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一亲芳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丫头一不小心扎进我怀里,正好把我给扑倒在沙发上,这个时候苏菲刚刚好提着一塑料袋早点打开房间门走了进来,当时她脸上还带着一抹笑容,一瞬间笑容定格,她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

我赶忙把丫头推开,朝着苏菲说,我跟你说这完全是个意外,你信不?

要不说无巧不成书,人有时候不信命还真不行。比如我这段时间走霉运,就连生个病都不带消停,苏菲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这来,铁定是我那俩损友通知的。

倒不是说王兴他们做错了,我相信他们也是希望借着我生病的理由,让我俩的关系缓和一下,谁知道苏菲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丫头把我扑倒的时候现身了,这特么不是倒霉催的嘛。

我说,我生病了,丫头姐伺候我一宿,可能是脚蹲的有点麻了,所以刚才没站稳,然后就变成了你看到的误会,你看我俩差两三岁呢,怎么可能有啥事啊?

苏菲不屑的撇了撇嘴巴说:“咱俩也差两三岁呢,你的潜台词是什么?”

我觉得脑袋都快炸了,我说:“我能有啥潜台词,就是告诉你,我和丫头姐之间清清白白的。”以前总觉得搞对象应该是说不完的情话和浪漫,可自从和苏菲好到一块后,她的醋坛子就始终没有下去过,我不知道是自己太骚,还是苏菲的点好,反正每次她都能撞见我失误。

苏菲今天打扮很性感,上半身穿件一件镂空的纱质小衬衫,把自己的锁骨露出来,黑色的打底裤,带着一双小高跟鞋,笔直的双腿,微翘的红唇,胸脯好像又发育了,把我看着直接咽了口唾沫。

她面色平静的把早点放到茶几上,两手抱在胸前站在我对面冷笑说,这次我想听听你用什么样的理由告诉我,我眼睛又瞎了一次?

我咳嗽了两声,指了指丫头,又指了指自己,居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辩解,拍了拍大腿说,要不你自己问她吧?我可以拿最恶毒的诅咒发誓,我跟丫头姐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说白点我把她当姐看。

我不说这话还没事,谁知道我“姐”字刚说出口,苏菲瞬间急眼了。指着我鼻子就嘲讽起来:“赵小三,你心可真野啊,前几天安慰失去爸爸的陈圆圆,今天又平白无故多出来个姐?认姐有瘾是吧?那行,你们姐弟慢慢处呗。”

我也火了,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再加上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就没压住怒火,指着她鼻子说:“你要是乐意信就信,不乐意信就拉倒。从今往后不惯你那个毛病,别整的我一天好像真背着你偷人似的,我要是真有那想法,你能抓着我不?”

其实说出来这话我就后悔了,贱逼嗖嗖的过嘴瘾,都不知道说这几句逼话有啥用。

看我怒了,苏菲居然笑了,不过是被气笑的,她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红着眼说:“赵小三。去了趟临县脾气见涨哈?还是觉得从你新欢面前,我让你丢人了?你他妈当初忽悠老娘说喜欢我的时候,怎么没有这幅泔水缸的表情!你个傻逼!”

我无语抓了抓后脑勺,就差给她跪下了,双手作揖的说:“姑奶奶,我真错了,我就不应该生病,不生病丫头姐就不会伺候我,不伺候我,也不会有你刚才看到的误会,我错了!错的不可饶恕,您大人大量放我一马成不?我还是病人呢。”

苏菲比我更彪悍,从包里掏出包女生来事儿时候用的姨妈巾直接甩在茶几上说,病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娘今天还是伤员呢?本来疼的就直不起腰,听说你病了就屁颠屁颠往过跑。没想到你送给我这么份大惊喜!

