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你真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明说是要大采购的,结果“司机”陈花椒愣是把三轮蹬到了批发市场上,都是大小伙子也没啥穷讲究的,半路上我们就商量好了,要整个统一服装,上身黑色的紧身T恤,底下迷彩短裤,白色板鞋,如果有时间再去弄个统一的发型。

县城的批发市场是个很神奇的地方,这里什么都有卖的,有新鲜的蔬菜瓜果,也有服装百货,我听陈花椒说,甚至还能买到电棍匕首,别看我们都是本地人。可对批发市场还真没有陈花椒这个外乡人熟悉。

批发市场名字虽然叫市场,其实总共有三四条短街,特别的热闹,为了避免太显眼,临近市场的时候,陈花椒就把三轮车放到一个熟悉的老乡店门口,带着我们走进了卖服装的那条街。

不到四五米宽的街道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陈花椒直接带着我们走进靠近中间的一间店里,用他们老家话很熟络的跟店主打招呼。店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感觉对陈花椒很恭敬的,热情的找出来七八种款式的黑色短袖和迷彩短裤让我们选。

我选中了一件纯黑色的T恤和白色的迷彩短裤问大家的意思,其他人都没啥意见,唯独胖子苦着脸比划了两下嘟囔:“裤衩没问题,可衣裳我实在穿不上啊。”

店主拿剪刀把衣服的下摆剪出来两个小缺口,胖子才勉强可以套在身上,不过勒的身上的赘肉一条一条的,像个粽子成精了似的,特别喜感。

结账的时候。老板只收了我们不到五十块钱的进价,看来陈花椒的面子真心挺大的,有些事情他不愿意说,我们也不方便主动问。

就这样我们五个上身黑色T恤,下身白色迷彩短裤出现在了大街上,怪异的组合再次成为街上行人注意的焦点,用现在的话说,我们当时就是“非主流”,搞定了衣服和短裤的事儿,我问陈花椒去哪买鞭炮。

陈花椒神秘的咧嘴一笑说,不急!反正也翘课了,不如咱们从市场上好好逛逛呗,说不定能买上点啥稀罕玩意儿呢。

直到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地摊上,我才知道这货嘴里说的“稀罕玩意”是什么,批发市场上居然真的有卖电棍和匕首的,除此之外那地摊上还摆着拳指、甩棍和砍刀。

王兴一眼就相中了一把像狼牙似的拳指,爱不释手的套在指头上来回比划,胖子和雷少强也跟风的拿起一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花了四十多块钱买了五把拳指。

雷少军眯缝着眼睛说。外力不足武器凑,下次再跟林恬鹤那帮人碰上,咱们戴上这玩意儿,保管一拳头怼狗日的林恬鹤一个血窟窿。

我提醒哥几个,这些东西平常千万不要拿出来,让学校知道就是大事。

又从市场上溜达了好半天,又买了几顶鸭舌帽和口罩,陈花椒推着小三轮领我们买了小半车的鞭炮和烟花,这次的采购任务基本上结束,看看时间还早。我们慢悠悠推着三轮往林小梦家出发。

一直磨蹭到下午六七点,天色渐渐泛黑,我招呼哥几个戴上鸭舌帽和口罩把三轮车上的炮竹卸下来,先从林小梦家的大门口挂了好几盘五千响的鞭炮,然后又在她家外面横摆了几箱烟花,简单分了下工,一切都准备好以后,我们一人点上一根烟。

我朝胖子微微点点头,胖子捏着鼻子怪腔怪调的从门外喊:“林小梦,小梦在家不?”

林小梦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谁啊?”

听到正主在家。我邪恶的咧嘴笑了,和王兴同时举起手里的砖头狠狠的就砸碎了她家的窗户玻璃,吼了一声:“开干!”

雷少强速度飞快的点燃一串鞭炮,陈花椒和胖子分别点着一支二踢脚扔手榴弹似的透过窗口丢进林小梦她家里,噼里啪啦的炮竹声,伴随着屋里人的尖叫顿时划破了小巷子的寂静。

林小梦她家有几个人想要冲出来,可是被门口的鞭炮给挡住了去路,不得不再退回去,我和王兴也兴奋的点燃二踢脚往屋里和院子里扔,一时间鞭炮齐鸣,爆炸炸响,绚丽的烟火冲天,林小梦她家看起来漂亮极了。

这场绚丽的烟火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我们买的炮竹才放完,林小梦她家的大门已经完全被熏成了黑色。屋里哭爹喊娘的一片骂声,不知道炸伤什么人没有。

我捏着鼻子喊:“梦梦,今天才是个开胃菜,好好想想你得罪了什么人!今后应该怎么做?”

