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大金链子,大手表。/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傻愣愣的看着苏菲,心里直嘀咕,我特么是来表白的,咋变成被倒表白了,这个亏坚决不能吃,我猛地一把搂住苏菲,朝着她的小嘴就狠狠的啄了一口。

为了避免被打死,亲完她之后我就拔腿就往楼口跑,一边跑一边喊叫,老子可给你盖上印了。以后你就是朕的人,朕发誓要为你打下一份偌大的江山。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从七楼的精神科逃出来的,因为跑的太亢奋,没注意看前路,脚脖子崴了下我一不小心从台阶上给轱辘了下去,手皮磨破了,脑门还给蹭出来一条大口子。

苏菲从后面喊我,我也没敢回头,爬起来就往医院大门口冲。

风驰电掣的蹿回人民路,一路上我都有种要飞翔的感觉,心里头好像有头小鹿在乱撞,那种欣喜的感觉根本没办法用语言形容上来,看到路上的行人我总有种想挑衅的冲动,老子现在可是有对象的人,你们有么?

陷入恋爱中的男人。智商近乎为负,我越来越相信这句话。

我前脚刚进歌舞厅,兄弟几个后脚就跟着进来,王兴呼呼朝我喘着粗气说,三子你可真特么牛逼。我们坐三奔子愣是没撵上你,你丫晚上吃的风火轮吧?

我搓了搓鼻子嘿嘿傻笑两声,问王兴:“我跑以后苏菲说啥没?”

王兴点点头,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两下笑着说,菲姐说你死定了!让你提前到花圈店给自己定个音乐骨灰盒。

我刚要继续问他。杨伟鹏从楼上跑下来跟我说:“三哥,大老板找你。还说让你带着兄弟们都上去吧,他在288等你。”

我疑惑的问他,大老板怎么知道我来了?

杨伟鹏胆怯的往后倒退了两步,小声说,咱们更衣间的窗户口可以看到楼下,大老板让我在窗口看着你来,三哥您也别生气,我也是听命令办事的。

我“嗯”的点点头,没有难为他,他其实也不容易,自从上次偷更衣间的事情发生后,鱼阳只要气不顺的时候,都会对他拳打脚踢一顿,轻的时候蹬两脚,重的时候拎起来啥拿啥打,杨伟鹏左边的腮牙就是这么掉的。

只是我想不明白,既然从这儿上班这么受委屈,他为什么不干脆换份工作,或许这地方还有别的东西吸引他吧。走上二楼在更衣室门口碰上鱼阳,我们互相点了点头,我领着哥几个敲了敲288房间的木门。

大老板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进来吧!”

288属于我们二楼最豪华的房间,不光可以打麻将、推牌九,还有两张大软床和室内的卫生间,老板此刻一个人正饶有兴致的拿麻将牌“叠罗汉”摞了差不多能有半米多高,我们进门的时候,他正好又将一张牌放到最上面,可能是没放稳,半米多高的麻将牌“呼啦”一下坍塌了。

老板“啧啧”摇了摇头叹口气说。还是根基不稳啊,起的快塌的也快。

我们几个都没吱声,老板像尊弥勒佛似的笑嘻嘻挨个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指了指床上的一沓现金对我说:“小三,这趟活儿你们办的很完美,不光替我小兄弟找回来面子,还挣了八千块钱的医药费,我很满意!”

我谦卑的鞠躬说,老板满意就好。

老板抓起床上的把那沓现金递给我说:“待会给兄弟们分了吧,出来混除了要讲义还得讲利,对上面要忠,对下面得好,才能拼到更多钞票!”

我没有任何客气,直接把钱接了过来,这笔钱按照我的计划。老板肯定会给我一半,不过没想到他居然全都给了我,这样说来,那个找他帮忙的青年肯定给的好处更多。

老板好像猜出来我心里的想法,笑着说。我告诉你这趟出警,我其实一毛钱都没捞到你信不?

