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一筹莫展/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陈花椒正说话的时候,一辆崭新的小轿车慢慢滑动到我们跟前,“哔哔”的按了两下喇叭,显得特别烦躁。

我以为挡住人家汽车道了,赶忙招呼兄弟几个让开,结果我们往旁边闪出去两三米远,对方仍旧不消停,“哔哔哔”的响了不停,胖子牛逼哄哄的指着汽车骂了句:“按你麻个痹!家里死人啦?”

放到平常打死他也不敢这么狂,今天估计觉得我们人多,胖子说起话来嗓门也格外高,骂骂咧咧的吼了几句后,那小汽车熄火停了下来,从车里走下来两个穿着黑西服装的跟头熊似得墨镜男人。

两个男人没任何废话,走过来一巴掌把胖子给推倒在地上。蛮横的薅住雷少强就往车里推,雷少强吓得脸都白了,急急忙忙的朝我们大喊大叫。

胖子从地上爬起来着急忙慌问我,三哥怎么办?这事儿咱管不管?

陈花椒也招了招手,跟他一起的七八个“鸡毛掸子”顿时把小轿车给包围起来。

我看那俩壮汉长得都跟电影里演的保镖似的。虎背熊腰而且一本正经,胳膊都快超过我小腿粗细,寻思了几秒钟后说,寻思了几秒钟后说,等等再看看吧。

不是我不地道。主要我们跟雷少强实在不熟悉,从认识到现在还不超过一上午,我甚至连这小子具体是哪的都不清楚,为了他惹上一屁股骚属实很不划算,眼睁睁看着雷少强被他们拽进小轿车里。我们既没上去围攻,也没退散,就死死的围住那辆车,也算是种声援吧。

雷少强被揪进车里大概五六分钟,推开车门惊慌失措的跑了下来。脸色吓得白森森的,不住的整理自己被揪的皱巴巴的领口大喘气:“吓死爹了,敢情是找错人了。”

他从车里跑下来的时候,那辆黑色的小轿车就掉转车头开走了。

胖子关心的靠了靠他肩膀问,没事吧?

雷少强摆了摆手回答:“没事儿!狗日的们找错人了,可把小爷给吓坏了。”

我侧头看了眼雷少强总感觉哪有点不对劲,不过一时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礼貌性的微笑说,刚才可把胖子吓够呛,都准备捡砖头往上冲,还好你及时下来了,不然哥几个准备砸车了。

雷少强也是个神经大条,深呼吸两下后脸色基本就平复过来,搂住胖子的肩膀轻轻在他胸口怼了一拳头说,就知道你们最够意思,刚才那种情况都没走!今天下午肯定把我珍藏那两套无码的好玩意借给你。

胖子属于那种说他胖,他绝逼会喘两下的闷骚货,拍了拍自己胸脯贱笑说:“必须的,大哥统共就俩优点还都让你给发现了,看来咱们当兄弟那是命中注定的。”

雷少强愕然的问。什么优点?

胖子老脸一红,居然羞涩的低下脑袋,小声喃呢说,长得帅和讲义气。

雷少强果断的摇了摇头说,胖哥你还忽略了一个最大的优势,你脸皮也比平常人厚的多,从下河村镇中到三中,我一直觉得自己够不要脸,认识你以后我才知道,看来我还是太年轻。

胖子暴怒的推了他一下骂。滚!

经过刚才的小插曲,我们这些人也算熟悉了,那陈花椒虽然说脑子有点不好使,不过做人诚恳,刚才的举动足以证明他是个言而有信的爷们,看来到临县贩西瓜的事情可以跟他谈谈了,我抽了抽鼻子说:“走吧!找个地方喝两杯,咱们又帅又萌的胖哥请客!”

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县城中心走,每走出去两步,一辆呼啸的奔驰车迎面开了过来,堵住了我们的前路,县城里本身奔驰、宝马这类的豪车就很少,认识我们的就更少的可怜,我猜测应该是舞厅的大老板。

果不其然,当汽车停稳。驾驶座的车窗玻璃缓缓放下,大老板一脸微笑的探出来脑袋,冲我打招呼:“小三子,发展速度蛮快的嘛?第一天上学就弄到这么多兄弟?”

