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涨世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所谓出警,其实就是让我们当打手对么?”

老板爽朗的哈哈一笑说,也可以这么理解,只不过你们现在岁数还太小,起不到威慑作用,今天我就是带你们去涨涨世面,顺便给你上两堂课。

想想也是,我们小哥四个虽然长得个头都不低,我和林昆将近一米七,胖子和王兴差不多一米七五。可是脸太年轻了,一看就还是小孩儿,我们这种的在学校里横着走没啥问题,可真正出社会基本上没人屌。

这次“出警”的地方是县城的客运站,老板说起因是两辆跑郊区的短途小客车因为停车位闹矛盾,明争暗夺的打了好几次,最后实在谈不拢,非要拿社会上的关系比划比划,其中有个小客司机和他是朋友,所以老板带着我们去凑凑热闹。

我寻思今天的事情应该很简单。老板十有八九就是带着我们摆场面去了,这种小事儿就算给好处,以老板的身份肯定也看不到眼里,如果真要和干仗他完全可以喊上刀疤他们,那帮人不管是模样还是名气都比我们合适多了。

汽车快开进客运站的时候。老板放慢速度侧头看了我们几个一眼说,待会注意看我眼色,如果我使劲咳嗽两声,你们就直接动手,出了事也不用怕。我会保你们。

我们几个点点头,他一脚油门直冲进客运站里,感觉太特么霸气了,客运站的院子里停了好些小客车,基本上就是通往县城各个乡镇的,靠近最中间的位置横停了两辆小吧,一大群人围在那里吵吵嚷嚷。

老板的车速不减,不偏不倚的朝着人群就撞了过去,发动机的轰鸣声,引起了那帮人的注意,眼瞅一辆大汽车朝自己开过来,人群“呼啦”一下散开了。

他这才踩下刹车,奔驰车“吱嘎”一声停了下来,带着我们几个牛逼闪闪的登场了,一个长得特别干瘦,穿件脏兮兮跨栏背心的中年男人手里握着把大号的修车扳手,卑躬屈膝的凑了过来,伸手指向对面的十几个混混冲老板小声说:“哥,就是他们!对方把马老三找来了。”

这个干瘦的男子我见过,昨天我到舞厅去借钱,和老板打麻将的人里面有他,估计就是他拜托老板帮忙的。

老板从口袋掏出个造型古朴的鼻烟壶,放在鼻孔底下使劲嗅了嗅,才微笑的问男人,谁?马老三?马老三是干啥的?我不认识!

老板问话的功夫。对面那十多个混子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他们手里都拎着铁管,片刀之类的武器,看起来气势汹汹的,领头的家伙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壮汉,那壮汉的长了一张驴脸,光着个膀子,胸口上还纹着只青色的虎头。

走过来拎刀就指着老板骂,瞎逼眼了?会不会开车?刚才差点撞到老子知不知道?

老板无所谓的耸耸肩,回头指了指不远处的奔驰车轻描淡写的说:“刚才刹车片失灵了。不好意思哈,要不你把我车砸了泄泄火?”老板调侃的口气,听着就让人忍不住想笑。

一句话怼的那个驴脸壮汉没脾气,他恶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又骂了句:“不是谈车位的事情么?谁跟我谈?速度快点!”

老板昂了昂脑袋说,你是马老三啊?果然人如其名,有什么想谈的跟我说就行。

叫马老三的壮汉既然能当上混混头子,想来肯定也不是个缺心眼,看老板模样淡定,又是开着奔驰车来的,一时半会儿没敢继续叫嚣,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冷笑说:“我马老三在货运站专门吃给人平事儿这碗饭的,县城有头有脸的大哥基本上都认识,不知道兄弟是跟谁混的?”

老板摆摆手说。我就是个普通的生意人,谁也不跟着谁混,你也不用探我底了,想怎么处理直接说。

马老三沉思了几秒钟后,伸出三根手指头说:“把车位让给我兄弟,你们再拿三千块钱,这事儿咱们了了,以后从客运站有什么麻烦,招呼我一声,我肯定能帮就帮。”

老板没吭气。倒是喊他过来帮忙的干瘦中年人急了,指着马老三破口大骂起来:“吃逼肉了吧?让老子把车位腾出来,再赔你们三千块?真拿我们当傻子呢?”

