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跟我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生最痛快的事情莫过于跟哥们喝好酒,陪兄弟揍傻狗,摸班花大白腿,亲女神小翘嘴,反正我感觉距离人生目标又近了一大步。

揍完陈花椒以后,我们哥仨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学楼里,这次学校真是大手笔,光是初二的辅导班就办了三个,还不算初一和初三,外加一些乱七八糟的兴趣班,感觉整个教学楼里比平时上学还热闹,哪哪都是人。

我问王兴,你不是不来上补习班嘛,咋突然又想开了?

王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老曹让我平常不用去种子公司了。有卸货的活会主动联系我的,你一个人从学校混着,我们怕你吃亏,而且刘晴在学校总被人骚扰,我也不放心。

我搂住他肩膀开玩笑说。我看主要是因为小晴晴吧?老曹要卸货怎么联系你啊?总不能每次都让曹小艾通知咱吧?

王兴老脸一红,尴尬的咳嗽两声让我别闹。

胖子满脸牛逼的咧嘴一笑,从口袋掏出蓝屏的摩托罗拉手机,嘴里还自己配着音:“铛铛铛,看看这是啥?大哥现在也是有机一族了!有活老曹给我打电话!”

我心底一阵羡慕。暗道胖子他爸可真舍得下血本,要知道那年头一部手机便宜点也得卖两三千,而且接打电话都要钱,不是贵族还真用不起。

我故意逗他,拿起来手机左右看了两眼说,这不就是个刮胡刀嘛,看把你给嘚瑟的!

胖子脸一黑,捧若珍宝的把手机抢过来,抽出来天线给我显摆:“老山炮,这叫移动电话,看见没上面还有日历和时间呢!”

我撇撇嘴说,要是没人给你打电话,不也就是个造型好看点的电子表嘛,气的胖子直翻白眼。

说实话学校现在的风气确实太操蛋了,校领导为了多赚钱和打名气,只要给钱什么样的盲流子都敢收,整个教学楼里随处可见染着小黄毛,打扮的流里流气的二逼。

我把想到临县贩西瓜的事情跟他俩说了下,王兴没任何意见点点头说,你让怎么干我就怎么办,没毛病。

胖子直接翘起大拇指拍马屁说:“古有关公无人敌,今有三哥万人迷!牛逼!”

我笑骂了着踢了他屁股一脚,然后哥仨一起走进五班的教室,教室里乱糟糟的一片,不少学生坐在课桌上嬉笑打闹,胖子带着我们往教室后面走去,我们这种渣生习惯性的给自己定位在后排或者角落。

走到靠近教室后门的时候,我再次被亮瞎了双眼,一个梳着中分的少年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最奇葩的是这货竟然穿了件羽绒服。要知道现在可是七月份,室内差不多得有三十度,这哥们为了睡得舒服点也是够拼的。

胖子走过去踢了踢桌腿说,兄弟这位置是我的,劳驾让一下。

被人打搅了美梦,少年当时就急了,抹了把嘴边的哈喇子骂,傻逼吧你!我他妈从这儿坐两天了,什么时候变成你位置了?

胖子比他嗓门还大,掐腰梗着脖子回骂:“老子都他妈从这儿坐两年了。你坐两天算个蛋,哪凉快哪待着去!”

那小伙儿估计看我们人多,皱着眉头恨恨的瞪了我们几个一眼,搬起桌上的书挪到了旁边的空桌上。

我们哥仨也没难为他,分成前后桌坐了下来,继续研究到临县贩西瓜的大买卖,陈圆圆坐在教室的最前排,从我们进来以后,就时不时的扭头往后看,我都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快上课的时候,19姐站在教室门外喊了我一声,我看到陈花椒鼻青脸肿的跟在她身后,鼻孔里还塞着两团卫生纸,心说这个怂逼八成是干不过我,告老师了。也没当成一回事,轻笑着走了出来,反正补习班我也正好不想上,大不了就是把我撵回去。

走出教室19姐问我是不是跟陈花椒闹矛盾了?刚才政教处主任说看到我们在学校门口打架。

我一脸茫然的摇摇头,问陈花椒:“咱俩啥时候闹矛盾了?”

陈花椒满脸不服气的瞪着我。最终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们刚才是闹着玩的。

我笑着耸耸肩膀跟说,老师,你看人家花椒哥都亲口承认我们是闹着玩,这事儿是不是学校搞错了?

