慌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屋里烟雾缭绕,三男一女正在打麻将,大老板嘴里叼着根烟,微笑着问我,有什么事情么?

我朝他鞠了一躬说,老板我急需一笔钱。您能不能帮我?

“七条!”老板咬着烟嘴,甩出去一张麻将牌,很随意的问我,需要多少钱?

我犹豫了下说,十万块!

屋里打麻将的四个人全都仰起头看向我,感觉就好像在看一个疯子。

大老板脸色倒是很平常,再次甩出去一张麻将牌“东风”,仍旧满脸微笑的问我,借给你十万倒是无所谓,只是你能为我做什么?我这个人从来不做亏本买卖,投资出去十万,起码要看到二十万的利润。

我深吸两口气说,我可以替你卖命!

大老板像是听到什么有意思的笑话一样,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啪”一下把面前的麻将牌推倒,吼了句“自摸,我胡了!”然后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肩膀说:“我先给你五万,开学之后帮我拿下你们三中,找出来二十个像你这样的狼崽子,我给你剩下的五万!”

我不解的问他:“什么意思?”

大老板伸了个懒腰说:“意思很简单,三中你为王!我需要一帮有学生身份的狼崽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