喊完我们拔腿就跑,一直跑到19姐家住的小区门口,我们把鸭舌帽和口罩全都扔进垃圾桶里,一帮半大小子蹲在街边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胖子笑的最夸张,问我:“三哥,你说林小梦会不会被炸成鸡窝头?”

我撇撇嘴说,我更关心她下面会不会被炸烂。

从小区门口坐了一会儿,我才突然想起来19姐之前告诉我,让我抽空安慰下陈圆圆,结果在厕所跟林恬鹤打了一架,我就给忘这茬了,赶忙拍拍屁股跟兄弟打了声招呼就往19姐家跑。

从外面敲了半天门,里面没人吭气,我刚准备转身走,防盗门突然开了,陈圆圆披头散发,红着眼睛抽抽搭搭的望着我,我尴尬的咳嗽两声说:“你没事吧?听老师说你爸今天判了,你也别太伤心了,人死不能..呸,也就几年的事儿。不要太难过。”

陈圆圆“哇”的一声扑进了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我轻轻拍了拍她后背安抚,从我怀里哭了差不多能有五六分钟,她才哽咽的抬起脑袋看向我说,成虎我爸让判了五年,我应该怎么办啊?

说实话我这个人真挺贱的,见不得女人掉眼泪,平常总觉得黑狗熊罪有应得,陈圆圆更是活JB该,可当人家哭成泪人的时候,心里又忍不住有点心疼。

我说,没事哈很快的,等你上大学黑狗熊就出来了,啥事也耽误不了。

陈圆圆又“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手忙脚乱的问她。是不是我说错话了?要是说错了,我给你道歉行不?我越是问她,她哭的越厉害,整的两边的邻居都好奇的打开门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她给怎么了似的。

我怀抱着她说。不行咱回屋里哭吧?你这样我很尴尬的,本来啥事没干,邻居再报个警啥的,到时候我更解释不清楚。

我这句话直接把陈圆圆给“嗤”的一声逗笑了,这丫头明明脸上挂着眼泪,嘴角却泛起了笑容,撒娇似的在我胸口上捶打了两下骂我:“讨厌”,不过还是很乖巧的和我一起走进了19姐家。

屋里黑漆漆的一片,我打开灯环视了眼房间问:“19姐呢?”

陈圆圆两手抱着双腿像只小猫似的蜷缩在沙发上又抽泣起来,老师今天加班还没有回来,成虎我想我爸了!

我替她倒了杯水说,想呗!这事不用跟我商量,你爱想多久想多久。

陈圆圆“呜..”的一声又哭了起来,这种事情其实没法劝的,就像我当时知道我爸去投案自首气的的直接晕过去一样,这种心结还需要自己打开,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把她逗笑,分散她的注意力。

我坐在陈圆圆的旁边,一边听她哭一边不停的跟她讲笑话,肚子里那点笑料都搜刮的差不多了。我又开始给她做鬼脸,熬了一个多钟头,陈圆圆总算才止住了哭泣,红着脸朝我小声说:“成虎我有点饿了。”

我嘿嘿一笑说,敢情哭还有助消化啊。行呗!今天你伤心你最大,老子下面给你吃,说着话我就站了起来。

陈圆圆惊恐的望着我,你要干什么?老师待会就回来了。

我揉了揉她的碎头发调侃,长得这么单纯。思想咋那么复杂,我说下面给你吃。

帮陈圆圆煮好一碗方便面端到她面前,她盯盯的望着我,脸红到了脖子根小声喃呢:“你真好。”

我拍拍胸脯说,那必须的。咱们平胸而论,一直都是你在欺负我,我可从来没想过欺负你。

她扬起小脸狡黠的一笑说,真的么?那你敢告诉我,我第一次被拽进玉米地是怎么回事不?

我“啊?”了一声,很傻逼的不打自招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刚要说话,防盗门突然被人剧烈的拍响了,打开门一看是王兴,王兴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三子,我们看到刀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