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我的?我疑惑的接起电话“喂”了一声,胖子的手机满打满算买了还不到一礼拜,怎么搞的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一样,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哈喽啊,小三哥!猜猜我是谁?”

听清楚对方的声音后,我坏坏的咧嘴一笑撇嘴说,你打赌你不是我儿子。

对方笑骂说:“哎哟我去,你要是这样唠嗑可没有好朋友啊,听说你跑临县倒腾西瓜去了?”

我警惕的看了眼四周说,伦哥你可真够神通广大啊,不光能弄清楚胖子的手机号码,居然还知道我们在干啥,不服不行啊,电话那头的人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伦哥,自从放暑假开始我就没见过他。

伦哥哈哈大笑着说。那当然了,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我有自己的情报渠道,真当哥跟你闹呢,哥可是社会人儿。好了不扯淡了,三子我现在也从临县办点事,你中午请不请吃饭?

我心底更加怀疑了,感觉伦哥好像就在附近某个角落盯着我,当然嘴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乐呵呵的说:“行啊,多大点事儿,伦哥说去哪吃我就到哪请。”

伦哥说,那咱就说定了啊,中午我在“江南人家”等你,到时候给你分享点大秘密,说罢话他就挂掉了手机。

我也陷入了沉默,伦哥怎么会知道胖子的手机号码,而且我们前脚刚到临县,他立马就打过来电话,我低声喃呢说:“伦哥这情报渠道未免太牛逼了吧。”

胖子打了个哈欠说,他有个蛋的渠道,刚买上手机那天,我爸带着我去办卡正好碰上他,他是第一个知道我号码的人,昨晚上我俩还发短息聊天来着,我告诉他咱们来临县贩瓜的。

我松了口气说,那尼玛咋不早说?我还寻思咱们内部出奸细了呢,他变态你更变态,俩大男人也不知道聊鸡毛短息?

然后我又问陈花椒“江南人家”在哪?

陈花椒笑着说,是他们县最好的饭店,看来今天你得大出血了。

我没好气的说:“笑鸡毛笑,老子现在一毛钱没有,请吃饭也是用咱们的公费钱。”一帮损友立马呼天喊地叫唤起来,玩归玩,闹归闹,正经事还得抓紧干,陈花椒进瓜棚说了一声,我们兄弟几个开始往三码车的后斗里搬西瓜。

干哪一行都有自己的道道,如果不是有陈花椒这个内行帮衬。我们都不知道往后斗里摆西瓜其实都有讲究,按照他的指挥,小小的一车斗竟被装了二百多个西瓜。

他二叔也确实给面子,一斤瓜只收我们两毛钱,要知道在我们县城西瓜的零售价起码都是九毛到一块起步的,抛去运费、人工费,一斤瓜我们能挣一半还多,一个西瓜差不多六七斤,这样算下来只要将这一车西瓜全卖出去,最少能挣六七百块钱。顶的上普通工人俩月的工资了。

把车装满,结算清楚进货价,我就让陈花椒带着我们往临县的“江南人家”出发了,一直感觉我们县城就够穷够小的,没想到临县的县城比我们那还要破旧,整个县城也就两三条街,最高的楼房不到六层,猛地感觉好像穿越回十几年前似的。

我问陈花椒,你们县城人不多啊?

陈花椒点点头说,年轻的出去做买卖或者打工。混的好得就不回来了,比如从你们那批发市场做生意那帮人,上点岁数的留在家里种瓜,都觉得我们县产西瓜,人们应该挺富裕的,其实狗屁不是,瓜农往外卖瓜也就几毛钱,挣翻的是那些二道贩子。

雷少强叹了口气说,是啊!古往今来都这屌样,卖盐的人喝淡汤,编凉席的睡光床。

俩人英雄惜英雄的感慨了半天,很快我们就到了临县最好的饭馆“江南人家”,说句寒碜点的话,临县所谓最好的饭馆,也就跟我们县城一些中档次的饭店差不多。二层小楼,门口停了几辆车。

我们到达饭馆门口的时候,伦哥刚好开着辆枣红色的面包车过来,跟我们打了声招呼后,就一起走进饭馆。要了包间,点了几个硬菜,伦哥嬉皮笑脸的冲我打趣,小三子卖一夏天西瓜累死累活才能挣几个钱,不如跟着哥混社会,绝逼超你卖好几个月西瓜。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立志要念大学的人,别老社会长社会短的诱惑我了成不?”

