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吃一堑长一智 【为妖傀的玉佩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一堑,长一智

19姐从派出所门口说教了胖子他们几句后,就和陈圆圆还有那个青年一起坐进了路边停着的辆“桑塔纳”轿车里,那个男子之前我就见过,上次我被何磊群殴,就是他把我送进医院的,应该是19姐的对象或者追求者。

等普桑车开远,我才从阴影处里走出来,朝着哥几个挥挥手喊叫。

兄弟几个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我问他们没挨揍吧?

胖子拍了拍胸脯说,必须的嘛!也不看看谁带队,胖哥我什么身份什么地位。能让弟兄们吃亏?

雷少强撇撇了嘴巴揭穿说,也不知道谁一进审讯室,吓得蹲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哭哭啼啼的一个劲儿跟人警察求饶。

胖子一拳怼在雷少强胸口上。红着脸辩解:“你懂个篮子,大哥那叫打感情牌,咦?三哥你脸怎么了?是不是林恬鹤那个逼养的干得?”胖子猛然间发现我红肿的面颊,揪住我衣裳问了起来。

他一出声。其他兄弟也全注意到了,纷纷聚在我周边嘘寒问暖,叫嚣着要去抄了林恬鹤他家,那一刻我心里真是充斥着满满的感动,感觉自己的几巴掌没白挨,冲着哥几个摇摇头说:“人生路还长,不定谁辉煌,谁这一辈子不得磕磕绊绊,谁这一辈子能如履平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问胖子,到底是林恬鹤松口了还是19姐找人保释的?

他们几个也不清楚,只知道正从审讯室里蹲着,警察告诉他们可以走了,出来的时候就看到19姐等在外面,我心想八成是林恬鹤撤销案子了,要知道他老子可是我们县委的二把手,不亚于土皇帝级别,19姐一个刚毕业的初中老师哪可能有那么大面子。

不管怎么说一个女老师大半夜能为了几个渣子学生特意跑到派出所,光是这份德行和操守,就比我们学校那帮什么班主任、副校长高尚的多。

我们一帮大人眼中的不良少年齐头并肩横走在大马路上,我把林恬鹤的事情跟他们简单讲了讲,哥几个听完后义愤填膺的挥着胳膊吼叫“开学就跟丫干!”

我点点头说,干是肯定的!不过咱们吃一堑长一智,干之前先把两个贱人收拾掉!然后趁着暑假好好的挣点钱。开学哪怕招兵买马手里也有资本!我这话其实是说给陈花椒听的,关于贩西瓜的事情,他迟迟没有同意。

王兴脑门上的伤口已经疤,阴沉着脸问我,先整林小梦还是刀疤?咱们什么时候开整?

我想了想后说:“先吃点东西,让我考虑考虑,整也是先从林小梦开始,刀疤那个损逼估计现在躲起来了!”然后我们找了家路边的“大排档”要了点小笼包和方便面。一边吃我一边盘算。

既然打算好好整整林小梦,以前我和胖子半夜砸她家玻璃的那种小把戏肯定不值得一提,可是怎么样能既隐藏身份,还让林小梦害怕,最后是吓得滚出县城呢?我绞尽脑汁的琢磨着。

猛然听到大排档的老板娘嘟囔老板:“你会不会生火啊,煤那么湿就往炉子里扔,噼里啪啦的真吓人!”

我脑子里突然跳出个想法,吸溜了两口方便面汤后问兄弟几个。你们谁知道哪有卖鞭炮的?

陈花椒说,批发市场上就有卖的,也是他们老乡再卖!

