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帮我个忙/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这个时候,我猛不丁听到围观的人群中传出19姐的喊声:“赵成虎,你在干什么?”

我朝人群的方向望了一眼,见到19姐穿了身浅蓝色的运动装,脑袋上带着顶太阳帽,手里还提着个旅行袋,感觉像是刚从哪旅游回来一样,见到她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撒腿跑,我跟老板说了一声晚上我自己去舞厅,甩开膀子就冲出了客运站。

我跑,19姐就跟在我身后撵,平常总觉得这娘们孱孱弱弱的。没想到体力这么好,从客运站一直快撵到体育路上,她仍旧死死的吊在我身后,最后看实在追不上我了。19姐居然扯开嗓子喊:“救命啊,抢劫了!快来人啊!”

我低声骂了句“法克!”卯足了劲儿往前蹿,这年头从来不缺少见义勇为的好汉,尤其19姐长得又这么漂亮。一阵尖声喊叫后,立马有三四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急忙摆手解释我没抢劫,几个壮汉压根没理我这话茬,按小鸡崽似的直接把我给按倒了地上。一瞬间十多个男女老少发挥国人“墙倒众人推”的优良品种围住我就是一顿暴揍,还说要把我送进派出所。

19姐可能也没想到自己的呼救效果会这么好,急急忙忙的扒拉开人群冲进来,挡在我前面,此刻正好有个老太太拎着个菜篮子往我脑袋上猛招呼,一边打我还一边骂我“臭不要脸”。

我当时委屈的真差点抹眼泪,十分钟前老子还是货运站里人挡杀人,佛挡宰佛的凶神,十分钟后让一帮义愤填膺的大爷大妈把我当成抢劫的变态,最重要的是我还啥也没干,这特么找谁说理去。

19姐狡黠的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如果你答应我不跑,老老实实跟我回学校,我就帮你一把。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老师,对我又真心好,我早就爆粗口骂娘了,忍辱负重的沉思了几秒钟后,我点点头保证,不跑了。

19姐这才站直身子拦住周围的“好心人”歉意的说:“谢谢大家帮忙了,他没抢我包。是我弟弟,刚才我俩闹着玩呢。”人群这次慢慢散开了,不少人骂19姐神经病。

等人都走差不多了,19姐掐着腰站在我面前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你要再趴在地上不起来,我就打电话喊救护车了。

我无奈的爬起来,拍打了两下身上的泥土和脚印。没好气的问她,你为啥总抓着我一个人不松手啊?刚才王兴、高文杰、林昆都在,你咋不找他们麻烦去?

19姐的回答让我更无语,她理直气壮的说,谁让就你一个人跑的,你越跑我越想抓住你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地上躺着个满身是血的家伙又是什么情况?

我“啊?”了一声问她,你没看见啊?

19姐摇摇头说,废话!我要看见就不问你了,还有你们为什么会在客运站?刚才凑那么近干什么?万一人家像我一样讹你们怎么办?

我当时肠子都要悔青了,早知道19姐什么都没看见,我也不知道跑个什么劲,我舔舔了嘴唇编瞎话说。我们几个本来打算坐小客到王兴家去玩的,看到客运站里发生车祸了,就围过去看热闹。

19姐对我的话表示很怀疑,皱着好看的柳叶眉问我。真的?

我重重点了点脑袋。

她这次松了口气,拽住我胳膊拦下一辆“三奔子”说,既然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那就跟我一块儿回家吧,下午去上辅导班复习功课。

我苦着脸求饶说,老师你也看见我都跟王兴他们约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失信于人多不好,不如您先放我离开,我到王兴家玩个两三天,回来后我马上主动到学校上补习班。

19姐不屑的撇撇嘴说,就你还主动去学校?打死你我都不相信,少废话。赶紧上车,你要是再墨迹,我可又喊抢劫了啊?

迫于她的淫威,我委屈求全的钻进了“三奔子”里。路上我问她,怎么会好好的出现在客运站?19姐的表情瞬间变得不太好看,随口敷衍我说,到崇州市去办了点事儿。

看她不太高兴了,我也没敢继续往下问。

回到小区附近,19姐让我陪她一块到市场上买点菜,说是中午给我和陈圆圆做好吃的,她在挑选蔬菜的时候。我随意张望了两下,没想到居然碰上一个老熟人,林小梦!

林小梦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站在一个中年妇女旁边卖鸡蛋,看到我和19姐,她可能觉得不好意思,装作不认识我们的样子,故意把脸转到了别处,我跟19姐说我去买点鸡蛋,就坏笑的走过去问她:“鸡蛋多少钱一斤?”

那中年妇女正帮着别人在称鸡蛋,就让林小梦招呼我。

林小梦没好气的撇撇嘴说:“看你要多少,买的越多越便宜。”

我想了想说:“给我装,装到免费为止!”

林小梦当时就急眼了,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你有病吧?

我冷笑的抓了抓后脑勺小声说,刀疤没告诉你照片的事情失败了?以后给我老实点,如果再整事儿,我保证你马上成名人。

林小梦的脸色顿时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咬着嘴唇瞪眼看着我,也不敢多说话,这个时候19姐也提着一塑料袋菜走了过来,看到林小梦后还热情的打招呼。

林小梦的表情很尴尬,支支吾吾了几句借口说上厕所,就转身离开了。

我和19姐也往回走,路上她还跟我开玩笑说。我记得以前你还追过人家林小梦吧?怎么样?现在发展的咋样了?

我停下脚步,表情认真的指了指自己眼睛的问她,老师你看我这是啥?

19姐迷糊的说,眼睛啊?

我点点头说。对啊,你也知道我有眼,我又不瞎怎么会看上她,就算找对象也必须要找您这样的。知书达理而且还温文尔雅,最主要是长得漂亮!我发誓说这句话的时候,真心没有任何歧义,就是想拍她马屁。谁知道19姐的俊脸瞬间红了。

回到19姐家,陈圆圆穿着件宽松的睡衣正在打扫卫生,我们进门的时候,她刚好面朝门口弯腰扫地。透过她宽松的领口,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瞧的一清二楚。

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暗道,这丫头好像发育不健康。从初一到现在光看个头长了,该长肉的地方一点都没多长。

陈圆圆昂头跟19姐打招呼,刚好跟我的眼光碰到一起,赶忙直起腰骂了句“流氓!”就快速跑进卧室,我摸了摸下巴小声嘟囔,对你有啥可流氓的,摸你都不如摸自己有感觉。

19姐让我到沙发上去坐会儿,她自己拎着塑料袋走进了厨房,不经意我回头看了眼阳台,鼻血瞬间流了出来,阳台上的景色太特么诱惑了,五颜六色挂了好几件女生里面穿的衣服。

这时候陈圆圆也换了身T恤短裤从卧室里出来,脸上的红云还没有消退下去,坐到我旁边低声问,你姐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说,基本上已经搞定了,你没告诉19姐吧?

陈圆圆摇了摇脑袋,坐在我旁边,用比刚才更小的声音说,成虎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扫视了眼她那对有些反光的大白腿嬉皮笑脸的说,你先说事儿,办不办咱们再说。

陈圆圆犹豫了好半天,咬着嘴唇娇羞的说,能不能装几天我男朋友,补习班里有个男生总给我写情书,我拒绝了他好几次,他仍旧没皮没脸的骚扰我,刚才还跑到家里来敲门了。

我刚要拒绝,外面突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