说着话苏菲的声音就变得有些沙哑,看她发白的小脸蛋,额头确实隐隐有汗珠子往外冒,我心头不由一疼,长出一口气走到她跟前伸出胳膊说:“算了。不吵了!这事儿确实是我错了,你咬我一口解解恨吧。”

本来我就是客气客气,谁知道苏菲真没客气,抓住我胳膊张嘴就咬了上去,把我疼的呲牙咧嘴的乱蹦。丫头弱弱的站在沙发旁边,看着我俩耍宝,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脸蛋都有些发红。

我侧头看向丫头说,丫头姐你想笑就笑吧,笑完以后还得麻烦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说一遍,不然她肯定不止给我盖一个手表那么简单。

丫头点点头,很懂事的先把脸盆水倒掉,然后又扫了扫地,抹擦了下茶几,静静等着苏菲“咬完收工”,这期间苏菲的牙齿就跟抹了502胶水似的死死咬在我胳膊上。

咬了我足足能有四五分钟,我感觉胳膊上那块肉都快被她给撕下来了,又舍不得推开她,她才总算忍不住换了口气。张嘴又准备开咬,我惊恐的说:“你这是准备打持久战啊?要不咱们坐下来,你先喝口水吃点东西,找个舒服点的姿势再继续?”

我这么一说,苏菲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松开口,瞪着眼看向我说:“少给我油嘴滑舌,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我赶忙看了眼像只勤劳小蜜蜂似的丫头说,丫头姐为我做主的时候到了。你可千万别羞涩,把自己的来历、经历,还有我昨天生病的事情全都说清楚啊?

丫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张嘴解释起来,她本来普通话就不太标准,加上没有念过书。性格也比较内向,说起话来有点含糊,不过总算把整件事说了个大概。

听丫头说完后,苏菲的心肠明显软下来了,相信任何一个心智足够健全的人。听到丫头的遭遇都会生出怜悯的心情,她埋怨的瞪了我一眼说,你怎么不早说啊?

我郁闷的都想哭,我说:“你倒是给我早说的机会啊?”

苏菲的小脸微微有些泛红,揉了揉我胳膊上的牙印问。疼不?

我没好气的说,你猜!嗯,猜对了。

苏菲“噗嗤”一下笑了,推了我胳膊一下骂“讨厌”,接着说:“三三我刚才真是气急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也是在乎。”

我抽了抽鼻子小声嘀咕,我敢跟你一般见识么,你的字典里没有分手,只有丧偶,除非我着急想到太平间挂个号。

我说完这话苏菲的小脸顿时变得更红了,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似的,扭扭捏捏的样子特别可爱。

看我不生气了,苏菲一蹦一跳的挎住丫头的胳膊说,丫头姐你应该比我大点,咱们以后就是姐妹,我带你洗洗澡吧,然后先穿身我的衣服,咱们下午去逛街,三子他们都是男生。也不懂这些,走吧!

俩人说着话就往门口走,我斜楞着眼说:“没了?这就没我事了?你熊完我,又咬了我一口,精神肉体上都折磨了我一遍,就没打算补偿我点啥?”

苏菲掐着小蛮腰瞪眼说,那你还想咋地?

吓得我顿时哆嗦了下,我强打起勇气,指了指自己的左脸说:看在我还是个病人的份上,你敢不敢亲我一口?给我发点福利?

苏菲也没含糊。双手抱住了我的脸颊,就在我左脸上啄了一口,臊红着小脸说:“行了吧?”

讨便宜这种事儿,哪有人嫌够的,好不容易逮着她一次理亏的时候,我又赶忙指了指自己的右脸说:“这边也要。”

苏菲又抱住我脑袋,在右脸上使劲亲了一口,而且是还带声音的那种,简直把我给美坏了,我很孙子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说:“其实这里最想求安慰。”

苏菲咬着嘴唇,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长长的眼睫毛稍微有点颤抖,猛地搂住我,就把嘴巴给迎了上来,当她的小嘴跟我的嘴唇触碰到一起的时候,我大脑瞬间空白一片,心脏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那种“飞一样”的感觉根本没办法用语言描述的出来。

我两只手下意识的搂住苏菲的小蛮腰,她身子不由轻轻哆嗦了下,我的手不老实的游动到她的小翘臀上,苏菲立马挣扎的把我推开,羞涩的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丫头,对我说,你敢不敢别那么讨厌?

我像个二傻子似的连连点头说,敢!刚才失误了咱们再重新来一次呗?

苏菲一巴掌敲在我脑门上骂了句,滚!就逃跑似的拽起丫头跑出了房门,我伸手在嘴唇上摸了摸,然后放到鼻孔底下使劲嗅了嗅,陶醉的说了声:“真香。”

我正寻思下次再找了什么理由,跟苏菲索吻的时候,房门被人“咚”一下撞开了,胖子满头大汗的跑进来说,三哥!咱那一车西瓜让人给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