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向钱看,向厚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花椒虽然有点不乐意,不过还是咬着嘴皮点了点头。

说到联系车,我们几个又开始犯起愁来,陈花椒说他二叔倒是能帮忙联系上,可问题是他们本地的车,运费高不说路上也不保险,胖子迟疑了一会儿说,要不咱们到客运站去看看吧?我记得上次咱们到客运站去警客,那门口挺多货车的,应该都对外出租吧。

我们几个打了辆“三奔子”就朝客运站出发了,路上陈花椒问我,是不是跟苏菲闹别扭了?

我疑惑的问他是咋知道的?

他嘿嘿一笑说:“我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苏菲在拦车,而且看架势苏菲好像还哭了,最后是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把她接走了。”

我叹了口气没吱声,陈花椒很老道的拍拍我肩膀安慰说:“三哥。这追求女生就像挖石油一样,哪有一铲子下去就挖到的,要慢慢来,相信我,这玩意没有老套一说,我纵横炮坛十余载,从未失败。”

我撇撇嘴巴嘲讽说,上次追陈圆圆失败的那孙子不是你吧?恼羞成怒跟要吃人的那个肯定也不是你。

陈花椒瞬间熄火了,连续咳嗽两声,靠住王兴肩膀研究起“beyond”来。

到达客运站。远远的就看见门口确实停了一排货车,大的小的什么样的车都有,一大群司机躲在树荫底下甩扑克,可能看我们就是几个小孩,我喊了半天也没人搭理,王兴和陈花椒走过去问他们租车么?

基本上没有司机应声,统共有两个岁数挺大的中年人感兴趣,当听说我们要到临县去,一个司机直接拨浪鼓似的摇了摇脑袋,另外一个要求先给两千块钱的押金。摆明了就是欺负小孩儿。

讨价还价了半天,人家就是不松口,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理由,说什么路途遥远,交通局,交警队也总是为难,反正说到底想租车就得先拿交钱,实在没辙,我们几个只好走人。

当时我真被打击到了,心里特别的沮丧,满心欢喜的筹划了这么久本以为马上就要开始挣大钱,谁知道被这么个简单小事儿给难为到了,领着哥几个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天气热的像个大烤箱,可我却一滴汗都没出,嗓子眼跟塞了二斤冰块似的透心凉,哥几个在旁边不住劝阻我,不行再想别的办法,我闷着头一句话没说,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起来嗓子特别大的问:“谁啊?”

那年头用手机的人不多。但凡从街上看到有人接打电话也都是一个个扯着嗓门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手机似的,我总感觉这些人其实根本不需要手机,找个山头直接吼,说不定效果能更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用苹果的都没兜,有纹身的都怕热,赤裸裸的炫富。

胖子像猪拱槽一样“嗯嗯哈哈”了半天,挂掉了手机。紧跟着眉开眼笑的搂住我肩膀说,三哥你知道啥叫瞌睡捡着个枕头不?车的问题搞定了,嘿嘿!

我立马来了精神,赶忙问他,你爸帮联系上车了?

胖子一把推在我胸口上骂,滚你大爷的,你这意思是谁给安排车谁就是我爸呗?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车是小强给联系上的,他说老家有一台三马子,这几天他哥开到县城里找活儿。问咱们谁能帮联系。

我高兴的一下子蹦了起来,拍了拍胖子的后脑勺夸奖说,好样的!快问问雷少强在哪,咱们马上去找他。

胖子一脸牛逼的拍了拍胸脯说,本真人已经告诉他咱的坐标了,狗日的马上就来。

接着我们几个就蹲在树荫底下等待,期间我和陈花椒商量什么时候出发,胖子搂着他的“狗爸爸”玩的不亦乐乎,王兴低着脑袋好像在计算什么,几分钟后他走到我俩跟前说:“三子,西瓜拉回来到哪卖也是个问题,现在好的街口都被人占了,咱们要是硬抢肯定得干仗。”

我咧嘴一笑说,为什么要干仗?个人卖个人的呗,他们卖五毛钱一斤。咱就卖四毛,我不信打价格战,他们从本地进的西瓜还能比咱更便宜?第一车先试试水,等确定有市场了,咱们几个就分开卖,反正离夏天过完还得有两三个月呢。

正说话的时候,一辆天蓝色的三码子就“突突突”朝我们开了过来,雷少强戴着个破草帽坐在三码车上面,很牛气的朝我招招手贱笑:“各位老板好啊,临县走不走?”

