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上赶着买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混乱中陈花椒被我和王兴、胖子合伙按在地上,政教处的张阎王拍桌子瞪眼的说要报警,已经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我凑到陈花椒的耳边小声说,要么跟我混,要么老子今天把你黑进派出所。

陈花椒愕然的望向我,几秒钟后气的咬牙切齿的低吼,你他妈阴我!

我点点头冲他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说,你反应可真灵敏啊。

其实自从中午看到他给19姐送西瓜开始,我就惦记上怎么样跟这个临县的小崽子扯上关系。如果我想做贩卖西瓜的生意,临县必须要有个熟悉的人带着我了解行情,这位大号的鸡毛掸子显然再合适不过。

所以不管是学校门口的群殴,还是厕所附近的偷袭,哪怕是刚才在班里的故意陷害,我其实都只是为了激怒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初五生,只是没想到会闹到政教处来,反而正好帮了我个大忙。

我们对话的时候,张阎王的手指头已经开始拨号,陈花椒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最后垂头丧气的点点头说,好!这个暑假我跟你混,没理会这家伙的咬文爵字,我急忙朝着张阎王喊叫:“主任,不能报警。”

张阎王不解的看向我,意思大概是问我为什么。

我松开陈花椒走到办公桌前压低声音说,您想啊,如果咱们报警,警察肯定得到学校来抓人,到时候不管是补习班还是特长班的学生们肯定都能看到,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家长们的耳朵里,学校辛辛苦苦的建立的声誉可就没了,校长如果知道这事儿,您这月的奖金估计也悬。

最后一句我声音特别的小,小到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张阎王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下,把电话筒放下,义正言辞的说:“你说的对,陈花椒毕竟也还是个孩子,男生之间打打闹闹就报警,反而显出来咱们校领导的无能,对学校的声誉也是个打击,这件事情咱们还是内部解决吧。”

说话的时候他递给我个欣赏的眼神,我相信这货绝逼不是为了什么学校声誉,他更在乎的肯定是这月的奖金,老早以前陈圆圆她爸黑狗熊到我们家窜门唠嗑,我就曾经就听黑狗熊说句这样一句话“把利益个人化,就算是再改做长城也不是啥大问题。”

当时年纪小一直没懂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随着在社会上混迹了一段日子,我越来越明白“利益”两个字的伟大。

张阎王招招手,示意胖子和王兴松开陈花椒,黑着一张脸问他,知道错没?

陈花椒虽然不服气。但不是真脑残,愤愤的瞪了我一眼,低下头小声说,我知道错了,以后肯定不会再欺负同学了。

张阎王又瞟了一眼做为受害者的我轻声问,赵成虎你认为这事儿该怎么算?

我瞬间耷拉下来脸,苦笑说:“我一个没爹没娘的苦哈哈能怎么办,学校怎么说怎么算吧,挨打就白挨了,反正我抗揍。没什么的!”

我知道越是这么说,张阎王肯定越不会让我吃亏,毕竟现在还当着陈圆圆以及那个穿羽绒服男生还有男老师的面,他如果说这事算了,那不亚于打自己一耳光。

果不其然,张阎王严厉的拍了下桌子,摇头说:“学校怎么可能助长这种不正之风,陈花椒念在你只是到我们学校补习的份上,勒索赵成虎这件事,让你赔偿一百块钱的医疗费,不过分吧?”

陈花椒牙齿咬的“吱嘎”作响,最终憋屈的点点头说,不过分。

张阎王又看了我一眼说,成虎你觉得呢?虽然你们现在不在同一所学校,但大家既然能在一块补习就是缘分。说不定将来你和花椒兴许还能成为好朋友,男孩子嘛大度一点。

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连连点头说,听主任劝,吃饱饭。

张阎王这才松了口气,朝着我和花椒说。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握个手吧。

我满心欢喜的朝陈花椒伸出了手掌,毕竟未来的两个月里这家伙就是我的专属小弟了,陈花椒拿鼻子呼呼喘了两声气,心不甘情不愿的跟我握在一起。

之后张阎王又老生常谈的说教了一番,无非就是好好学习,为了中考冲刺之类的话,我心里牢骚着,老子起步都比别人晚十几圈,最后冲刺有个蛋用。

逼逼叨叨了二十分钟后。张阎王摆摆手,示意我们都走吧,我第一个往门外蹿去,左脚刚跨出门槛,就听到张阎王从后面喊我:“成虎。你留下!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

我疑惑的转过身子,等其他人都离开政教处后,张阎王让我把门关上,皮笑肉不笑的冲我昂了昂脑袋说,赵成虎今天是你主动招惹的陈花椒吧?

我肯定不能承认。急忙摇摇脑袋委屈的说,主任您这是天大的冤枉,我这个人虽然不爱学习,可也不是闹事的混蛋,刚才你也看到听到了。我真是受害者。

张阎王端起桌上的大茶缸慢斯条理的吹了吹,眼皮都没往起抬的说,我在三中当了十几年政教处主任,什么样的学生都见过,今天你是受害也好。打人也罢,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就不戳穿了,我只想提醒你一点,别在学校里惹事,你在社会上的一些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些,但是请记住这是学校!

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张阎王的声音陡然提高,把我给吓了一哆嗦,我连连点头说明白!

他摆摆手说,你走吧!以后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以你的脑子上清华都没问题。

我心惊肉跳的关上政教处的门,小声骂了句“操蛋!”快步往楼下走去,看来成年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我本以为自己伪装的足够天衣无缝,哪知道还是让张阎王给一眼戳穿。

走出办公楼。胖子、王兴都在等我,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那个穿羽绒服的男生也竹竿似的杵在他们跟前,王兴问我,阎王没为难你吧?

我摇摇头说没事,指了指那男生问。你是几个意思?邀功领赏的话也得等陈花椒把我医药费赔给我再说吧?

那男子急忙摇摇头,干笑的说:“不不不,老大你误会了,我是想告诉你一声,以后我跟你混了,我叫雷少强,下河村镇中的,你叫小强就成。”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问,哥们你搞错了吧?俺们又不是黑涩会,混什么混?

叫雷少强的男生贼眉鼠眼的笑着说,大哥你刚才跟陈花椒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跟你说哈,别觉得我主动投诚就是窝囊,我在我们下河村镇中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你到那边的小学打听打听没有不认识我的。

胖子撇了撇嘴巴说,这么能耐你跟我们混个什么劲儿。

雷少强也不尴尬,双手一摊笑的很谄媚:“这不是开学就得到三中念了嘛,所以我寻思提前交几个朋友,放心不论是单挑还是群斗,兄弟我都不带差事的!”说着话他还比划了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我“哦”了一声,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尽管答应过大老板弄一批学生党当小弟,可是这样上赶着送买卖的选手,我还真没多大兴趣,他跟陈花椒不同。陈花椒混好了,将来可以帮着我们联系西瓜,这家伙看起来油嘴滑舌的,鬼知道到底有什么目的。

见我不搭理他,雷少强又跟王兴和胖子套起了近乎,王兴的性格比较木讷,不太爱跟陌生人多说话,可胖子是个话痨,只要有人跟他搭话,他嘴巴就肯定也闲不住。两人很快一拍即合聊到了一块。

这个雷少强给我的感觉完全就是个逗比,上课带着羽绒服来睡觉,比之前鱼阳拎着枕头来上学也差不了多少,猛不丁想起来鱼阳,我回头又看了看跟个黑猴子似的雷少强心想难不成这货也是个大本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