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癞蛤蟆扑脚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瞎龙推的往后倒退两步,我也没生气,仍旧乐呵呵的冲他说,知道大哥不差钱,可我们差啊,要不大哥施舍我俩钱,这事儿我们就当没看见成不?

那瞎龙绝对嗑药了,正常人听到这种冷嘲热讽肯定会翻脸,他到好,两手往后一背装的像个人似的,朝着我昂了昂脑袋牛逼哄哄的说,行啊!你们谁跪下来给我磕一个头我给谁一百。

我正寻思应该怎么再挑起他火的时候,胖子“噗通”一下就跪到地上,两手靠前头点地的磕起头来,一边磕一边念叨:“您数清楚了啊。一百..二百...三百...四百...”

一眨眼的功夫,胖子已经数到一千五了,喘口气正准备继续,瞎龙慌了,赶忙摆手说:“行了,别他妈磕了!”从银台管服务员要了一沓钞票塞给胖子说:“兄弟,我服!真服你了!”

胖子乐呵呵的接过来钱,抹了把脑门上的汗珠子冷笑,有钱了不起啊?多大点逼事儿,小爷就当清明节磕错坟头了,你敢继续装牛逼,我就敢磕到你破产。

经过这么一闹腾,瞎龙也完全清醒了,身体里那点男人的兽欲估计也下去了,瞟了瞟旁边楚楚可怜的林小梦。朝着我咧嘴笑着说,为了这么个烂货,你们也是够拼的,我瞎龙这个人不惹事可也不怕事儿,实话实说我今天溜冰溜的有点大。就想让她给败败火,你们要是把人带走了,我以后从商业街还怎么混?

我说,大哥您刚才听到她吓唬我什么了,我也是赶鸭子上架,总不能真让她那张破嘴到我对象面前瞎逼逼吧?

说实话我真挺恶心林小梦的,简直就是癞蛤蟆扑脚面,不咬人关键恶心人,这种感觉真心挺无奈的。

瞎龙左右瞟了瞟我们几个,又看了看梨花带雨的林小梦,沉思了几秒钟说:“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我也不逼着她给我办那事儿了,只要能帮我败下去火,不管是用嘴还是用手都随便。”

我心底一阵“卧槽”,敢情这种事儿还特么能用嘴解决啊?我看了眼林小梦用眼神问她啥意思?林小梦轻咬嘴唇,惊恐的摇摇头说,她不做!

瞎龙是彻底火了,骂了句“给脸不要脸是吧,今天谁也别走了!”他走到银台边拿座机电话“噼噼啪啪”按了几个数字。拿起话筒就朝那边喊,都他妈死哪去了?赶紧回来了,有人在店里闹事!不多儿七八个打扮的怪模怪样,身上雕龙画凤的小青年就堵住了门口。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跑,只是林小梦这个傻逼脚上没穿鞋,而且她身上那点跟遮羞布差不多的小衣裳也实在没法出门,所以就想着和平解决这件事儿,谁知道瞎龙说翻脸就翻脸,我当时真有点后悔了。

瞎龙指着我们吓唬,都他妈给我双手抱头蹲地上。

林昆从口袋掏出香烟。乐呵呵的凑过去说,哥我给你提个人,您要是觉得能给面子,就放我们走!要是觉得他的脸不是脸,那今天要杀要剐您随便,林昆凑到瞎龙的耳边说了两句话。

瞎龙疑惑的望向林昆,林所是你什么人?

林昆摸了摸自己的五官笑着说,您肯定有这个眼力劲儿,要不我给你他电话号码,您打电话求证一下也行。我叫林昆!

瞎龙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两下,笑呵呵的拍拍他肩膀说,兄弟说哪的话,我前几天还跟你爸一起吃过饭呢,咱都是自己人,刚才我跟你们闹着玩的。

林昆点点头,那我们现在能走了不?

