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鸡毛掸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刚要拒绝,外面突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19姐正在厨房摘菜,扭头冲我喊了一声,成虎看看是谁,如果是王老师的话就让他稍微等我一会儿!

我“嗯”了一声,打开了房间门,结果被外面的物体给吓了一跳,门外好像站了个大号的鸡毛掸子,不光身上穿了件花花绿绿的仿迷彩装,脑袋也染成红黄蓝好几种颜色,长相怎么说呢,鹰钩鼻子单眼皮。蛤蟆嘴罗圈腿,像雾像雨又像风就是特么不像人儿。

我说,你找谁啊?

那鸡毛掸子很洋气的朝我摆摆手打招呼:“哈喽,请问这是圆圆家么?”

我回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陈圆圆。她像是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似的脸都白了,惊恐着冲我直摇头,我礼貌的跟鸡毛掸子说了句,你敲错门了!就“咣”的一下合上了房间门。

陈圆圆这次松了口气。惊魂未定的抚了抚比我还小的胸口。

我坏笑着坐到她旁边说,怎么追你的人尽是些奇葩啊?不光长得丑还能作怪。

陈圆圆白了我一眼,冷笑:“你说的对,全是些奇葩。呵呵。”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珠子还故意从上到下多瞟了我两眼,就扭着小屁股走进厨房给19姐打下手了。

我这才想起来过去我也曾狂追猛打的喜欢过陈圆圆,刚才那话好像连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闲暇下来我倚靠着沙发后上开始琢磨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苏菲她妈的住院费基本上已经搞定了,大老板要求我帮他整一批学生党当小弟,眼下除了我和王兴,胖子距离十个人还差很多,要不下午就到补习班去转转?说不定真能哄骗到几个热血少年。

其实我现在最想跟伦哥碰一面,伦哥懂得多,智商也很高,我想让他帮我分析分析大老板收我当小弟的真实意图,不过伦哥显然去了外地,不然饭店也不会挂上歇业的牌子,想找他估计得到开学了,总觉得好像少了件什么事情,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正胡乱琢磨的时候,19姐喊我吃饭,标准的四菜一汤荤素搭配,看着就十分可口。我们仨人刚刚坐下来身子准备动筷子,房门又被人“啪啪啪”敲响了。

我站起来去开门,结果还是刚才的那个“鸡毛掸子”,不过这次这哥们不是空手来的,左手提着一塑料袋营养品,右手拎着个西瓜,满脸微笑的冲我点头说:“打搅了!我就是想...”

不等他絮叨完,我直接打断说:“明知道打搅就别来敲门”然后“咣”的一声又把门给重重合上了。回过身子没走两步,那个比我还臭不要脸的家伙又从外面敲了几下门。

这次19姐也忍不住了,走过来问我到底谁啊?

我坏笑着让开门口说,您自己看看,就走回饭桌继续吃饭。

19姐不解的拉开了防盗门,猛不丁看到外面那货的时候,她也给吓了一跳,往后倒退了两步,长舒一口气说:“陈花椒,你跑我们家干什么?”

“噗”我直接笑喷了,外面那哥们,不光打扮的骚性。名字也怪骚气的,看架势19姐也认识他,可为什么我在学校的时候从来没听说过这号英雄,按理说打扮的这么另类的大咖我就算不认识我应该听说过才对。

我踢了踢陈圆圆的脚说。你本家是哪一届的,我怎么以前没见过?

陈圆圆臭着脸,使劲踢了我一脚骂:“鬼才跟他是本家,他不是咱学校的,是邻县过来补课的,听说是个初五生。”

我好奇的问她,初五生是啥意思?

陈圆圆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说,初中复读了两年,算上之前的三年不就是该上初五么?成虎你得帮帮我,我不想让同学笑话。

我顿时乐了,吧唧两下嘴巴说,怪不得我感觉那家伙长得比你老舅还成熟。帮你没问题,不过你也得帮我从19姐开溜,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只要能让19姐把我赶出去。我就给你装一暑假的对象。

陈圆圆正犹豫的时候,19姐已经把那个什么花椒迎进了门,她赶忙激动的踢了踢我脚说:“行!我答应你,你快点把陈花椒打发走。”

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站起来,走到客厅朝着陈花椒笑眯眯的打招呼:“吃了没兄弟?”

