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女人心,海底深/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声音我吓了一跳,心里暗道要坏事,赶忙站起来就往门外跑。

打死胖子我也没想到,苏菲居然会跑到学校来找我,而且亲眼看见我伸手抚摸陈圆圆的脑袋,这他妈玩笑开大了,刚才我那些话只有我和陈圆圆知道是安慰,可在苏菲看来我肯定是和陈圆圆打情骂俏。

我快步撵出教室从后面喊她,苏菲一语不发的往楼梯口走,我一着急猛地就攥住了她的手腕问,你啥意思啊?来了一句话不说掉头就走?

苏菲看了我一眼冷笑说,我应该说点什么?祝你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么?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打搅到您好事了?

我干笑说,你看你说的这叫啥话啊?什么叫不是时候?刚才的事情其实不是你看到那样的,陈圆圆她爸...

我话还没说完。苏菲直接甩开我的手嘲讽的笑着说,你意思是我眼睛瞎了呗?小三我没想到你可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一面对我那么好,一面又跟人家陈圆圆动手动脚,敢情你的心那么大啊。

我苦着脸又握住她手腕子说,你真误会了,我跟陈圆圆啥事没有,就是她爸判刑了,她心里难受,我帮着安慰安慰她。真的!不信你问问她去。

苏菲皱着眉头低吼说,松手!

我故意耍赖皮摇摇头说,死也不松。

苏菲使劲甩了两下都没甩开我,急的一张嘴狠狠的咬在了我手背上,我呲牙咧嘴愣是死死的掐住她手腕,走廊里学生很多,我们周围很快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胖子和王兴挤过来驱赶,胖子指着一帮看热闹的学生骂:“看JB什么看,都滚回教室。”

王兴走到我俩跟前劝说。菲姐事情真不是你想那样的,咱别从楼道里吵,让那几个事逼老师看见了,又得开大会通报。

苏菲阴沉着脸点点头对我说:“你先松开手,我自己去问陈圆圆,如果冤枉你了,我待会道歉,如果你真是那种人,呵呵...放心,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我说,你自己去问?

苏菲昂着头问我,怎么?心虚了?

我干咳两声松开她说,我有啥好心虚的,我就是怕那丫头乱说话又惹你生气,要不我把她喊出来,我问你从旁边听着行不?

苏菲冷笑说,要么我自己去问,要么我现在掉头走,你选吧?

我犹豫了几秒钟说,你去问吧。

苏菲从教室里把陈圆圆喊出来。两人一起下楼走到篮球场边,我本来想跟着,苏菲说什么不让,别的我到不担心,主要就怕陈圆圆哪句话说不好,苏菲的小暴脾气一上来再揍她一顿。

她俩在篮球场上说话,我和王兴、胖子站在不远处观望,胖子靠了靠我肩膀说,三哥这事儿你办的真心不漂亮,从教室里又摸头又是聊胸的。不怪我菲姐发火。

我烦躁的撇了撇嘴说,你能不能滚?马后炮似的选手。

王兴同样愁眉苦脸的叹口气说,女人心海底深啊。

胖子马上接话茬,不是因为心太深,主要是因为胸前肉太厚,总也踩不透。

苏菲和陈圆圆不知道在球场上都聊了些什么,大概能有十多分钟,反正她俩说完话的时候,上课铃都响了好半天了,陈圆圆眼睛红红的。抽泣着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那种感觉就好像苏菲这个正牌把我俩抓奸在床了似的。

等陈圆圆走上教学楼,我屁颠屁颠的跑到苏菲跟前问,是不是冤枉我了?道歉啥的就不用了,你要是觉得理亏就亲我两口得了。

苏菲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的脸,看的我一阵心虚,我摸了摸自己额头小声问,咋地了?我脸上有东西啊?