尽管心里不相信,但是面上必须得装出来,我点点脑袋说:“信!”

老板拍了拍我肩膀说,眼光要长远。今天找我帮忙的那小伙子是你们县城开发办主任的司机,开发办你知道是干什么的么?城市的建设和改造都归他们管,不要小看司机这种人,一个司机半个儿,算了。现在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懂,慢慢你就明白了。

我点了点头,拍了记马屁说,老板英明!

老板一屁股崴到床上,一手抚摸着脖颈上的大金链子,一边上下打量我几眼说,小三你好像对我今天的态度不太满意?

我匆忙摇摇头说,绝对没有。

老板长出一口气说,现在放暑假了,你那几个小兄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干的话,可以叫他们晚上都过来帮忙,工资就按照一个月五百算,两个月一千块钱,绝对够你们开学浪一阵子的了。

我心说要坏事。老东西居然盯上他们几个了,赶忙开口要拒绝,谁知道王兴和胖子嘴巴比我还快,直接鞠躬说了句:“谢谢老板!”陈花椒和雷少强反应稍稍慢了半拍,也异口同声的鞠躬说,谢谢!

老板满意的点点头说,你们先出去熟悉一下环境吧,我跟小三再聊几句。

等他们离开后,老板态度很和蔼的让我坐到他旁边,递给我一支烟说,我知道我今天语气不好,让你心里多少产生了一点意见,这话我只跟你解释一遍,在人前的时候,我的话就是命令,不管你做到做不到,都不能对我摇头,除非有一天你和我平起平坐。

我说,我真没啥意见,但是却牢牢记住了“平起平坐”四个字。

老板咬着烟嘴说,什么都不知道却要装知道的人不可怕,什么都知道却非要装不知道的人最恐怖,我希望咱们爷俩以后可以开诚布公,你跟我混饭吃,我一定能让你吃的白白胖胖。

我点点头说,明白!心里却骂了句,开诚布公?老子到现在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开你奶奶个哨子的诚,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对老板潜移默化的有了意见。导致后面的很多事情变得不可控制。

老板抽完烟后,从手包里又掏出来一小摞钞票递给我:“这两千块钱是你自己的,之前我答应过你,事成之后会给你另外一半。”

我站起来再次朝他鞠了一躬说,谢谢老板。

老板无所谓的笑着说。揪出来自己脖颈上的金链子说,你知道为什么混社会的人都喜欢戴条链儿么?

我心说“为了装逼呗”还能有啥,当然脸上肯定要装出来懵懂的样子。

老板解释说,咱们捞偏门的时常要面临跑路的风险,而黄金和名表是最容易套现的,等你手头宽裕了,也给自己买条链子备着,指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我诚心实意的点点头说,记住了,也正是因为他的这句话,后来保住了我一条小命,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又跟老板闲聊了一会儿后,他让我出去上班,临走的时候他告诉我近期会离开县城一段时间,让我遇到什么搞不定的困难可以给他打电话。并且给我写了小纸条,却始终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

走出房间,哥几个正聚在楼道口有说有笑的打闹,杨伟鹏一脸的无奈的站在旁边,鱼阳根本没理这茬。一个人悠然自得的躺在更衣间里看小说,我咳嗽两声说:“哥几个,丑话我放到前面,咱们是兄弟,可既然从这儿上班。就得遵守舞厅的规矩,一个月五百块钱的工资,不是让兄弟们跑这儿来聊天打屁的。”

我这话说的有点重,可是还必须得说,总不能让老板戳着我脑门说,花钱养了一帮废物!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我是说给鱼阳和杨伟鹏听的,这俩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故意到老板那去叨咕我们啥。

哥几个尽量心里不快,但都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我冲杨伟鹏说:“伟哥,你帮忙找几身工作服,然后领他们熟悉下环境吧。”

杨伟鹏点点头,跑进了更衣间里,这个时候猛地就听到一楼大厅有个小姐喊我名字,小三哥,有美女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