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金刚林恬鹤/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楼下小姐喊我有美女找,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苏菲来了,着急忙慌的往下跑,走到一半的时候,我马上意识到绝对不可能是苏菲,苏菲她妈一个人在医院,她根本脱不开身,那会是谁呢?

我收起贱嗖嗖的笑容,揉了揉脸双手插着口袋慢悠悠的晃了下去,等我走到大厅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立马皱起了眉头,我没想到林小梦这个阴魂不散的骚货又来了,而且她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带着陈圆圆、刘晴和曹小艾。

我说,你们怎么跑来了?这话我是冲刘晴、曹小艾说的,直接忽视了林小梦和陈圆圆。

刘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艾今天过生日,我们吃完饭小梦说你这里可以唱歌,所以就跑过来了,会不会给你找麻烦啊?”

我笑着说,没事儿!待会我帮你们安排个好点的房间。

前段时间歌舞厅刚刚装修过,现在除了把舞池翻修装潢了一遍,四周还建了十多间小型的包厢卡座,每间包厢里都有一台电视机和DVD,可以唱歌,隔音效果也不错。现在回想来应该是早期的KTV雏形。

我冲曹小艾笑嘻嘻的开玩笑说,今天过生日啊?真不够意思,都不敢喊我们这帮哥们一声,待会我让胖子买你生日礼物去。

曹小艾赶忙解释说,晚上她们在她家吃的饭,都是女生,所以没好意思喊我们,陈圆圆“哼”了一声,故意把脑袋转向别处,瞧架势还在为我放学说的那些话生闷气,知道她就这幅死样子,我也没搭理她。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让认识的人到歌舞厅来玩,我从这儿上班,对里面的环境再了解不过,这地方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那时候的歌舞厅就和现在的夜场酒吧一样,尽是些混子、不良男女的集中地。

可几个女生既然主动找上门了,我又不能不帮着安排,带她们找到一楼的大厅经理要了间中型的小包房,又送了几瓶饮料和果盘,我才拍拍手离开。

一楼和二楼虽然名义上都属于歌舞厅,可是却归不同的人管。我们二楼的负责人是鱼阳,之前就我们仨人,我和杨伟鹏干活也主动,他基本上很少唠叨,一楼的大厅经理叫小宝,我们通常喊他宝哥,是个很会左右逢源的人,刘祖峰看场的时候他就是经理。现在换成刀疤,他仍旧还是经理,手段可见一斑。

从大厅里给我给一楼的大堂经理发了支烟说,谢了啊宝哥。

小宝笑眯眯的摆摆手说,不用,都是自己家人,有啥谢不谢的,闲唠了几句后,我就挥挥手上了二楼,换上工作服的几个兄弟看起来还挺精神的。整整齐齐的从楼道口站了两排。

我告诉胖子和王兴,刘晴他们来了,哥俩跟吃了过期春药似的,一蹦三跳的蹿下楼道,鱼阳靠在更衣间门口叼着烟,阴阳怪气的朝我勾勾指头说,三子你来一趟。

我跟着他走进更衣间,顺手把门给关上,鱼阳也算能沉住气,坚持到现在才喊我,我微笑的问他:“怎么了?鱼总?”

鱼阳一屁股崴到长椅上,咬着烟嘴说,兄弟你未免有点太着急了吧?就说想改朝换代,好歹提前也跟我说声,你这呼呼啦啦的弄过来一大帮人上班。是啥意思?

我赶忙解释说,你想多了,我们真没想换什么代,就是放暑假了,哥几个闲着也是闲着。我想带他们挣点零花钱,你把心收进肚子里,二楼经理还是你的,就算大老板让我干,我都肯定不会干。这点我可以发誓。

鱼阳看我表情挺认真,缓和了口气说,三子其实当不当这个JB经理,我真无所谓,我在乎的就是你的态度。一直感觉你这人不错,而且又跟我堂哥有关系,想着咱们可以当兄弟处。

我拍拍胸脯说,必须的啊,咱们不是一直都是兄弟么?

