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19姐的失望/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胖子和雷少强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教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俩搞对象呢。

我问王兴,你和那个林恬鹤关系咋样?

王兴摸了摸鼻梁苦笑说,很一般,确切的说金刚跟谁都很一般,用他的话说,我们都是一帮不会打球的垃圾。

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他那么牛逼咋不去NBA和姚明、麦迪组个三巨头?

不一会儿上课了,雷少强和胖子两人也屁颠屁颠跑回来,胖子贼眉鼠眼的跟我说:“三哥,几个补习班我们都打听过了,没找到你说的那个人。”

我松了口大气,只要那小子不在学校怎么都好说,要不光是他那庞大的体格子单捶我和王兴、胖子跟玩似的,学校是所双重监狱。既保护外面的混子不敢轻易进来欺负我们,又用各种条条框框制约着我们。

比如我和陈花椒上节课在班里那事儿,如果放在学校外面,充其量就是打一架拉倒,可是在学校里情况就不太一样了。

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既然那个傻大个没来参加补习班,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校园里?难道就单纯是为了和林小梦干那事?有这闲工夫花二十块钱到旅馆玩的不是更舒心?或许是个人癖好吧。

我正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拿指甲画着小圈圈的时候,前排的男生把手伸到后面递给我个小纸条,我推了推他脊梁问,给我的?

那男生点了点头,指向教室前排的方向,我仰头望去,见到陈圆圆正红着脸看我,不停的眨巴眼睛示意我打开纸条,从我到她那一斜行的同学几乎都侧着脑袋在看我。

我心说陈圆圆胆儿也太肥了,居然敢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而且还是动员半个班的学生传纸条,不过看她此刻翘首以待的模样还挺可爱的,我朝她笑着努了努嘴,拆开了叠成小船形的纸条。

上面几行娟秀的小字。大概意思是说陈花椒没在教室,她害怕陈花椒去喊人报复我,让我放学跟着她还有19姐一起回家,最底下居然还有个小笑脸,我情不自禁的笑了,仰起头看向陈圆圆,不过她已经目视黑板开始认真听讲了,我想了想决定回复一句,记得答应我的事,结果悲催的发现自己不光没有书,就连笔都没有。

看看周围的同学,人家课桌上的书本都摞的跟小山似的,就我和王兴、胖子还有雷少强四个人的桌面上空荡荡的,雷少强比我们还强点,桌子上好赖铺了件羽绒服。

既然回不了话,我干脆把纸条揣进了口袋,趴在桌子上继续打瞌睡,至于陈花椒会不会喊人放学堵我,我一点都不担心,大不了就是让揍一顿。反正他也不敢杀了我。

大老板说过,这年头打架就是打钱,只要他敢碰我一指头,我就往地上躺,先报警再住院,完事后找机会敲狗日的闷棍,就像上回对付刀疤似的,一次性整的狗日得看到我就打怵。

我发现我这个人还真是属贱的,趴桌子上的睡眠质量比躺在床上还要好,胡乱琢磨着不到五分钟我就彻底睡着了。感觉没睡多大会儿,就被王兴给推醒了,我甩了甩发麻的胳膊,发现周围的学生全都往出走,迷迷瞪瞪的问他,放学了啊?

王兴干咳两声,指了指我前面,我抹了把在嘴边的哈喇子扬起了脸,结果看到19姐皱着眉头直盯盯的俯视着我,眼神中透漏出一股浓浓的失望,我赶忙借口说,老师我没睡觉,就是刚才眼睛有点疼,稍微闭了会儿,不信你问王兴。

王兴赶忙帮我圆场说。老师他真没睡。

19姐冷冷的注视着我,就像看一个陌生人,看了足足能有两三分钟,她嘴唇才微微蠕动说:“成虎你真让我失望,我原以为你本性不坏。只是缺少人管教,看来我真的天真了,你跟我说你和陈花椒没有矛盾,我就信以为真,没想到你说假话的本领这么厉害。而且你在社会上也算小有实力吧?亏我还不自量力的想要救赎你,既然你那么不想来补习,以后我都不会再管你了。”说完话她掉头就往出走。

一看这架势,我就知道完犊子了,肯定是政教处的那只老王八蛋告诉19姐的,如果单凭陈花椒一张嘴,19姐肯定不会信,我急急忙忙的追出去喊她,19姐理都没带理解我的。

走廊里的学生纷纷侧着脑袋看我。

我恼怒的指着他们骂了句:“看你们麻痹看!”