19姐板着脸尽可能装出严肃的样子跟我说,成虎开玩笑要有度,陈花椒是临县的复读生,来咱们学校参加补习班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成绩,同时帮咱们学校提升名气。你不要给人一种仗势欺人的感觉。

我心说,单看这孙子花里胡哨的打扮,他要是为了学习来的,我特么现场吃屎,当然这话肯定不能直接怼19姐。不然她玻璃心又得碎了,我满脸受教的点点头保证说,知道了!我一定好好跟他相处。

19姐又交代了我们几句后,就转身离开了,他前脚刚走进楼道,陈花椒马上指着我鼻子开骂:“赵成虎你别他妈给我狂,今天的事儿不算完,有本事放学,咱们约个地方明刀明枪的干一架!”

我歪着脑袋,皮笑肉不笑的问他。意思是你还不服气呗?

陈花椒怒气冲冲的骂,我服尼玛比!完事后就往教室里面走,我跟在他身后,路过第一排座位的时候,随手拎起把凳子往陈花椒的后背就狠狠砸了下去,陈花椒直接让我给砸了个踉跄,撞倒两张课桌,把前排的几个女生吓得抱头尖叫起来,班里顿时变得沸腾起来,不少人踩在凳子上看热闹。

王兴和胖子一看我动手了。也匆忙拎起凳子冲了上来,我们仨人围住陈花椒“咣咣”就是一通猛砸,打了六七下,考虑到快上课了,我一脚狠狠的跺在陈花椒的脑袋上问他:“服不?”陈花椒的脑门让磕破了一块皮。鼻血也突突的直往外流。

陈花椒没吱声,猛地抱住我的腿,就把我给掀翻在地上,然后骑在我身上猛抡拳头,我拿胳膊护在脸前抵挡。王兴薅住陈花椒的头发想要把他拽起来,这个时候上课铃声刚好响了,一个男老师夹着本书走了进来,胖子一屁股坐到地上,扯开嗓门就喊:“老师救命啊!陈花椒快要打死人了,我们怎么劝都劝不住。”

我也赶忙从陈花椒的鼻子底下抹了一把鼻血蹭到自己脸上,哭爹喊娘的求饶,别打了!我真没钱,求求你放过我吧。

男老师一看这架势,近乎野蛮的一脚踹开陈花椒。揪起来他就往教室外面拽,没多会儿政教处的张阎王把我和王兴,胖子也喊了出去。

来到政教处,陈花椒双手抱头蹲在角落里,鼻孔呼呼的直喘气。看来真把孩子给气的不轻,张阎王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委屈的抽了两下鼻子说,之前从学校大门口陈花椒就带着一帮人包围我们要什么保护费,我说没钱,他就打我,幸好您及时出来,我才得以逃跑,因为我本身在学校的名声就不太好,所以一直也不敢告诉您,可刚刚在教室,陈花椒居然又管我要钱,然后他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让我跪下。

陈花椒瞬间暴走了,“腾..”一下站起来指着我就骂,放你娘的狗屁,老子什么时候跟你要过钱?你问问班上的同学。是不是你先打的我。

我吓得赶忙往张阎王背后躲,怂逼的样子连我自己都特么差点信了。

张阎王愤怒的拍了下桌子,厉声呵斥了他,蹲下!你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止是简单的打架斗殴,待会我让老师去调查真实情况。如果赵成虎说的是真的,那你就属于敲诈勒索,到时候我们会报警交给警察处理的。

陈花椒顿时笑了,瞟了我一眼说,好!您去调查。看看到底是谁动的手!

张阎王又问了问王兴和胖子,他俩自然是向着我说话的,然后张阎王让刚刚那个男老师到我们班去问问真实情况,我心立时间提到了嗓子眼,刚才班上的学生基本上都看见是我先动的手,这要是让查出来事情可就闹大了。

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男老师领着陈圆圆和刚刚穿着羽绒服睡觉的那个男生走了进来,说班里的其他学生都说没看见,就两位同学看到了。

看到这俩人,我顿时有种要完犊子的感觉,陈圆圆嘴太笨,那个男生跟我们刚刚结了仇,我无奈的瞟了眼王兴和胖子,他俩同样也耷拉下来脑袋。

张阎王当着我们面问陈圆圆和那个男生,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圆圆胆怯的看了眼陈花椒又望了望我,抿着嘴唇小声说:“是陈花椒先动手打的人,但是我不知道因为什么。”

那个穿羽绒服的男生胆子可比陈圆圆大多了,大大咧咧的说,就是陈花椒先动手的!我看的清清楚楚。

陈花椒再也忍不住了,疯了似的站起来咆哮,你们都他妈放狗屁,老子就不是那种人!一边说话他一边往我们这头冲。

我和王兴还有胖子赶忙迎过去,合力把他给按倒在地上,张阎王也火了,拍着桌子说要报警,我趁乱凑到陈花椒的耳边小声说,要么以后跟我混,要么老子今天把你黑进派出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