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不三不四的朋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报复林小梦的行动肯定不能白天干,为了不让这个骚货怀疑,我说,咱们白天该上课上课,不能因为个女人荒废学业,其实说这话我自己都觉得脸臊的慌。

陈花椒一脸牛逼的招招手喊:“上车,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车神!”我们四个雄赳赳气昂昂的跳上小三轮骑进了学校,就是苦了蹬车的“车神”,没走几步就累的跟什么似的直吐舌头,不少学生和老师全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们。

那时候也没觉得多丢人,只认为能引起别人注意是件很拉风的事情,如果不是门岗大爷阻拦,我觉得陈花椒能驮着我们一直冲到教学楼底下,把小三轮停到车棚里,王兴说:“距离上课还早。不如咱打会儿球去呗?”一帮人又兴冲冲的跑到篮球场上。

蹭别人球玩的3V3斗牛,我和胖子、雷少强两个弱鸡一组,打了几圈就输了,滚到篮球筐底下休息,胖子这货是真不嫌脏看到球架下有条毛巾。拿起就擦汗,擦完汗还呼扇呼扇的扇风,雷少强坏笑说,给我也扇扇呗?

胖子鄙夷的撇了撇嘴说,给我二十块钱,我能毛巾给你抡的像电风扇。

雷少强一顿无语,靠了靠我胳膊指向校园说,那是不是傻逼金刚啊?

我顺着他的指头看去,见到林恬鹤带着几个人牛逼闪电的从学校外面走进来,这逼鼻青脸肿,脑袋上还扣着网状的纱布(我叫不上来具体名字)昂首挺胸的迈着“王八步”直接朝球场上走过来。

我心说狗日的长得五大三粗,抗揍能力竟然也这么强悍,这要是换成我昨天让那么暴打,铁定得从病床上躺上十天半月,没想到他睡一宿就好像啥事没有了。最主要的是他的智商完全和体格子不成比例。

林恬鹤完全是奔着球场,或者说是冲我们来的,人还没到,就嗓门洪亮的挑衅:“哟,你们几个菜逼还会打球呢?要不要一块玩会儿?”

王兴仰着脑袋说,打就打!谁屌谁!

看了眼他身后的五六个少年,长得都很壮实,我寻思这王八蛋肯定不是单纯想打会儿球那么简单,上去搂住王兴和陈花椒朝着林恬鹤微笑说:“我们认怂,打不过你,您慢慢玩!”

林恬鹤和那几个跟班冲着我们一阵嘘声“垃圾、窝囊废!”

不理会这逼的故意挑衅,我硬拽起王兴他们往教学楼走,回到教室王兴不服气的问我,为什么不打?你看他那屌样,就感觉天老大他老二似的,狂的简直没边了!

我吸了吸鼻子说,如果打球的时候他故意撞你两下,或者喷脏话,咱们肯定跟他干起来,可问题是一旦动手绝对讨不了任何便宜。被人揍一顿不说,再让拽进政教处更JB麻烦。

胖子气呼呼的说,那咋办?总不能以后看到他,咱就远远的躲开吧?

我点点头说:“暂时先装孙子吧!”让人踩着脑门拉屎,这种感觉别说兄弟们不爽,我心里更不舒服,可在没想到好的办法之前确实不能硬碰硬,原本以为林恬鹤是个独行侠,就算真开干,我们五打一。讨不上便宜可也吃不了亏,现在看来狗日的手里居然也有人。

雷少强仰着脑袋看头顶上的电灯棍,沉默了几秒钟后说:“天若让其亡,必先让其狂!先给他狂一阵子,最好让丫觉得咱们是窝囊废,越窝囊越好,他越不把咱们放眼里,等报复的时候耳光子扇在他脸上越疼!”

胖子贱嗖嗖的“啧啧”说,没看出来小强子还有这文采呢?刮目相看啊!

雷少强挖了挖鼻孔撇嘴说:“这才哪到哪啊,你强哥会的多了。什么胸口碎大石,菊花开瓶盖,脚踩电灯泡,单手拎井盖,你敢想的我都会,要不是早上没喝酒,我能吹到你怀疑人生!”

