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丫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白了我一眼吧唧两下嘴巴说,我就想收你当小弟。

我微笑的说,哥别闹!谁没事干总寻思给人当马仔,我就想安安生生的上学,好好的守住我这一摊兄弟,没人欺负我们,我们也不主动欺负人就好。

伦哥上下瞟了我两眼轻哼,你啊?别人不知道你,我特么要是不了解,就真白混这十几年社会了,你小子属蛇的,平常老老实实的盘在树上一动不动,饿几眼了,就算是一头大象也敢往下吞,我现在真心有点替马克担忧了。

我一阵犯愁。叹了口气说:“哥,那个马克在县城的实力有多强大?”

伦哥想了想认真的说,很强!整个县城所有卖水果的都得从他家进货,你说强不强?最主要的是人家做的是正经买卖,白道上也有人照顾。能混到这一步不可不止是敢打敢拼那么简单,我劝你凡事多忍忍,兴许他欺负你两天,觉得没意思以后就不搭理了。

我点燃一根烟,吹了口烟圈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其实我想说的是忍字头上一把刀,有的傻逼就不能惯着,你越是惯他,他就越变本加厉的欺负,比如之前的何磊、何苏衍兄弟。

伦哥提醒我,千万不要拿之前对付刀疤的手段整马克。马克是县城成名很久的老江湖,这种人的防范手段很多,一口气吃不下他,以后会很麻烦。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其实根本没放在心上。我相信只要是个人就肯定有所畏惧,不同的是有的人害怕自己被伤害,有的人害怕亲人被伤害,那个马克不惹我就算了,他要是真敢不依不饶的欺负我,我就豁出去整服他。

又喝了几瓶啤酒,伦哥说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去办,就跟我们道别了,我问他,饭店啥时候开业?他沉思了好一会说,等你们开学吧,最近手头事情太多。

等伦哥离开包房后,我们几个又喝了会儿,陈花椒说要在老家住几天,这次就不跟我们一块回去了,叮嘱我们路上自己小心,有啥事及时打电话,雷少强欲言又止的问我,饭店那个服务员咋办?

我撇撇嘴说,凉拌!让陈花椒帮我们准备了两把西瓜刀和洋镐把。

从饭馆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两三点,陈花椒挽留我们住一宿再回去,我惦记早点回去哄哄苏菲,相信冷静两天后苏菲的火气应该没有大了,王兴也说刘晴快过生日了想回去准备生日礼物。

执拗不过我们,陈花椒只好把我们一路送到郊区路口,拉着一车西瓜满载而归,小哥几个的心情说不上的满足,仿佛已经看到不计其数的钞票冲我们招手。

或许是熟悉了路况,回去的时候雷少强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天色稍微见黑,我们已经快到那家小饭店附近,我示意雷少强直接开过去,一直开出去一里地左右,才让他停下车,说了下自己的计划。

计划很简单,就是叫王兴和胖子先进去吃饭,我埋伏在外面,吃饭的过程让王兴没事找事的跟老板吵吵起来,最好是能掀翻桌子啥的。不管动不动手反正闹完事就跑,老板肯定会去追,这个时候我再趁机进去问问服务员啥情况,她要是乐意跟我们走,我们就待会县城,不乐意的话也啥事不影响。

很简单的一招调虎离山,却是我们目前最适用的。

雷少强指了指自己问我,那我干啥?

我说,你得负责开车和看住咱们这车西瓜啊?除了你谁也不会开车,咱总不能为了救个陌生人丢了这车西瓜吧?

胖子说,万一饭馆老板一直撵到我们这儿咋办?

