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人有时不是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了五六分钟不见有任何动静,我寻思那服务员说不定自己跑了,说跟雷少强说:“她估计跑了,咱们也走吧。”

雷少强叹了口气发动着三码车,刚刚挂上档,草丛里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服务员头上沾了很多草叶子,脸上呼了一些泥巴,狼狈的跑了出来,朝着我们喊:“等等我!”

回头望去。服务员手里捏着一株绿油油的小草,奋力爬上车。

我心说女生就是女生,到什么时候都不忘记整这些花花草草,招呼雷少强继续开车,服务员盯着我肩膀上的伤口,比划了两下手上的草叶小声说,艾叶可以止血,嚼碎了按在伤口上。

胖子赶忙抢过来两片叶子吧唧吧唧大口嚼了两下,拖着长长的唾液就准备把碎草叶子往我肩膀上涂抹,我赶忙推开他说,别闹!我胖爷,你丫好多天没刷过牙了,我担心你涂抹过以后,老子立马毒发生亡。

服务员犹豫了下,咀嚼了两片叶子轻轻的放在我伤口上,然后又拿胖子的衣服帮我按住血口,几分钟后我就觉得伤口处变得清清凉凉的,现实中肯定不会存在武侠小说里那种药到病除的灵丹神草,不过涂上艾草以后流血的速度确实减缓了不少。

崎岖的小路异常的颠簸,加上流了那么多血,我身体虚的不行,又害怕自己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一闭眼就再也睁不开,强忍着睡意没话找话的跟服务员聊天。

我问她,你刚才说自己叫什么名字来着?

她有些害怕的往后挪了挪身子,小声说我叫丫头。车斗里全是西瓜,除了我以外,他们几个几乎都是坐在车帮子上,刚才她往后挪的时候差点摔出车外。

我说,你不用害怕,我们要是想害你,就不可能费这么大代价救你对吧?你是不是被那傻逼老板拐卖的?

她摇了摇头说,不是,她是被舅舅卖到别处给人当媳妇的,可是生不出来孩子,那人又把她卖给下家,几经倒手之后,她才被卖给了饭馆的老板。

“媳妇?”我们几个一起惊呼出来,丫头的岁数顶头十七八,比我们大不了多少,这个年纪的女生不是正应该读高中么?可是她却不知道被人贩子倒腾了多少回,身体和精神肯定都让人给摧残的不像样子,想到这儿我不禁有些心疼起丫头来了。

丫头长得其实挺漂亮的,瓜子脸,丹凤眼,小嘴唇薄薄的像是两片银杏花。就是身上脏兮兮的,长长的刘海被汗水打湿了紧紧贴在脑门上,皮肤也有点黑,加上常年挨打受气,眼神显得很呆滞。

我说,你被人倒卖了这么多手为啥不报警或者跑啊?

丫头哭了,哭的特别的伤心,她说第一次被拐卖的时候,她试图逃跑过,后来被人抓回去毒打了一顿。还饿了她好几天,后来她又尝试跑了几次,都被人轻而易举的抓回去,而且每次抓到她,她都会被狠狠的暴打,她就不敢再跑了,每当换了新主人,她都会先被人当牲口似的拿绳子栓上好几天,后来她自己也变得麻木了。

胖子哽咽的抱着“小磊”说:“我的狗儿子,我都没舍得绑过一天。踹过一脚,更别说是个人,姐姐,待会我们把你送到派出所去,你报警,把那帮可恶的人贩子全抓起来。”

我说,狗永远是狗,可是人有时候不是人。

听到“人贩子”仨字,丫头明显又变得很紧张,蜡黄色的小脸刷白一片,不住朝我们哀求说:“不能报警的,警察和他们是一伙,我有一次跑到警局,结果一会儿就被人贩子从里面接走了。”她说着话拽开自己的领子。