“噗..”我们几个人全都被这对二货给逗喷了,刚才碰上林恬鹤的郁闷心情顿时被一扫而空,我特地多看了两眼雷少强,他朝我咧咧嘴说,我妈说过心情压抑的时候自己得会逗自己玩,不然斗志肯定受影响。

我笑着说,阿姨不简单啊?

他哈哈一笑说,从小我妈就跟我说不能交不三不四的朋友,所以我的哥们都很二。

我顿时一脑袋黑线,就是这货嘴里吐出来象牙,三两句话就又把我给绕进去了。

没多会儿上课铃响了,第一堂课居然是19姐的,19姐扫视了我们几个一眼,直接开始讲课。仰头看黑板的时候,我这才察觉为什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敢情今天陈圆圆没来。

按理说不应该的,陈圆圆这种品学兼优的尖子生基本上不会无故缺课,难不成是她生病了?我瞄了一眼陈圆圆空荡荡的座位,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上这种补习班,老师几乎不会管你干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扰乱课堂秩序,你爱睡觉睡觉,想吃东西吃东西。他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19姐刚开始时候还会拍拍讲桌提醒,可下面的学生完全视若无睹,仍旧该干什么干什么,可能看19姐脾气好。又是个女老师,有几个胆子大的男生居然叠起了纸飞机,在教室里来回飞,把19姐气的眼圈都红了,“咣”一下将教科书砸在讲桌上。

班上的同学全都吓了一跳。不过也就安静了几秒钟,一个个又闹腾起来。

王兴靠了靠我胳膊问,管不?

我想了想,直接站起来,朝折腾最欢的那个高个子男生走了过来。过去的时候,我顺手从别的桌上拿起个文具盒,走到那男生跟前,抄起文具盒就狠狠的砸在他脑袋上,指了指地上的几个纸飞机说:“给我全捡起来。然后给老师道歉!”

19姐赶忙从讲台上跑下来推开我说,成虎你要干什么?

那男生还有点不服气,胖子、王兴,陈花椒和雷少强“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我指着男生的脑门说:“你可以不捡。课堂上老子说了不算,可下课铃以后我他妈说了就算!”

男生胆怯的点点头,把地上的飞机挨个捡起来,走到19姐的跟前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19姐铁青着脸,瞪着我说:“成虎,你要是还把我当成老师,就马上回座位去,你们几个也一样。”

我点点头朝19姐鞠躬说,对不起老师,我们影响课堂秩序了。自觉出去罚站!然后拔腿就往门外走,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我回头指了指一帮鸦雀无声的学生说:“别的课我不管,以后谁他妈如果再敢上英语课捣乱,放学给我等好了!”

我们五个直刷刷的一横排靠着墙壁罚站。我竖起耳朵听教室里的动静,果然经过刚才的事情后,屋里变得安安静静,只能听到19姐标准的英语朗读和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的声音。

陈花椒朝我竖起大拇指小声说,三哥纯爷们!

我坏笑着说。那你愿不愿意跟这么纯爷们的三哥合伙倒腾西瓜?

陈花椒沉思了几秒钟后,比划了个OK的手势说,妥妥的!昨天见识了你的阴险,今天看到你的仁义,你这种人肯定不会忘恩负义的,待会下课我就给我二叔打电话,让他用最便宜的价钱先给你拉几车西瓜,不过不能赊账,另外货车和运费你自己结算。

我惊呼道,卧槽!敢情你丫就是个西瓜大户啊?我说为啥老是推三阻四的不愿意答应我。你放心这事儿如果成了,我每挣一块钱里有你两毛的好处费。

少年人喜欢幻想,还没开始挣钱就开始琢磨有钱以后怎么挥霍,闲扯着下课铃声就响了,我们几个马上闭嘴肃穆的站直身体。就跟等待首长检阅的士兵一样。

19姐从教室出来,看了我们几个一眼,忍不住捂嘴笑了:“行了,别装了!”然后走到我面前小声说,成虎谢谢你!

我反倒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口说了句,多大点逼..弊端!幸亏及时刹车,19姐白了我一眼轻声说,圆圆今天去看守所探监了,她爸好像明天要转到市里的监狱服刑,中午到我家吃饭吧,顺便安慰安慰圆圆,你们是一个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