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初三的猛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补习班最大的好处就是上下课时间自由,即便是逃课也没人管,反正你交完钱,爱学不学就是自己的事了。

我们从政教处出来的时候,正好是上课时间,我心想反正回教室也听不懂,干脆领着王兴和胖子直奔初三楼上的厕所抽根烟消磨会儿时间,雷少强狗皮膏药似的黏在我们后面,撵都撵不走。

初三学生已经中考完,整层楼道都静悄悄的。我们几个蹑手蹑脚的朝厕所方向溜,路过一间教室的时候,我好像听到屋里有什么动静,就下意识顺着窗户看了一眼,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只当是有老鼠也没想太多。

走进厕所,胖子刚要掏烟,雷少强很主动的从口袋摸出来一包写着外文的香烟给我们发了一圈,据他说这烟叫万宝路,美国人都抽这玩意儿,我寻思这货肯定在吹牛逼,他一个下河村的小土鳖难不成在美国还有亲戚,也没揭穿他。

万宝路抽起来一股子怪味,不过吐出来却很香,我叼着烟嘴问雷少强,兄弟你想跟我们混?有啥特长没?

雷少强指了指自己的双腿说,大哥我腿特长。

我被他搞得彻底无奈,摆摆手说,你还是跟着猪八戒回高老庄吧。

雷少强咬着叼着香烟翻了翻白眼说,大哥你不是跟我闹呢么?从学校里混,无非就是敢打架,能抗揍,咱又不到街头耍把式卖艺,要啥特长?我这么说吧,我单挑他不吃亏!

他说完话指了指王兴。

王兴的身板在我们仨人里是最壮实的,一米七五稍多一点的个头,因为喜欢打篮球,他身上的肌肉都是实打实的硬块,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两个我捆一块都未见能干的赢王兴,只不过他性格老实,打架不敢下死手。

面前这个小黑猴子大言不惭的说能跟王兴单挑而且不吃亏,我和胖子都被逗笑了,见我们哈哈大笑,雷少强愣了下神,也跟着笑了起来,边笑边说:“我其实开玩乐的。”

从厕所里抽了一根烟,我冷不丁想起来个重要的事情,问雷少强:“补习班需要交多少钱?”

雷少强迷茫的看着我说,五百啊,你没交?

我又望向胖子和王兴问,你俩钱交给19姐了?

他俩点点头,胖子说,上次咱们卸货挣的钱还剩下二百多,加上今天出警挣得刚好凑够兴哥的钱,我又管我爸要了一千。放心吧,这段时间大哥养活你们。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作声,五百多块钱不是笔小数,按照当时的行情差不多是普通工人一个月半的工资,难道是19姐先帮我垫上的?可是为什么没听她提起,不行!这钱必须得还给她,之前为了给苏菲她妈筹钱,我把身上所有的钞票都给了她,现在兜里真是比脸还干净,看来倒腾西瓜的事情必须要快点进行了。

一直磨蹭到下课铃响。我们几个才走出了厕所,刚一出厕所门,我就看到一男一女从间教室里出来,看背影女生很眼熟,肯定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男的长得人高马大,差不多得有一米八,之前好像没见过。

胖子“啧啧”了两声,冲我们贱笑说,我打赌这两人肯定没在教室里干好事儿,说着话这货就跑到那间教室的门口,推了推门,发现门是上锁的,疑惑的自言自语,难道那俩人会穿墙术?

雷少强拽住锁头。轻轻一使劲锁子就被拽开了,冲我们笑着说:“是把坏锁。”出于好奇心,我们几个做贼似的偷偷摸进教室里,看到所有的桌子上都是满满一层灰尘,唯独最后一排的桌面上有个屁股形状。角落里的垃圾桶扔着个用过的套套。

胖子是真不嫌脏,一脸淫荡的拿手捏了起来,发现新大陆似的朝我们喊,哎我操!还是热的呢!

我一脚蹬在他屁股上骂了句,二逼!

