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林昆的咆哮/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正陶醉在苏菲左右开弓的亲了我好几下的美梦中的时候,房门被人“咚..”一下撞开了,胖子满脸大汗的朝我喊,三哥!咱那一车西瓜让人给扣了!

那种从天堂一下子跌回人间的真实感把我给吓了哆嗦,我吸了吸鼻子埋怨,你家的房门没有锁么?妈蛋的谁想进就能进,三码车不是好好停在楼下的么?咋地了?让物业给扣了?

胖子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子摇头说,不是!早上看你还生病,王兴就寻思我们先把车开到街口试试水,卖的少了大不了换个地方,卖的多了还能给份大惊喜。

我点点头说,那不挺好的么?然后呢?那年头城管也就负责打扫打扫卫生。帮着摆放下自行车,还没有猖獗到敢当街拦路抢劫的地步,所以我压根没往那方面想,

说实话对于胖子的话,我表示不信,总觉得这货是在跟我开玩笑,如果真出事了,王兴和雷少强为啥没一起回来,我估摸他们这是组团想要整蛊我,懒洋洋的坐到沙发上边吃苏菲买来的“爱心牌”早餐,边看了眼肩膀上的刀口。

见我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胖子急的都快哭了,恼怒的跺了跺脚说:“三哥,我不跟你逗,咱三码车真让派出所的人给拖走了,兴哥和强子也被抓了,警察怀疑咱们三码车是偷来的,让我回来喊大人。”

“啥?”我一口包子还没咽下去就给噎住了,呛得连连咳嗽了两声,站起来拽住胖子的胳膊就往外面走,一边走我一边说:“警察把车给扣了?让你回来喊大人?卧槽,三码车不是雷少强他家的么?咱们赶快去雷少强他家喊他爸。”

走到家门口,我问胖子:“小强他们家在哪?”

胖子苦涩的抿了抿嘴唇说,我要知道就直接去了,也犯不着再跑回来问你咋办,问题的关键就是咱不知道小强家在哪,就听他说过以前是下河村镇中的,剩下的咱啥都不清楚。

我愤怒的吐了口唾沫骂,草他妈的!卖俩逼西瓜,怎么一天尽是事儿,派出所横插一杠是特么啥意思?

胖子两只眯缝小眼瞬间瞪圆了,吭哧喘气的说:“是那个狗逼马克。我们刚把三码车停到体育路的街口,他就领着几个警察过去的,还说看我们几个鬼鬼祟祟好几天了。”

我想起来之前在临县吃饭,伦哥曾经跟我们介绍过马克,说他是县城卖水果这块的霸主,老江湖、手段多,让我遇事多忍忍,我当时还觉得不以为然。没想到刚刚支摊第一天就让人给连锅端了,恨得我心里直痒痒。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真坏人,而是像马克这样的假好人,狗逼一面大放厥词的祝我们生意兴隆,结果我们还没开始生意,就被人直接给整聋了,管胖子要了一根烟,我咬着烟嘴使劲嘬了两口说。去找林昆吧,这事儿指望别人都得黄。

好在胖子知道林昆家在哪,我俩着急忙慌的赶到了林昆家,给我们开门的是林昆家的小保姆,这货正光着膀子,穿条大裤衩,戴着耳机,全神贯注的坐在电脑面前打CS。旁边还放着瓶冰镇啤酒,小日子惬意的不要不要的。

胖子上去拍了拍林昆的肩膀,他挥挥手说:“别闹,有啥话等我打完这局的。”

我一着急直接按下主机的启动器,屏幕瞬间黑了,林昆“卧槽!谁特么扔闪光弹了!”扔下耳机站了起来,回头看到是我和胖子后,他有点意外,抓了抓脑皮问:“稀客啊,你们俩怎么会突然跑过来的?”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里还带着一点调侃和不高兴,自从放暑假开始,我们基本上就没在一块玩过。

我说,稀个毛客,我俩都快拉稀了,求你帮个忙。

林昆见我挺认真的,也不开玩笑了,点点头问我,到底发生啥事了,怎么连求这个字都给用上了?

