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金钱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信每个男生的心中都有一个大侠梦,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不过冰冷的现实告诉我们,这年头当大侠是要坐牢的。

此刻我们身处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饭店里,见到一个凶神恶煞似的胖老板欺负小姑娘,雷少强心底的那点大侠情怀瞬间被点燃了,横眉冷对的指着老板脑门骂:“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欺负个小姑娘算啥本事?”

既然敢在路边开饭店,老板肯定也不是吃素的,梗着膀子钻回厨房,不一会儿拎着个菜刀就出来了,指着我们几个说:我干什么管你们屌事?吃饭就老老实实的从这儿坐着,不吃就滚出去。想从我这儿玩英雄救美你们还嫩着呢!

看人家都把吃饭的家伙拿出来了,我寻思为了个陌生人犯不着多惹麻烦,跟王兴使了个眼色,我们几个把雷少强硬给按到了座位上。然后我又朝老板赔不是说,不好意思哈,我哥们今天气不顺,对不住了!

老板看我们怂了,一把扯住服务员的头发骂,愣着干啥呢?滚回厨房给拨蒜皮去,晚点再他妈收拾你。

雷少强气呼呼的坐在凳子上,等老板和那服务员进厨房以后,他压低声音跟我们说:“那服务员肯定有啥难言之隐,你们没看着她的手腕和脚脖子上都是淤痕,那是长时间被绳子绑成那样的。”

胖子小声问,你意思是老板是个人贩子?

陈花椒摇了摇脑袋说,不可能吧,我到这地方吃过两三次饭了,从去年开始那服务员就在了。

雷少强伸直脖子往厨房看了一眼说,就算不是人贩子,估计女孩也是被她囚禁在这儿的,你们想想这地方就算给你一千块钱工资,每天挨打受气,你们能从这儿干下来不?

胖子说,那咱们别吃饭了,赶紧撤呗,别JB待会狗日的再往菜里下点药啥的,把咱们也给囚禁起来。

我白了眼他说,想多了你,囚禁你有毛用?一顿饭吃五个馒头两碗米饭,早晚得把这饭馆给干黄了。然后我看了眼其他兄弟说:“行了,都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天底下可怜人多了去,轮不上咱们管。”

雷少强不服气的刚想要说话,我皱着眉头踩了他一脚,故意转移话题说:“你爸待会是不是来这儿找咱们?”我说这话的时候嗓门提高,就是为了让厨房里的人听见。

“我爸?”雷少强迷惑的仰头问我,见我不停的眨巴眼睛,他马上会意过来,赶忙点了点头高声说:“嗯。我爸和我叔说是一会儿来找咱们。”然后我们就故意聊起了别的。

没一会儿老板和服务员分别端了两盘菜上来了,我客气的问老板:“还有饭么?待会我们还有几个人过来。”

老板乐呵呵的说,咱们就是开饭店的,肯定有啊!还来几位?我提前准备菜。

雷少强撇撇嘴说,七八个吧。

我说,有饭就行,不着急准备,待会他们来了再说吧。

然后我招呼哥几个低头吃饭。吃罢饭我掏出来钱结账,老板好奇的问:“不是说还有人来么?”

我说,逗你玩的,怕你从饭里下毒。

老板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不过没说什么冲话,眼盯盯的看我们离去,他回头甩手就又给了那服务员一巴掌骂了几句难听话,估计是把怒火都发泄到可怜的服务生身上。

一直走出饭店很远,雷少强才停车问我:“三哥,你为啥刚才不让我多管闲事,咱们这么多人,我不信狗日的老板敢把咱全砍死不成?”

我叹了口气说。你知道那服务员跟老板到底啥关系?万一人家是亲戚咋算?就算咱们帮忙揍了老板一顿,然后呢?然后咱们把服务员带走么?不带走服务员以后肯定挨的更狠,当英雄需要资本的兄弟。

雷少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出声:“那咱们就当没看见?”

我吸了吸鼻子打了个响指笑着说,咱们不是还得回来嘛?

雷少强瞬间来了精神,低眉顺眼的拍马屁说,我就知道我三哥不能那么冷血无情。

我打了个哈欠说,你可拉倒吧。刚才指不定从心里怎么骂我傻逼呢,平常看你小子猥猥琐琐的,怎么今天这么仗义?你该不是看上人家小服务员了吧?

雷少强干笑了两声没回应,发动着三码车我们继续出发。只不过我们此刻谁也没想到,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姑娘,普普通通的一段小插曲,却成了我们日后飞黄腾达的重要基石。

开三马子是件很累人的事情。需要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更不用说走夜路,又走了大概三四个钟头,哥几个全都沉沉的睡着了。只剩下雷少强兢兢业业的开车,我怕他犯困,就让他把车停下来抽根烟,完事我俩都坐在驾驶座上聊天。

雷少强知道的很多,天南海北啥也能聊,我好奇的问他,你去过很多地方?

他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说,我爸是做生意的,总带着我到处跑,基本上崇州市下属几个县城的中学我都快念遍了,最长的上过一学期,短的读过十几二十天,不夸张的说,我特么哪个县城都有同学。

我打趣的说,那临县其实你也有同学咯?

他笑着说,必须的。你没发现我根本不需要陈花椒指路?

他这么一说,我才刚发现自从出了饭店,好像确实没用陈花椒指过路。

我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说,你很特别。说不上来那种感觉,总觉得你特别神秘。

他“嘿嘿”贱笑了两声:“当然了,哥可是有三个对象的男人。不过三哥,你也很特别。我上过的学校多,校园混子也见得多了去,见过不少心狠手辣的,也遇上过很多聪明人。但是他们除了算计怎么在学校收保护费就是撩猫逗狗的搞对象,活动范围也就是学校那个小圈子,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刚念初三就琢磨怎么挣钱。你这样的人将来如果不被枪毙绝逼是个大老板。”

我打了个哈欠说,主要我是穷怕了,穷人说话没底气。

大半夜闲的没事干,我俩干脆斗嘴玩,雷少强吧唧两下嘴巴说我,三哥你的三观很有问题,钱确实是个好东西,可不是万能的。很多东西都是钞票买不来的。

我说:“啥玩意钱买不来?”

他洋洋得意的说,比如知识,爱情,时间。健康,这些东西钱肯定买不来吧?

我哈哈一笑,抓了把裤裆回答:“钱买不来时间?网管再给我加一个小时,买不了健康?你到药房抓药看看不给钱医生让你走不,买不来知识?老师,这是我的学费,买不来爱情?丈母娘这是我的彩礼钱。”

雷少强嘴角上的笑容还没下去,就被我怼的半天说不出来话,瞠目结舌的结巴了半天,朝我翘起大拇指说:“你是除了迈克尔杰克逊以外,我看到过第二个摸裤裆都摸的这么帅的男人!服了,大写的!”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反正为了配合他吹牛逼,我几乎把从小到大知道的东西就都挖出来了,最后聊的我俩实在困的有点懵逼,就把车停到路边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我们就被人推醒了,两个交警骑着摩托车把我们给截住了,一个交警公事公办的掏出个小本本,问我俩谁是司机?

雷少强抹了把嘴边的哈喇子,鬼灵精怪的眨巴两下眼睛说:“我爸是司机,我们车没油了,我爸到前面加油去了!”此刻已经到了临县的地界,我瞟了眼后斗里的陈花椒,他会意的冲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就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趁着雷少强跟两个交警扯犊子,我跳下车问陈花椒,花椒哥没问题吧?

陈花椒信心满满的拍拍胸脯说,逼事儿没有,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老陈家在我们县城的实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