伦哥抛给我一根烟说,兄弟你可真不讲究。哥哥盛情邀请了你这么久,你都不答应,你们舞厅老板不过拿出来几万块钱,你就屁颠屁颠给人打马仔了,是不是瞧不起你哥我啊?

我赶忙解释,那天晚上苏菲她妈着急用钱。

我俩穷叨咕了一会儿后,伦哥正色道:“跟你分享点秘密,关于你卖西瓜的,你知道咱们县城最大的水果批发商是谁不?”

我摇摇头说,不认识。爱谁谁呗,反正我也不从他家进货,大家没任何利益上的瓜葛。

伦哥咬着烟嘴说,别闹了老弟,你从县城的地界卖西瓜。不进人家的货,就跟砸场子有啥区别?我就怕到时候你一个瓜没卖出去,摊位再被人砸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告诉你,咱们县城里最大的水果批发商叫马克,现在也从临县进货呢,待会我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把他约过来,你说两句好听话,估计人家看你是小孩儿,应该不会一般见识。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

伦哥又跟我聊了不少生意经,我好奇的问他,跑临县来干啥了?

伦哥神秘的一笑说,见了个老兄弟。

正闲扯的时候,包房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个剃着大光头,脖颈上戴条大金链子的壮汉,那人估计三十出头,脸上肉乎乎的,后面还跟着俩小青年。

伦哥赶忙示意我起来跟大光头打招呼,他笑容满面的先出声:“多谢马哥给面子啊,我给您介绍介绍...”

那光头挺傲的,摆摆手说不用,说他坐几分钟就走,把伦哥整的挺尴尬的,干咳了两声后,伦哥指了指我说:“马哥,我这弟弟放暑假没事干。跟几个同学折腾着卖西瓜,我意思是您给小孩儿个锻炼的机会成不?”

光头眯缝着细长的眼睛上下瞟了我几眼,嘿嘿一笑说:“年轻人嘛,有心思挣钱是好事儿,咱们都是朋友,我肯定给面子,这样吧,他每斤西瓜我就抽两毛钱,有啥事喊我一声,我肯定照顾。”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问:“是每斤还是每个?”

光头身后。一个戴着大墨镜的青年指着我鼻子骂,你他妈耳朵聋啊?我大哥说每斤,听不懂人话?

王兴“蹭”一下站起来说,每斤抽一毛,我们还挣啥?

两个小青年梗着膀子刚要开骂,大光头摆摆手说,既然小兄弟不乐意那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然后他举起茶杯抿了一小口水看向伦哥说,阿伦你打电话让我过来吃饭,面子我给了,关键你这兄弟不愿意合作,那咱们就回县城再说吧。

伦哥赶忙解释说,马哥你这抽价抽的也太狠了吧?咱们按规矩办事也不是这么整的。

大光头冷笑一声,规矩?在咱们县城水果市场这块,我的话就是规矩,行了!我跟临县的瓜爷还有买卖要谈,就不浪费时间了。

说完话他直接站起来皮笑肉不笑的扫视我一眼说:“小兄弟,我提前祝你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完事就走出了包间,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他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骂,什么玩意儿,真拿自己当颗葱了,也不知道这话骂我还是骂伦哥。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冲伦哥说,哥,今天的事情对不住了。

伦哥无所谓的摆摆手说,没啥!我是不想你因为车西瓜跟人闹的急赤白脸,现在看来肯定是免不了了,三子你记住,一个男人如果能把自己所有的表情吃进肚子里,那他离王者就又近了一步。

我开玩笑的说,伦哥你为毛这么照顾我?难不成你是爱上我了?

伦哥白了我一眼吧唧两下嘴巴说,我就想收你当小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