鱼阳这个人性子冷漠,但像个大孩子,有啥心事儿都挂在脸上,说实话这种的人很适合当朋友相处,而且我确实也没心思从舞厅里混的出人头地,现在我一门心思就想着倒腾西瓜的事情。

别说大老板没开口让我负责。就算他张嘴,我肯定也不答应,当经理就意味着要把更多的时间绑在歌舞厅,对我而言不现实,过几天我指不定还得请假到临县。到时候鱼阳就是块挡箭牌。

矛盾解开了,鱼阳从兜里掏出来包二十多块钱的“黄鹤楼”抛给我说,别说我不够意思啊,待会给你兄弟们分下,我这个人不太爱说话。省的哪说的不对惹人烦,咱们还跟以前一样,干好自己的事情,我不好逼叨。

我双手抱拳作揖说,谢谢我鱼总。

我俩正闲唠嗑的时候。杨伟鹏和一楼的大厅经理“咚”一下推开房间门,焦急的跟我说,三子你哥们从舞厅跟人打起来了,快下去看看吧。

我“腾”一下站起来,撒腿就往一楼大厅跑,隔着老远就听到胖子扯着嗓门骂街,舞池里闹哄哄的一片,很多男女青年兴奋的围在四周看热闹,我问小宝:“宝哥,有人从场子里闹事,刀疤怎么不在?一楼看场的人呢?”

小宝苦笑一声说,五分钟前刀疤哥跟着大老板出去办事了,咱们舞厅现在一个看场的人都没有。

我骂了句“操”,推开挡在前面的围观人群,硬挤了进去。舞池的正当中王兴捂着脑袋蹲在地上,鲜血正“突突”往下流,刘晴、陈圆圆几个女生正焦急的围在他跟前。

胖子、雷少强和陈花椒正跟一个身板高大的家伙推推嚷嚷。

那个长得又高又壮的混蛋看起来很眼熟,有点像之前我们在初三教室见到和林小梦干那事的家伙,

鱼阳也挤进了人堆里,看了眼狗熊似的少年,皱着眉头说:“林恬鹤这个逼怎么来了?”听他口气有点意外还有点忌讳。

我说你认识他啊?鱼阳点点头说,我们这一届的,外号金刚,以前打过几次架,这狗逼会武术!

我“嗯”了一声,看了看四周,随手拎起个酒瓶子就冲了过去,别说他会武术,他就是会飞,今天打了王兴,我也要弄废他。

我人还没到,手里的酒瓶就已经甩了出去,不过准心太差,酒瓶子从那家伙的脑袋上就飞了过去,我指着他骂了句“草他马的!干他!”

胖子他们听到我的声音,也不推搡了,直接围起来那小子开踹,那家伙确实确实有两下子,一打三,根本不吃亏,一肘子怼开胖子,大胳膊一挥单手搂住陈花椒的脖颈就甩到地上,雷少强长得矮小,身法也灵巧很多。躲过这家伙的攻击。

我这个时候也冲到了他们跟前,抬腿就往他裤裆上踹,林恬鹤一手捏住我的脚腕用力往自己怀里一拉,我身体失去重心一下子被拽倒在地上,这个庞大的家伙抬腿就往我胸口踩。我吓得赶忙伸手挡。

雷少强不知道从哪捡了根铁管,“我去尼玛的!”跳起来照着林恬鹤的后脑勺就砸了下去,林恬鹤被他砸了个踉跄,踩着我的肚子就跌坐在地上,雷少强不依不饶的攥着铁棍往他身上狠抽。

我和胖子趁机爬起来,跑到旁边抓起把椅子砸牲口似的往林恬鹤的身上猛招呼,打了三四分钟,鱼阳和小宝拽住了我,鱼阳一边搂住我,一边凑在我耳边小声说:“别冲动,金刚惹不起,打两下就算了,真出事儿谁也保不了你。”

我被打出了真火,喷着唾沫骂:“他是脑袋上长角了还是JB上长牙了?为啥惹不起?”我推开鱼阳,举起椅子又狠狠朝林恬鹤脑袋上砸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