19姐听到我的咆哮声,回头望了我一眼,不过眼神里不带任何温度,看来她这次这是对我彻底失望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突然特别的难受,一直都盼着19姐别管我,可当她刚刚说出那句“以后我都不会再管你”的时候,我的心却好像是被刀子扎了一下难受,那种感觉就跟小时候眼睁睁看着我妈坐进别人的小轿车里一样的委屈。

我倚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发呆,王兴和胖子还有雷少强跟在我身后,不停的安慰我。

陈圆圆这时候背着书包从教室里走出来。走到我跟前小声说,成虎你别担心,老师只是一时着急,肯定是陈花椒在你背后说坏话了,我帮你劝劝她。

我没好气的白了眼她说。凭你的智商就别给我出谋划策了行不?

陈圆圆顿时不乐意了急赤白脸的问我,什么意思?

我转过去身子不去搭理她,趴在栏杆上往下眺望,望着19姐慢慢往出走,快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她回头望了眼教学楼,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就彻底离去了。

我的心直接跌入了谷底,忍不住“唉”的叹了口气。

陈圆圆仍旧站在我旁边墨迹,问我什么意思?

我烦躁的看了她一眼说,你能不能别跟我对话。我现在一个字都不想和你说,然后招呼王兴他们往楼下走,陈圆圆不依不饶的追在我后面,就和吃了复读机似的絮絮叨叨,问我到底什么意思?

我真被她磨的一点耐性都没有了。转过头淡淡的说,你自己回去抠着肚脐眼好好想想,林小梦为什么又黏上你,那个骚货无利不起早,你爸进去前就给你留下那么点钱,别傻逼呵呵的为了当好人全打了水漂。

陈圆圆一把拽住我胳膊,愤怒的说,赵成虎我没惹你吧?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

我甩开她手不耐烦的说,老子野生的,就这么说话,嫌难听你可以当作没听见。

陈圆圆的眼圈瞬间红了,骂了句“不识好歹!”就急冲冲的跑下楼,下台阶的时候,她不小心摔倒在地上,我本来还打算扶她一把的,后来转念又一想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撇清我俩的关系,省的越纠缠麻烦事越多,就狠着心从她跟前走了过去。

陈圆圆坐在台阶上“呜呜”哭了起来,声音很大的骂我,赵成虎,你混蛋!

我也没回头,径直往前走,走到学校大门口,我看到陈花椒带着八九个染着黄毛的小号鸡毛掸子蹲在外面聊天,当我们四个跨出门外的时候。那帮“鸡毛掸子”呼啦一下全站起来,气势汹汹的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侧头和哥几个说了一句:“待会他们要是动手,咱们就死磕陈花椒!打不死狗日的,今天也要让他蜕成皮!”

陈花椒冷着脸走到我面前,我们俩互相对视着彼此,几秒钟后陈花椒低头轻声说,三哥!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入伙饭,这几个全是我老家的兄弟,有的在别的班补习,有的跟着家里大人在批发市场做生意。

我长出了口大气微笑说,我寻思你准备K我呢,请吃饭啥的就没必要了,反正咱们的关系过完暑假就结束,不过我确实有件事想求你帮忙,不如我请你们吃饭吧。

陈花椒摇了摇脑袋认真的说,我这个人说话算数,虽然你用的方式很卑鄙,但输了就是输了,今年暑假我跟着你混,入伙饭就该我请。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说,兄弟你知道自己为啥搞不到对象不?

陈花椒愣了下说,自己长得丑,还嫌别人丑。

我“噗”的一下笑喷了,这位见多识广的“初五生”真特么的是神逻辑,我蹲在地上笑了好半天才说:“那只是客观原因,最主要是你太不会交流了,一天尽特么说实话,你知不知道实话比假话更伤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崭新的小轿车停到我们边上,“哔哔哔”狂按了两下喇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