我指了指后斗里的西瓜刀和洋镐把说,那些玩意儿是摆设么?跟他干呗。

雷少强抓了抓后脑勺说,三哥我还是觉得咱多此一举,直接拎着家伙进去开干多省事,我不信那老板能整的过咱们四个人。

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说。有功夫你找林昆帮你普法吧,在路上干仗,咱们叫打架斗殴,进人家饭店闹事就是抢劫勒索,前者顶多进拘留所关十五天。后者起码判三年,我爸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被抓的。

研究好计划后,我们几个就分头行动了,看王兴和胖子走进饭馆,我蹲在附近的草丛里一眼不眨的盯着。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就听到里面传来摔盘子砸碗的声音,紧跟着王兴、胖子一溜烟跑了出来,那个满脸横肉的老板拎着把菜刀也叫骂着撵了出去。

我赶忙趁机钻进了饭馆,见到服务员正低头在打扫地上的残渣,看我突然闯进来了,服务员像是受惊吓的小兔子似的赶忙往厨房跑,我从后面喊她,姐姐你是不是被人绑架的?

服务员藏在厨房里不敢吱声,两手抱着个扫帚惊恐的喊,你别进来!

眼见已经耽误了五六分钟,饭馆老板随时都有可能回来,我焦急的冲她说,姐姐你别害怕,我和刚才那俩是一伙的,前天从饭馆吃过饭的,你还记得不?如果你真是被绑架的,我可以把你送到派出所、公安局这类的地方报警,我给你二分钟时间考虑。

一边说话我一边站着饭馆门口左顾右盼,生怕那老板真跑回来,到时候我一个人肯定不是他对手,等了足足两三分钟,那服务员都始终没有开口的意思,我摆摆手说:“得了,就当我们多管闲事了。”然后往饭店外面走。

我走出去几步的时候,服务员弱弱的追出来,问我:“真的可以带我走么?”她说话的口音不像是北方人,有点接近川西地区。

我点点头说,没问题!

服务员赶忙丢下扫帚跟在我身后,我俩也没敢走大路,就沿着路边的草丛快速往停车的地方跑,路上我问她叫什么,她说丫头,没名没姓,就叫丫头。

快跑到三码车跟前的时候,我听到一阵吵闹声,跟服务员比划了个“嘘”的手势,趴在草丛里往外看,见到饭馆老板居然勒着胖子的脖子,手里攥着菜刀朝雷少强和王兴叫骂。

我心里骂了句胖子真废,看了看左右捡起来一块大石头。弓着腰蹑手蹑脚的摸了出去,饭馆老板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突然冒出来的我,正牛逼哄哄的指着王兴骂:“乖乖的给老子拿五百块钱,这事就算了!”

王兴和雷少强都看见我了,雷少强很配合的从口袋摸出来几张大票说:“叔,我身上就这些钱了,你先把我朋友放了行不?”

我趁机又悄悄的往饭馆老板身后爬了几步,刚刚要举起来手里的石头狠狠的给狗日的来一下的时候,躲在草丛里的服务员突然惊呼了一声,饭馆老板反应速度飞快的转过了脑袋。

“我去尼玛的!”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着急忙慌跳起来握着石头就往他头上砸了下去,饭馆老板脑袋往旁边侧了侧,手里的菜刀狠狠的削在了我肩膀上,一阵钻心的剧痛瞬间传遍我的神经,我疼的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上。

王兴和雷少强赶忙从车斗里拿出来西瓜刀就朝饭馆老板涌了上去,可能是见到出血了,又或者是看见王兴和雷少强手里也有家伙,饭馆老板几乎毫不犹豫的撒腿就跑。

我赶忙喝住他俩,别撵!赶紧走。

胖子把我背上车斗里,雷少强跑到草丛里拽起服务员,我们一帮人惊慌失措的驾驶三码车迅速逃离,我肩膀上被砍出来一条大口子,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喷,急的胖子眼泪汪汪的脱下来衣服往我肩头按。一个劲儿的说他错了。

逃出去能有半个多钟头,我肩上的伤口仍旧不停流血,我感觉双眼越来越模糊,好像马上晕过去一样,那个服务员胆怯问雷少强能不能停车。雷少强把三码车停了下来,她直接跑进草丛里,等了五六分钟不见有任何动静,我说“她估计跑了,咱们也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