王兴若有所思的说,刚才那个人估计是林恬鹤,外号金刚,咱们学校篮球队的中锋,初三的,以前就在这个班念书。听说上学期跟社会上的混子打架折了一条胳膊,直接休学,中考都没参加。

我撇撇嘴说,爱谁谁呗,只要他不招惹咱。咱们也不主动闹事,不过那小子长得可他妈真高啊。

满足完好奇心,我们几个溜溜达达的跑下了楼,从楼道口碰上陈圆圆正跟两个女生聊天,林小梦这个厚脸皮居然也在跟前。

我冷笑了一声说:“哟。这不是咱们的鸡蛋公主么?家里生意咋样?”

林小梦白了我一眼没搭理,倒是陈圆圆又扮演起“护花使者”来,瞪着眼看我说:“成虎,你就不能大度点?虽然过去跟梦梦有些不愉快,可她现在变好了。而且家里也碰上了难事,就算当不成朋友,也没必要处处针对吧?”

我“呵呵”笑了两声说,有些人总喜欢拿你的善良当成不要脸的资本,胸小不要紧。脑仁小可真完蛋。

气的陈圆圆直跺脚,让我意外的是林小梦竟然一句话没坑,按照这贱人的性格就算不敢跟我硬碰硬,起码会骂上几句难听话的,难道她真从良了?

我们四个牛逼哄哄的从楼道里走过去,路上不少人窃窃私语,好像都是在说,“打了陈花椒..”之类的话,胖子走在最前面昂首挺胸,走起路来胸口的两块肉都跟着轻微颤抖。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他一脸不满的嘟囔,我好像又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我长得帅!真他妈苦恼啊!

雷少军拍拍他肩膀,惋惜的叹了口气说:“兄弟我是真心疼你,这么年轻耳朵就聋了!”

我们几个全都大笑起来,我问雷少军。陈花椒最近在补习班很出名?

雷少军点点头说,确实挺狂的!差不多统一了三个初二的补习班,开学第一天就把你们学校有个叫什么何磊的给揍了,那天中午学校外面来了好些社会上的混子,陈花椒也没怵。同样喊来不少人,最后好像跟何磊和了的。

我说,他一个外地人从哪喊的帮手啊?

雷少军看白痴似的撇了眼我说,你不知道县城批发市场那帮做调料生意的都是东边县(我们临县)的?东边县的人老抱团了!市场上一干仗,都是拎着菜刀上!

我这次想起来,县城批发市场上确实有一伙临县的人在做调料干菜生意,不由对陈花椒的身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

雷少军接着说,再往后陈花椒又接连打了几次架,名气就出来了,所以今天你们敢在班里揍陈花椒,我想都没想就决定和你们混了。

我们说话的时候,陈花椒正好从教室里出来,这逼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跟我对上了,他看我,我也看着他,几秒钟后陈花椒心有不甘的低头小声喊了句,虎哥。

我咧嘴笑着说,以后我喊三哥就成,放心吧!我这个人没啥老大架子,咱俩之间的关系也就这一暑假,完事后就桥归桥,路归路。

陈花椒看来对我怨气还是很深,鼻音很重的哼了一声。擦着我肩膀就往楼下走。

我从背后喊了他一声,放学一块撸串呗?陈花椒也没理我。

我们走回座位,胖子和雷少军磨磨唧唧的不知道在聊啥,俩人时不时还发出一阵猥琐的贱笑,我趴到桌子上准备打会儿盹,王兴碰了碰我胳膊小声说,三子,刚才咱们从初三教室看到的那个女生应该是林小梦,我刚才看到林小梦的屁股后面有一大片灰尘。

我立马来了精神,坐直身子问王兴。那个林恬鹤具体是个啥情况?

王兴想了想颇为木讷的说,金刚是个猛人,上次我们篮球训练的时候,体育老师骂了他两句,他差点把体育老师给揍了,很多人都说他是初三的老大,不过他已经毕业了,对咱构不成威胁吧?

我沉思了几秒钟说:“不一定,万一他复读呢?”怪不得刚才看林小梦的眼神满是戏谑,敢情这个骚货又找到新下家了,我赶忙回头冲雷少军和胖子说,去帮我打听打听初二补习班有没有个叫林恬鹤的复读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