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都给他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林昆兴高采烈的走过来,嘴角还抑制不住的露出笑容,我有种感觉这事儿十有八九要逆转。

我说:“棍哥,事情有转机了?”

林昆回头点了点脑袋说,必须的,吃肉还得是老腊肉有嚼头,老林头到底比咱们多吃几年饭,满肚子的馊主意跟你有一拼。

我一阵无语,敢这么说自己老子,林昆更他爹的关系绝对和胖子爷俩有一拼,离开派出所门口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眼大院里空空如也的车斗。辛辛苦苦置办的二百多个西瓜被抢夺一空,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看我依依不舍的样子,林昆搂住我肩膀说,不就二百来个西瓜嘛,给他们了,这次跟马克联合整你的是一个姓江的副所,跟我爸级别一样,而且人家打着为所里同事谋福利的旗号。我爸也不好直接出面反驳。

我说,那咋办?就白吃这个哑巴亏了?

林昆“嘿嘿”一笑带着我和胖子往街口走,然后就从派出所附近找了家小旅店,没错!确实是间小旅馆。从二楼开了间房,我有些着急的问林昆,棍哥你敢先别闹不?还有俩兄弟从局子里蹲着呢,这会儿不知道啥情况。

林昆拉开房间的窗帘,指了指对面笑嘻嘻的说:“看着没?对面就是派出所大院。”

胖子吸溜两下鼻子问,昆哥你不是打算带我们劫狱吧?

林昆回头就甩了他个“脑瓜嘣”笑骂,劫你麻痹,老林头给了我几个电话号码,都是县里面有头有脸的领导,待会胖子从房间里监视,三儿去找个公用电话亭打电话,有多委屈就说成多委屈。

我说,你呢?你干啥去?

林昆拍了拍胸脯说,大哥还有别的任务,老林头真是个人精,自己也儿子也算计,不过我的任务可能要花点小钱儿,到时候你必须给我报销。

我说:“报销都是小事儿,问题是这事儿能不能行啊?领导们应该不会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吧?”

林昆笑着说,放在平常肯定不会有领导搭理。可是马上要换届了,这种做业绩的好机会,领导们不会放过的,只要有领导过来,咱仨就跪派出所门口去哭嚎,我爸到时候也会安排几个临时工主动站出来承认确实抢了你的西瓜车。

我说,这事儿会不会给你爸招惹麻烦?

林昆不屑的撇撇嘴,他才不会有麻烦呢。老狐狸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关注这件事了,正所长再有两个月就该退休了,老林头和姓江的都是候选人,姓江的拿咱的西瓜收买人心就是为了投票的时候能多两票,老林头也一直寻思怎么用这件事做文章,奶奶个哨子的,亏大了!即使我今天不大闹派出所,他也会安排人干。白挨了一巴掌!

我捂开嘴笑了说:“为兄弟挨揍不委屈,大不了今天晚上我请你商业街走起!”

林昆的眼睛瞬间绿了,咽了口唾沫,表情艰难的说,哥不是那种人!

我和胖子异口同声说,只办那种事儿。

留下胖子在房间里监视,我和林昆跑下楼,我到公用电话亭开始拨打电话。林昆很阔气的打了辆出租车离开了,前几个电话很不顺利,不等我开口说事儿,那边就挂掉了,后来有两个领导都耐心听我把事情说完,还有一个保证说下午就过来看看。

放下电话我低声骂了句,下午还来看你麻痹,到时候西瓜早让人尿出来了。

林老爷子一共给了八个号码,一连打了六个都没有哪位领导答应会马上过来,我又打了一个对方直接挂断,只剩下最后一个,旁边的备注是姓“秦主任”。我心里开始犹豫,前面那些“县zhang、副县zhang”的都不管事,这么个主任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犹豫了一会儿,我心说已经打这么多了,不差这五毛钱(当时公用电话费是一分钟五毛钱),就按下了那串号码,电话响了几声后,那边很快就有人接起,问我有什么事情,我就把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

那边听完后,沉默了大概半分钟问我,能等二十分钟么?

我激动的说。等两个小时也没问题!撂下电话后我飞快的跑上旅馆,胖子正傻啦吧唧的盯着窗户外面发呆,我拍了拍他肩膀问,对面是有不穿衣裳的美女还是咋地?看的那么入迷。

胖子指着窗户,结结巴巴的说,卧槽!你看...

我伸直脖子瞄了眼,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派出所的大门口居然围了好多人,男女老少多大岁数的人都有,这些人跟练内功似的从大门外面盘腿坐着,还有不少人举着大条幅在骂街。条幅上五花八门的写着“还我西瓜,知法犯法。”

我有点懵逼了,吭哧半天没看明白这是咋回事。

猛然间我看到旁边不远处蹲着个光着膀子穿条大裤衩的少年在抽烟,那家伙正是林昆。我看他的时候,他也正满脸邪笑的朝旅馆的方向招手,我就知道了,一定是这家伙整出来的。

看到这副景象,我的第一反应今天这事儿肯定能处理,第二反应就是肉疼,找了这么多“群众演员”得他妈花多少钱啊,狗日的林昆真拿我当地主斗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红旗车从街头缓缓的开了过来,因为门口堵的人太多,车里的人只能被迫下来走,我看到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穿件白色衬衫的男子从车里钻出来,询问门口的“群众演员”什么,估计是问到底怎么回事。

林昆赶忙朝我招手,我和胖子一溜小跑冲下旅馆,走到那个男人身边,我装着胆子问他,您是秦主任么?

他点了点头,严肃的看向我说。电话是你打的吧?没想到你还这么小?请问这些人是你的家属么?

我迟疑了一下,看到旁边的林昆挤眉弄眼点头,“嗯”了一声说:“他们都是我和同学的亲戚和邻居,我没有父母。还在读初三,想要趁着假期和几个同学合伙卖点水果,结果今天一个西瓜都还没有卖出去,我同学和三码车就被警察叔叔们给强行扣押了,车子是我同学爸爸的,他们非说我们是偷的,求您给我做主。”

说着话我就跪到在地上,两手抱住了男子的小腿哀求,刚开始时候我确实是装的,可是越说越委屈,不自觉的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自从爸爸投案自首以来,我一直都告诉自己要坚强的活下去,不能哭更不许哭,每次遇到难事、遇到不公平的待遇,我都绞尽脑汁的去想办法,可说到底我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儿,那种感觉真的很累,终于在今天彻底触动了我的泪腺。

男子赶忙把我扶起来说:“同学,你放心!事情如果真像你说的样子,我肯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答复,被扣的三码车和西瓜我保证也一定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我当时是真哭了,真的哭的稀里哗啦,摇着脑袋说:“西瓜都已经被他们当福利分了,一个个都没有了!”

听完这句话,那男子本来还算平静的脸上瞬间变得有些凌厉起来,拍了拍我肩膀说:“你先和你的亲朋好友们在门口耐心等我一会儿,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安抚好大家的情绪,我保证会给你一个完美的交代。”

派出所的大门内站了好多警察,他们把铁栅栏给关上,刚开始那些人还在恶言恶语的驱赶我们,那男子要进去他们都不许,直到男子从衬衣口袋掏出来一张工作证,他们才惶恐的把人迎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