我也没客套,直接把去临县贩西瓜到三码车被扣下来简单说了一遍,林昆埋怨的撇了撇嘴巴说:“你奶奶个哨子的,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不知道喊大哥,碰上难处想起来小爷了,等着!我给我老子打个电话。”

他跑到客厅拿起固定电话拨了个号码,那头可能在忙,半天没人接,林昆喊上我们就往出跑,他当时就穿条大裤衩和人字拖,我说:“好歹你换双鞋啊?”

林昆“呸”了一口说,换毛线换,等我梳洗打扮收拾利索。你那一车西瓜早就被派出所的当夏日福利发完了。

事情紧急,我们哥仨奢侈的打了辆面包车往派出所赶,等到派出所大门口的时候,我郁闷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还真让林昆给说准了,我们那辆三码车停在派出所的正院里,两三十个“人民卫士”整整齐齐的排成两行在领西瓜。

二百多个西瓜只剩下一半都不到,林昆恼怒的冲过去。推开排队的“卫士们”喊:“分他妈什么分?光明正大的抢劫啊?你们给钱了嘛?”大部分警察不认识林昆,有两个年轻点的直接把林昆给按倒在地上,不过有几个上岁数的应该熟悉他,赶忙上去劝说。

林昆这才被松开,他也急眼了,扯开嗓门站在院里大喊大叫:“还他妈有没有王法了,人民卫士抢人民?打美国佬、抗岛国狗的时候咋不见你们这么勇猛?老林头,林国栋,快出来看看你的兵!”

看到车上只剩下不到一百个西瓜,我的心真的开始滴血,三天两夜不睡觉,千辛万苦的跑到临县去拉西瓜。本以为可以大展宏图,挣下属于我们的第一笔财富,没想到就被人这么阴谋阳谋的给糟蹋了。

胖子更是大嘴一咧嚎啕大哭起来,二百多个西瓜承载着我们的梦想。也是我们的心血,我们只想好好的凭自己本事挣钱,可是现实却逼着我们必须学会心狠手辣,那一刻我真恨不得生撕了马克。

连续嚎叫了几嗓子后,一个身材魁梧,长相尊严的中年人从二楼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看长相跟林昆七七八八的有点像,想来应该就是他爸。看到自己老爷子出来了,林昆的胆气变得比刚才更壮实,指着那帮仍旧排队领西瓜的“卫士”们骂叫:“老林头,你管不管这帮窝里横?拦路抢劫我同学不说。还他妈就地瓜分!”

中年人长得很严肃,浓眉豹子眼,厚厚的嘴唇上面有两撇“将军胡”走到林昆的旁边,甩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喊什么喊?你是什么身份?如果不是因为你老子姓林,就凭你在公安机关寻衅滋事这一条就够进看守所蹲几天了。”

别说我和胖子傻眼了,林昆也傻了,不敢相信的捂着自己的脸怒视他爸:“你打我?果然是官官相护,老林头,这事儿你不管,我就找个管事的地方说去,县政府不讲理,我就带着我同学是市政府,咱们走着瞧!”

说完话他掉头就走,结果他爸一胳膊揽在林昆的肩膀上,几乎没费多大劲儿就把他又给拽进了办公室里,紧跟着我们就听到林昆的咆哮和摔砸声,五六分钟后,办公室里才安静下来。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的互相对视了两眼,胖子问我:“咱怎么办?”

我看了眼大院当中的三码车以及所剩无几的西瓜,叹了口气说:“自认倒霉吧,西瓜没了就没了,得想办法把王兴和雷少强弄出来,咱们先去门口等着林昆吧。”

从派出所门口蹲了很久,林昆一直都没出来,这期间我想了很多,这个社会没有对与错,有的只是强与弱,如果我们和马克的身份对调,现在可怜巴巴蹲在门口的人就应该是他。

一直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林昆一蹦一跳的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满脸喜滋滋的,一点不像是跟他爸吵完架应该有的表情,胖子小声嘀咕:“木棍哥,该不是让打傻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