这家伙故意穿一身洗的掉色的破旧工作服。嘴唇底下还拿女人的眉笔描了两撇小胡子,看起来就跟个农村的小老头似的,我说:“你把自己搞这副死样子是要吓唬鬼啊?”

雷少强小眼珠滴溜溜转了两圈压低声音说,我亲哥啊!你寻思大马路是咱家开的?几个未成年的小逼崽子开三码车交警能放行不?再说了化点妆总比画个驾驶本容易吧?

我们几个一溜烟蹿上了车,胖子满脸崇拜的说,强子你特么真牛逼,居然还会开三码?

雷少强臭屁的说,一辆烂三码算个蛋,不是我跟你吹牛逼,除了天上跑的飞机,水里游的坦克大哥大哥开的不利索,其他的机动车摆弄起来都跟玩似的。

我问陈花椒现在出发,咱们啥时候能到?

陈花椒想了想说,最快也得明天上午,而且还得是他不迷路的前提下。

我打了个响指说。那就出发!向钱看,向厚赚。

雷少强发动着三码车载着我们回住的地方取了下钱,在陈花椒的指引下,我们开出了郊区,尽管雷少强已经画过妆,我还是觉得不保险,让陈花椒尽可能的指小路走,刚开始大家还觉得挺新鲜,尤其是看着两边的红花绿树时候一个个又唱又跳,感觉和出去郊游似的,我也很兴奋,毕竟长这么大还没单独出过远门。

可走了大概两个多钟头,我们的玩心就渐渐下去了,崎岖的小道颠的大家的早上饭都快吐出来了,一个个挺尸似的躺在车斗里不动转。最尴尬的事情是我发现刚才只顾着瞎高兴了,吃的喝的啥也没准备。

又跑了一个多钟头,三码车突然停了下来,雷少强跳下车掀开车盖研究了半天,骂了句娘“草他妈的。没油了!”

我感觉浑身的骨架都快震散了,懒洋洋的爬起来问他,那咋整?

雷少军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说,两个办法,一个是派人找加油站。再有就是咱们集体推车。

这么热的天让谁跑着去找加油站都不合适,还是集体推车没人有意见,一帮人又跟老牛似的吭哧喘气的推车,好在运气不是太快,推了大概能有半公里就看到一处加油站。

加满油箱。我们又花钱从加油站买了一大壶油再次启程,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我问陈花椒前面有吃饭的地方么?

陈花椒点点头,再往前走三四里地有个小饭馆,不过买的东西死贵,而且还不好吃。

我说,就算卖的是泔水,咱们也得认人宰割,你没看胖子饿的都没猪样了?

说实话一天两天的不吃不喝我无所谓。可是不能让兄弟们跟着受罪,本来这趟远门他们完全可以不必要参加,可是却死缠烂打的跳上车,更多的还是因为情义。

到达陈花椒说的那家小饭馆,确实如他之前形容的一样。又脏又破,满屋子苍蝇“哼哼”乱飞,油乎乎的桌面上还糊着不少干了的饭粒,老板是个三十多岁满脸横肉的中年人,店里还有个十八岁的年轻小姑娘八成是个服务员。

我们进去的时候。那中年人正在训斥那服务员,服务员低着脑袋不敢吱声,看到来客人了,老板一脚踹在服务员肚子上呵斥:“瞎了,没看见来客人了?还不赶紧倒水去。”

胖子的同情心又泛滥了,赶忙乐呵呵的上去劝架:“不用不用,大哥您这么打女生多不合适。”

服务员小声抽泣着赶忙过来招呼我们,给我倒水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左脸有个清晰的巴掌印,手腕和脖子上也全都是淤青,不由觉得有点疑惑,按理说这种雇佣性质的关系,老板就算责罚服务员也不该直接上手,服务员被打了,也完全可以辞职或者报警,可是那小姑娘好像根本不敢。

我们随意点了几个菜,要了几瓶啤酒,服务员好像有个字不会写,磨蹭了几秒钟,那老板上去就是一巴掌扇在服务员的脸上,雷少强一下子火了,一把将服务员拽到身后,冲着老板骂:“说话就说话,动JB什么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