老板阴沉着脸瞄了眼干瘦的中年人说,如果你自己能处理,我就回去了。

中年人赶忙摇头退到了后面。

老板拉开手里的黑包取出来一沓钞票。像尊弥勒佛似的笑呵呵的问:“你刚才说要三千块钱这事儿就处理对吧?”

马老三估计也没想到老板这么好说话,愣了下神点了点脑袋说:“对。”

老板招了招手说,我当多大点事儿呢,能用钱处理的事情都不叫事,来。给你钱!

马老三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左右的十多个小弟,可能感觉自己人多势众,梗着脖子就走了过来,距离我们还有两三步远的时候,他已经贪婪的伸出了手掌,老板斜眼扫视了我两下,重重咳嗽两声。

我如同上紧的发条一般,一个猛子蹿出去照着马老三的肚子就是一拳头,王兴和林昆的反应稍微慢半拍。也迅速拽住马老三拳打脚踢起来,马老三毕竟是个成年人,虽然是被我们偷袭,可壮实身板在那摆着呢,一肘子搂倒林昆。急急忙忙的朝着身后的那群混子喊,给我干他们!

胖子这个时候也如同辆小坦克似的冲了过来,一下撞到马老三的身上,把他撞了个踉跄,我趁机回过身子一把抢了干瘦中年人手里的扳手。照着马老三的脑袋狠狠就是一下。

马老三蹲在地上,两手抱着脑袋惨嚎一声,鲜血顺着指缝就流了出来。

眼瞅身后那帮混子就要冲我们跟前,我举起扳手又砸了两下,然后揪住马老三的头发薅起来,朝着那帮混子喊:“谁他妈再敢往前走一步,老子今天弄死他!”

一帮混子条件反射的站稳脚跟,老板从手包里掏出来把折叠匕首递给王兴,王兴用刀尖顶在马老三的脖颈上,马老三脸上的鲜血“突突”直流,看起来特别吓人,他朝着自己的小弟喊,别听这几个小逼崽子吹牛逼!我他妈就不信谁家有杀人许可证。

老板咬着烟嘴,凑到马老三耳边低声说,我这几个弟弟今年初中还没毕业,够不够判刑你应该懂。

马老三的一张驴脸顿时拉的更长了,一脸吃了屎还不知道啥味儿的懵逼状态半天没吱声。

老板拍了拍我肩膀说,你继续!

我迟疑了几秒钟,抡圆扳手就砸在马老三的脸上,马老三嘴里喷了口血沫子还吐出来几颗牙齿摔倒在地上。我像是台机器一般,没头没脑的照着马老三的身上乱砸,马老三死狗一样蜷缩在地上“嗷嗷”惨叫着。

另外一边的十多个混混完全看傻眼了,电线杆子似的杵在原地望着我,不多会儿我们周围就聚了很多开小吧的司机和坐车的人。老板没让我住手,我也不敢停下,就一下接着一下的抡胳膊。

打了一两分钟的样子,老板从旁边拍了拍手说,好了!差不多得了,马老三好歹也是货运站的平事大哥,多少留点面子。他说这话的时候,马老三已经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昏迷过去,地上流了一大滩血,别说面子了。我估计连里子都剩不下。

老板递给我一根烟,笑容满面的替我点上说,我今天给你上第一堂课,在社会上玩,根本不用怕谁组织多少人。带了多少刀,明目张胆的嚷着要跟你约架,说什么不杀你全家,他就跟你一个姓这样的脑残话,比如你脚下的那位平时大哥。

我点点脑袋说知道了。

老板接着又说,真正要害怕的就是那些什么屁话没有,一言不合、拔刀就壳的愣头青,比如你!

这次我没吱声,因为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

老板掏出鼻烟壶嗅了嗅,从手包里掏出刚才的一沓钞票丢垃圾似的砸在马老三的身上,慢斯条理的说,你刚才不是要三千块钱么?给你了!

然后他又望向我说:“第二堂课,现实社会,金钱开道!不光要有把人砸躺下的本事,一定还得有让人躺着不敢起来的实力。”

我重重点了点脑袋说记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猛不丁听到围观的人群中传出19姐的喊声:“赵成虎,你在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