我满意的点点头说,那咱们明天就给林小梦来个百花争鸣,连续玩几天,花点钱图个乐呵,怎么整刀疤我也想好了。

从大排档出完饭,哥几个商量好明早在学校门口碰面,就分道扬镳了,陈花椒在批发市场的一个亲戚家里住,雷少强支支吾吾的说他也有地方睡就和陈花椒一块离开了。

只剩下我和王兴、胖子仨人,胖子很臭屁的拍了拍自己足足能有34D的大胸脯说:“关键时刻还得看胖爷的吧?跟着胖哥走,吃喝玩乐全都有,幸亏我家老爷子帮我租了间房子,不然咱们今晚上得露宿街头。”

胖子新租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是一栋二室一厅的温馨小屋,只不过屋里的味道实在有点让人惨不忍睹,打开门一股子脚臭气夹杂着馊味扑鼻而来,呛得我差点吐出来。

胖子一拍大腿骂了句“我勒个大槽,跟你们跑了一天半忘了正经事!麻痹的。当初我爹给我租下来房子怕我一个人孤单,就给我买了条小狗,那狗崽子肯定饿死了。”

我和王兴捂着鼻子走进小屋里,看到满地都是一妥妥的狗屎。茶几上、客厅里,甚至沙发上全都是一片片的云彩团,听到开门声,厕所的方向马上传出几声奶声奶气的狗叫。一只白色的小狗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

胖子欣喜若狂的抱起来小狗,放在嘴边亲了一口“小磊子,来给爸爸亲一口!卧槽,怎么一股子屎味儿。你丫这两天靠什么活下来的?”胖子“呸呸呸”吐了两口,搂着小狗就走进了厕所,几秒钟后我听到胖子发出“呕..”的呕吐声。

出来以后胖子死活不肯再抱小狗,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胖子之前拉完屎忘记冲厕所,而那只叫小磊的狗崽子也陪伴我们走过了好几个春夏秋冬,见证我们人生中最生涩最纯粹的豆蔻年华,也正是因为它,胖子才有后来的彻底改变。

我们仨人把屋里简单打扫了一遍。就坐在沙发上开始唠嗑。

胖子他爸肯定也清楚自己这个儿子是个能躺着绝对不会坐着的懒货,客厅的沙发特别宽大,几乎可以当床使唤,我躺在沙发上琢磨了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问王兴:“你怎么看陈花椒和雷少强?”

王兴想了想说,陈花椒年龄虽然比咱们大,不过心理其实挺幼稚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应该可以当哥们处,雷少强油嘴滑舌,感觉和胖子有一拼。

胖子正在帮小狗刷牙,听到这话后。从厕所伸出脑袋说:“雷少强可不简单啊,刚才从派出所蹲着,咱们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唯独雷少强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东张西望,甚至还敢跟警察逗嗑!”

我点点头说,我也感觉雷少强很神秘,说不上来那种感觉。有时候就觉得他看咱们的眼光像看小孩子过家家,比如今天晚上在舞厅干仗,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他偷袭林恬鹤那一铁管子完全是奔着要命去的,只是半空中收了力。

哥几个随意闲扯着,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后半夜,胖子抱着“小磊”哈欠连天的滚回卧室睡觉,王兴和我就在沙发上凑合。没多会儿就听到两人就发出响雷死的呼噜声,我望着窗外已经泛起的鱼肚白,又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巴掌印,轻声喃呢:“老子一定要血债血偿!”

猛不丁瞅见客厅墙上。胖子和他爸的合影,我心里一阵刺痛,又想起来还蹲在牢里的我爸,也不知道我爸现在咋样了?有没有被人欺负。看来一定要加快挣钱的步伐,明天想办法说动陈花椒,尽可能快的挣到属于我自己的钞票。

早上九点多钟,我踹醒胖子和王兴,从楼下吃了点早饭,胖子怕“小磊”饿着,花十块钱把狗寄放在早餐铺子,我们仨人肩膀搂着肩膀的朝学校走去,学校大门口陈花椒和雷少强早早的就蹲在那里等我们。

陈花椒不知道从哪弄来辆三轮车,朝着我们坏笑道:“待会拉炮用!我估计三哥今天买的炮绝逼不会少!”

我朝他竖起大拇指说,必须的!今天咱们要给林小梦一个能够铭记一生的美好回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