瞎龙摆摆手说,随时可以哈,冲着银台的服务员吼了一嗓子,记清楚我这几个小兄弟的脸。以后他们来店里玩打五折,然后很客气的把我们送到店门口。

林小梦弱弱的说,想换身衣裳。

瞎龙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又从银台里拿出来一沓钞票递给林小梦说,妹啊!今天哥药磕的有点多,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你别往心里去。

林小梦接过钱,很惶恐的跑回更衣间换衣服,几分钟后她出来了,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上自己衣裳的林小梦确实很漂亮,她穿着肉色丝袜,细底高跟鞋,披肩长发,尽管脸上没化妆,不过五官很精致的,单看模样谁又能想到这女生由内到外透着一股子浪劲儿。

走到商业街口,我冲林小梦伸出手:“拿来吧。”

林小梦迷茫的望着我说,拿什么?

我抡圆胳膊就给了她一巴掌,钱!瞎龙刚才给你的钱,那钱是冲林昆面子给的,你舔个逼脸好意思往自己包里揣?

林小梦哭着说,她拿这钱真有用。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说,胖子、小强把她再送回足疗店去。

林小梦吓得赶忙把钱从包里拿出来递给我,求我放过她。

我点着一根烟,朝着她脸上吹了口烟雾说,今天我帮你,不求你感恩戴德,但是希望你自己有点良心。如果你还是个人,以后就他妈再来祸祸我,听懂没?

林小梦点点头,梨花带雨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捂着自己肚子说,她真怀孕了,问我能不能借给她点钱打掉,还说何磊不理他,刀疤离开县城去了崇州市。

我说:“我是真可怜你啊,想脱你衣服的人那么多,想给你买衣服的人有吗?走到这一步都是你自己作的,我不会借给你一毛钱,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希望你以后自己长点心。”

说完我就和几个兄弟拦下一辆“三奔子”钻了进去,只留下林小梦一个人蹲在街角哭的撕心裂肺,我承认自己做的确实有点狠,不借给她钱其实就是把她往死路上逼,可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本来只是一时的愤怒,可我不知道就是这个决定直接改变了我和林小梦的人生,林小梦确实为了自己的犯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我也招惹上了不死不休的仇敌,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坐上三奔子离开,大家心情都挺压抑的,林昆说差不多到点回去了,回家问问他爸。我们西瓜的事情怎么处理,有消息了给胖子打电话,我寻思好几天没去歌舞厅报道了,就带着他们几个往舞厅走。

来到二楼更衣间,还是老样子,杨伟鹏靠在楼梯口迎来送往,鱼阳躺在更衣间里看小说,见到我进门,他还挺意外的,笑容满面的问我,这几天跑哪发财了。

我随口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问他:“这几天大老板没说我啥吧?”

鱼阳苦笑说,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消失好几天,你觉得他能给你好脸色不?大老板这会正从288房间打麻将呢,你赶紧过去道个歉吧。对了我堂哥回来了。

我惊喜的说,小峰哥回来了啊?说实话我打心眼里感激刘祖峰,如果不是他介绍我过来上班,我根本就不可能有后来的这些际遇,他完全可以算得上我的引路人和半个师父。

鱼阳点点头说。舞厅最近肯定又要有变动了。

我快步走到288房间,轻轻敲了敲门,是刘祖峰过来给我的开的门,见到我后,刘祖峰没有表现出来想象中的高兴,反而一把掐住我的衣领拽进了屋里,近乎野蛮的把我摔倒在地板上。

屋里大老板和几个人正在搓麻将,我爬起来低着脑袋朝老板打了声招呼,大老板头都没往起抬,仍旧自顾自的摸牌,完全把我当成了空气。

刘祖峰一把揪住我头发,抬手就是一耳光扇在我脸上,冷笑着说:“你小子可真行啊,以前我觉得你这孩子挺上道的,可没想到你还真是个人物,恩将仇报玩的这么利索?”

我脸上火辣辣的烧,疑惑的望向刘祖峰问,小峰哥你什么意思?我干什么了就恩将仇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