当看清楚她胸口的时候,我的心脏好像被刀子狠狠的捅了两下。她本该含苞待放的胸脯却显得异常干瘪,胸口的位置被人拿烟头烫了好多疤痕,看着就让人觉得肉疼。

不光是胸口,丫头的胳膊、大腿,甚至是后脑勺上全都有疤痕。有些是早已经痊愈的旧伤,有些是近期出现的淤青,很难想像一个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这些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非人折磨。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不是个善良的人,很难被陌生人给打动,可是看到她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痕的时候。真心疼了,我咬着嘴唇说:“丫头姐,你老家是哪的?我们送你回去。”

丫头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是在回忆,想了很久之后她摇了摇头说,我不记得了,舅舅卖我的那年我刚九岁,家里发了好大的洪水,爹娘都没有跑出来。

前面开车的雷少强当时就火了,忍着胳膊上的剧痛咒骂:“草他妈的,你舅舅是人还是畜生,自己亲外甥女都他妈舍得下得去手,如果有机会抓着这个傻逼,我一定帮你剁了他!”

胖子附和的说,这样的人渣就应该枪毙。

王兴咬牙切齿的说。枪毙就有点过了,再畜生也是人,他死了家里人也会伤心难过的,干脆诛九族吧,这样他的家里人就不会难过了。

帮着丫头回忆了好半天,她都只记得自己好像是四川那边的,再具体想,她就会脑袋疼,我看一时半会儿也很难回忆起来什么,就跟丫头说:“丫头姐。你要是信得过我们,就暂时先跟我们回家住,等你啥时候想起来了啥时候再走,想不起来就在县城里找份工作落户。”

丫头没有任何犹豫,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或许是受到丫头这件事的刺激。雷少强开车的速度变得特别快,原本预计明天早上才能回到县城,谁知道他居然半夜一点多的时候就开了回去,把三码车停到租房子的楼下,我们用防雨布将后斗牢牢的包裹上。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才进屋。

我肩膀上的伤口基本上已经止住血,考虑到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我心想明天再找个诊所处理下伤口,回到住的地方,大家都饿的不行。胖子从床下翻出来几袋方便面,因为住的地方没起灶,连开水都没有,我们几个只能用自来水泡面。

大家伙正忙的不亦乐乎的时候,一直像个雕塑似的坐在沙发上的丫头突然站起来,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扣子,光溜着身子站在我们面前。

我赶忙喊停,问她,丫头姐你干什么呢?

丫头一副理所当然的看向我们说,每次我换了新主人,他们都要和我做那种事情,我想谢谢你们救我。

雷少强赶忙把她的衣服披上去,板着脸表情严肃的说:“丫头姐,我们不是你主人,你可以把我们当朋友,或者当成弟弟,和我们在一起,你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也再不用和不喜欢的人做那种事情。”

丫头突然“噗通”一下跪在我们面前,梨花带雨的朝我们磕着响头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好人,这辈子我都愿意为你们当牛做马。

王兴和雷少强把丫头搀扶起来,我说:“丫头姐你记住了,你是人,不是牛马!我们几个虽然都是无赖,可猪狗不如的事情做不出来,你信任我们,就拿我们当家人看就可以。”

“家人?”丫头低声喃呢这这个词语。好半天后朝着我们重重点了点头,第一次露出来笑容,她的笑容很生涩,显然很久没有笑过了,但是却很漂亮。

因为受伤的缘故,加上晚上也没吃到啥东西,结果后半夜我开始发烧了,烧的迷迷糊糊,感觉身上好像绑了个火炉似的难受,哥几个全都手忙脚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丫头拿脸盆守在我跟前,不停的用毛巾帮我敷头和擦拭身上,整整一夜没有睡觉的伺候我。

第二天我的烧终于退下去了,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哥几个全都没在,只剩下丫头半蹲在我面前,半闭着眼睛,困得一颠一倒的在拧毛巾,机械似的往我额头上放,我搀住她轻声说:“丫头姐,你睡去会吧?我没事了。”

蹲了一宿,丫头的脚可能有些麻,一不小心没站稳,直接摔倒在我怀里,把我给扑倒在沙发上,这个时候房间门开了,苏菲提着一塑料早点喊,小三你烧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