胖子乐呵呵的从旁边替我吹嘘,老板!这才哪到哪啊。我三哥今天把初二的几个补习班全都平了,现在从学校大门口随口喊一嗓子来个百八十号人丁点问题没有!

我一巴掌拍在胖子后脑勺上,舔了舔嘴皮干笑着走过去说,老板别听胖子瞎逼逼,您有什么指示么?

车里除了老板还坐了个中年人。那中年人大概二十出头,长相文质彬彬,身上穿件干干净净的白色小衬衫,只是眼眶和侧脸有点肿,一点都不像是混社会的,反而感觉是公司的白领或者是政府部门的职员。

大老板点点头,从车里掏出来一个黄色的信封递给我说,确实需要出趟警,本来我还想亲自带着你们过去的,看看你现在的发展势头我去不去都无所谓。信封背后有对方的电话号码,你这会儿喊上几十号小兄弟过去走个排面,剩下的钱晚上你来舞厅拿。

我没敢接钱,尴尬的说:“老板,我从哪弄几十号人啊?您别听胖子吹牛逼。我现在一共也就这几个兄弟,而且还有一多半不是我的人。”这话确实没扒瞎,陈花椒是答应给我当一暑假的小弟,可人家那帮跟班又没同意也跟着我混。

老板的脸色顿时变得有点难看,皱着眉头声音也冷淡下来说。小三你的意思是不行呗?

我犹豫了几秒钟,将信封接了过来,深呼吸一口说:“老板你放心,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甭管能喊多少人,今天我肯定帮你把事情办的妥妥的!”

老板这才转怒为笑,点了点头说:“信封里有三千块钱,事成之后还有两千,起因很简单,我有个在政府开车的小兄弟。女朋友劈腿被社会上个小流氓给睡了,那混子还把我兄弟给打了一顿,我这小兄弟为人老实,就拜托我帮忙,这事儿办的敞亮点。我保证以后的好处多得是!”

我看了眼副驾驶上坐的那个青年人,心想十有八九他可能就是事主。

我点了点说知道了,心里却惆怅的不行,听老板口气这事起码得出动几十号人才能镇得住场面,我们几个算是陈花椒的八九个跟班。就算再把林昆也喊上,满打满算还不到二十人。

老板拿出来鼻烟壶嗅了两下,狡黠的咧嘴一笑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就是吓唬吓唬而已。甚至根本不用动手,就看你会不会玩了。说完话他一脚油门踩到底,直接从我们身边开走了。

胖子满脸愧疚走到我跟前小声说,三哥我不是故意吹的,就是刚才没刹住车。

我摆摆手挤出个笑容说。没事儿!我再想想辙。

王兴说,要不待会我到林昆家喊他一声吧,多个人多份力量。

我叹了口气说,不用!老板的意思是让喊几十个人,多一个两个的没区别。昆哥过完暑假要去市一中念书,这种事儿以后尽量别牵扯他。

胖子他们几个都问我咋办?陈花椒很仗义的说,实在不行他去批发市场喊点帮手过来,我沉思了几秒钟后笑了。

我翻过信封看了眼背后的电话号码,管胖子要过来手机。拨了过去,电话是个男人接的,我问他是小刀不?

那人说话口气特别嚣张,问我是不是什么浩(我没听清楚名字)找来的帮手,然后骂了很多难听话,问我是不是想出头,想出头可以约个地方地方摆摆阵势。

我静静的听他骂完,然后问他,你找人需要多久?

对方愣了一下,说一个小时足够了。

我说,这样吧,给你一个半小时,你喊人,完事你挑地方,我们见面谈,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挂掉手机,哥几个再次凑到我身边问我,是不是想到办法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搂住王兴和陈花椒走到旁边交代了他们几句,然后把信封里的钱递给王兴,让胖子和陈花椒交换了下手机号,告诉他俩都搞定了以后给我打电话。

陈花椒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最终咧嘴笑了,冲我翘起大拇指说:“输给你,一点都不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