苏菲轻哼了一声说,知道还问?说着话她伸手帮我把嘴边的韭菜叶子给摘掉了,我顿时就尴尬了,这才知道为啥早上很多女生看见我都捂嘴笑,我当时还寻思是因为换了身新衣裳的缘故。

帮我摘掉韭菜叶子后,苏菲盯着我的眼睛说:“刚才我没问陈圆圆任何事情。只是告诉她以后不许再跟你搭讪,我还跟她讲了很多咱俩的事情,比如第一次见面就在一块睡觉。”

我“啊?”了一声,半天没说出来话。

苏菲说,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谁先走进我心里,我就奋不顾身的跟着谁,我知道陈圆圆八成是喜欢你,你心里或多或少也有点感觉,不然不可能这么藕断丝连。既然你狠不下心,我就帮你做决定,和我好就不许再跟别的女生鬼扯。

对于苏菲这些话,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点愤怒,我承认自己确实很喜欢她,可代表她可以肆意安排我的生活,我说:“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她爸刚判刑,19姐又不在跟前,出于一个村的关系,我安慰她两句不过分吧?”

苏菲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挤出个笑容说:“说实话不过分,可我忍受不了,看来你并没有想好咱们的关系,我也觉得大家需要冷静的想想,今天远房的舅舅起医院探望我妈。送了点槟榔,我心想咱们北方没有这种东西,就给你拿点尝尝鲜。”她从背包里拿给我一个小袋递给我,转身往学校门口走。

我木讷的接过那袋槟榔,眼睁睁的看她离开,胖子和王兴推了推我示意赶快撵出去,我没动身,苏菲是个性子刚烈的女生,我同样也有自己的倔强。

苏菲走出去没几步,回头看我,凄然的笑着说:“我能给你的不多也不值钱,但却愿意和你分享所有,三儿,或许我们真的还是太小了。”

我呆滞的站在原地,王兴和胖子快步撵出去送苏菲。几分钟后他俩回来了,王兴捏着一串手链递给我说,别看菲姐表面坚强,毕竟也是个女生,刚才走到校门口她哭了。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那串手链五颜六色的特别好看,是用好几种不同颜色的细绳编成的,看的出来做工稍微有些粗糙,应该是苏菲自己编的,想想苏菲一个类似校园大姐大的女生竟然亲手给我编这玩意儿。我心里有点后悔,拔腿跑出了校门,跑到学校外面的时候,苏菲已经不在了。

我郁闷的抓了抓头皮骂了自己一句“傻逼”,王兴和胖子不言不语的陪在我身边。我们没继续回学校,就在学校对面的小卖部门口发呆,胖子:“三哥不行你这会儿去医院找找菲姐,女孩子哄两句就好了。”

我叹了口气说,她现在心里肯定有火,我们见面肯定也得吵架,不如冷静冷静,晚上我再去吧,然后抓出来一颗槟榔塞进嘴里,刚刚含进口里的时候。我就差点吐出来,那玩意一点都不好吃,有点儿苦,而且还很涩,跟我现在的心情一模一样。不过嚼着嚼着又发现慢慢开始变甜,这种苦尽甘来的滋味很让人上瘾。

又呆了几分钟后,胖子回教室抱出来“小磊”,我们仨人打算回住的地方喝酒,这个时候陈花椒满头大汗的骑着辆自行车往学校里面冲。我喊了他一嗓子。

陈花椒兴奋的跑过来说,三哥,西瓜的事情谈成了,我二叔答应先给咱们来几车,你现在去联系车吧,今天晚上就能出发。

我迷茫的问他,去哪联系车啊?

陈花椒比我还懵逼的说,你提前没联系好车啊?那拉回来西瓜去哪卖?

我说,不就是街口和市场么?

陈花椒抓了抓后脑勺无奈的说,这些地方零售行,可是一斤瓜除去进价和运费,零卖的话顶多赚几毛钱,而且西瓜也就能放二十多天,二十天卖不完,肯定都得烂掉。

我说,不行咱们先进一车试试水?

陈花椒有点不乐意,不过还是咬着嘴皮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