陈花椒受宠若惊的摇头说,还没有。

我“哦”了一声说:“没事我就随口问问,没吃你抓紧时间回家吃饭吧,你在屋里呆着我们也不好意思吃。你说多尴尬。”

19姐瞪了我一眼说,成虎对待同学要有礼貌,然后邀请陈花椒跟我们一块吃饭。

陈花椒这孙子的脸皮真心跟我有一拼,不等19姐邀请第二遍,就径直朝餐桌走,我一把搂住他肩膀说:“吃饭要洗手,你看你手脏兮兮的多埋汰!”然后硬拽着他走进厕所。

进了厕所,陈花椒还乐乐的问我,你是老师的弟弟?

我摇摇头冷笑说,我是圆圆她对象,我俩都在老师家合租。

“合租?”陈花椒的两颗眼珠子都快咕噜出来了,满脸不相信的摇头说:“兄弟别开玩笑了,老师家就两间卧室,你俩难不成睡一间屋啊?”

我拍了拍他肩膀说,没错!我俩不止睡一间屋,还躺一张床,不信你待会出去问问老师,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以后别再骚扰圆圆,我这个人脾气不是太好!

陈花椒也没惯着我,一把甩开我的胳膊说:“脾气谁都有,别觉得你是本地的,我就怵你。”然后甩着胳膊就走出了厕所。

回到餐桌上,我们谁也没提刚才的事情。19姐温柔的招呼陈花椒多吃点,看来她对每个学生都是这么体贴,陈花椒不愧是个“初五生”说话办事极为的老道,绝口不承认自己是来找陈圆圆的。就是一个劲地感激19姐的悉心教导。

把陈圆圆急的不停踩我脚,我递给她个放心的眼神后说,圆圆待会吃完饭帮我把鞋子刷刷吧?

陈圆圆先是愣了下,接着很快反应过来。表情很亲密的笑着说,好啊!

陈花椒趁机问19姐:“老师,我听同学说你们仨个住在一起?”

19姐哪猜的到他那些花花肠子,老实的点点头说。对啊,他俩跟我合租。

陈花椒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大口扒拉了两下碗里的米饭,说还有点事情就不打搅了。然后起身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指了指茶几上他买来的西瓜说:“这是我们县特产的砂糖西瓜,籽少还解渴。我专门托朋友送过来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无比的沮丧,怨恨的瞪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19姐下楼去送他,陈圆圆感激的冲我说了声谢谢。

我捏了捏鼻尖微笑说,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哈,她点点头,脸色有些奇怪的问我,成虎你是不是很讨厌跟我呆在一起?

我没吱声低头继续吃饭,主要这问题太烧脑,我如果说不讨厌容易引起她误会,可我要是说讨厌又肯定会伤她自尊心,女人报复起来可比男人恐怖,看看林小梦就知道有多吓人了,还好19姐及时回来了,不然气氛肯定更尴尬。

我们仨坐下来继续吃饭,我冷不丁看到茶几上的西瓜,我一拍脑袋突然想起来刚才到底忘了什么事儿,之前陪着19姐到菜市场买菜,市场上卖的西瓜又贵又小,我就寻思着能不能从我们邻县倒腾一批西瓜回来卖。

那时候运输业没有今天这么发达,“二道贩子”也不像现在这么多,基本上都是本地人吃本地产的蔬菜和瓜果,前阵子从舞厅跟杨伟鹏闲聊天,记得他说过我们邻县特产西瓜,而且价格很便宜。

我正琢磨喊上王兴和胖子大干一场的时候,房门就被人“咚咚”敲响了,说实话我当时真是火了,想好好吃顿饭也不让人消停,当我愤怒的拽开门的时候,胖子和王兴推着我就挤进屋里,胖子满头大汗的朝19姐说,老师我们来报名参加补习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