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分道扬镳 【为落尘的玉佩捧场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脸上火辣辣的烧,疑惑的望向刘祖峰问,小峰哥你什么意思?我干什么了就恩将仇报?

因为苏菲的关系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和刘祖峰的关系很不错,他也挺照顾我的,原来一切都是我以为,刘祖峰揪住我的头发来回晃了晃说:“小子,我既然可以把你捧起来,就肯定能再把你按下去,以后给我老实点,知不知道?”

我被他薅着头发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低着脑袋反复的问他,小峰哥我到底哪得罪你了,有啥话你就说清楚,就算死也让我死个痛痛快快的,行不?

刘祖峰松开我。冷笑两声说,还给我装傻是吧?我问你,你和菲菲是怎么回事?

看他口气缓和了很多,我不由松了口气,暗想这里面估计是有啥误会,解释清楚应该就没事了,我迷茫的说,我跟她怎么了?你一直不都知道我俩的关系么?前几天我俩确实吵了一架,不过现在已经和好了。

刘祖峰暴怒的一脚踹在我肚子上,他这一脚踢的很出其不意,实打实的落在我肚子上,我被蹬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肠胃和肠子好像搅在一起似的特别难受,我痛苦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半天没有说出来一句话。

老板和那几个人毫不受影响的在搓麻将。全然没往我们这边多瞅一眼,他甚至还咬着烟嘴乐呵呵的甩出去一张牌喊:“白板,碰!”他满脸从容的样子虽然算不上幸灾乐祸,可是却也极其的讽刺。

常言说,人都不可貌相。更何况是人心,他的爱答不理,只是因为我还不行,假设我和刘祖峰身份对调,现在大老板肯定不会那么淡定,这一次我彻底对他心寒了。

我当时心里真是纳闷到了极点,不知道为什么刘祖峰会突然和疯了一样对我拳脚相加,坐在地上大口呼吸了两下,刚刚才感觉稍微舒服一点,刘祖峰走过来又一把薅住我的头发按在麻将桌上,骂我:“小逼崽子,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以后给我离菲菲远点,再让我知道你俩腻歪在一块,老子废了你。”

这下大老板他们的麻将牌全都被弄乱了,没办法继续打下去,老板也好像刚看到我们一样,瞄了眼刘祖峰说:“小峰啊!都是自己人,不至于动那么大肝火,小三年纪小不懂事。有啥慢慢教,动手动脚的让人笑话。”

旁边几个打麻将的也都跟复读机似的点头说“就是,就是。”人性的冷漠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被刘祖峰死死的按在麻将桌上,咬着嘴皮问他,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跟苏菲腻歪在一起?我俩现在是搞对象的关系,我跟她好怎么了?

刘祖峰抓起一副麻将牌就塞进我嘴里,然后两手拽起我肩膀,拿膝盖狠狠的撞了我肚子两下,又是一脚把我给踹躺在地上,指着我脑门说:“你算个什么东西?跟菲菲搞对象?你配不配?”

我强忍着疼痛捂着肚子站起来。同样指向他冷笑说,我是什么东西不重要,配不配也和你没关系,装的那么逼真,敢情你对苏菲也有别的心思啊?

刘祖峰骂了句“我去尼玛的!”冲上来又是一拳头重重砸在我腮帮子上,我感觉嘴里一甜,肯定是出血了,当时也火了,一把搂住他身体,拿脑袋使劲撞在他嘴上。刘祖峰八成没想到我敢还手,被我撞了一下,闷哼了一声,左腿往后一伸将我给扳倒在地上。

之前一直没还手,一个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打不过他,再有就是欠刘祖峰人情,可是牵扯到苏菲的事情,哪怕今天让他弄死,我也不能认怂,被他绊倒后。我两手抱住他的小腿肚子想将他掀翻。

刘祖峰本来就是个成年人,而且从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久不可能没两下子,我两手刚搂住他的小腿,他就一拳头狠狠的怼在我脑袋上,把我砸的眼前直冒金星,我动作稍微迟疑了几秒钟,就被他一脚给踹了出去。

没敢有任何犹豫,我爬起来就往朝他挥舞起拳头,刘祖峰的动作明显比我快很多,一低头很灵巧的躲过我这一拳头。然后他用自己的肩膀直接扛住了我的腋窝,一个转身胳膊肘就磕到我肚子上面,特别的有劲。

我当时就岔气了,丧失了反抗的能力,紧跟着,我就觉得自己飞了起来,刘祖峰一个熟练的过肩摔,直接把我甩了出去,重重的跌在麻将桌上,这一下把我摔得不轻,我感觉后背上的骨头好像都要断掉了一样。

大老板和几个打麻将的人纷纷站了起来,生怕会殃及池鱼,刘祖峰一把拽住我的衣服,将我从麻将桌上拖下来,揪住我的头发按到了墙上,他又从后腰摸出来一把匕首。

拿刀尖顶住了我的脖颈喘着粗气骂,小逼崽子,是不是真当我跟你开玩笑呢?我刚才说的话听清楚没?以后给我离菲菲远点!菲菲他哥不在身边,我就是她哥,我绝对不会允许她跟一个社会垃圾在一起!

我朝着他脸吐了口唾沫说。装你麻痹!有能耐你弄死我,这会儿把苏菲当宝贝似的护起来,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在哪?她妈生病需要钱,她急的蹲在地上哭的时候,你这个所谓的哥哥又在哪?老子也把话撂这儿了,只要你弄不死我,我就他妈跟苏菲在一起!

刘祖峰的表情冷酷的吓人,他冲着我膝盖一踹,我一弯腰,就半跪在了地上,他抬起腿,一膝盖狠狠磕到我脸上上,我脑袋一懵,倒在了地上。

我看见刘祖峰把手上的匕首举了起来,照着我的大腿就要刺,我心里面顿时慌乱了,眼见他的匕首就快要捅到我腿上,我赶忙打了个滚儿,滚到了另外一边,刘祖峰转身,上来一脚跺在我肚子上。

我一口苦水吐了出来,嗓子眼也变得有些堵根本喘不上气,他不挂任何表情的又把匕首举了起来,眼睛泛着冷光,就像是一条想要咬人的毒蛇。这个时候大老板握住了刘祖峰的手腕说:“小峰你身上还有案子,别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再把自己陷进去了,小三不是外人,自己人打打闹闹很正常,见红就过头了。”

我当时真的特别想笑,笑自己是个傻逼,本以为我最起码是大老板的一把刀,现在看来连狗都不如,他劝架的主要原因是觉得刘祖峰身上还背着案子。

刘祖峰脸上的肌肉冲动两下,指着我鼻子说:“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以后你还敢纠缠菲菲,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我回以冷笑说,你敢再指着我鼻子说一句话,我就敢咬断你手指,我也还是那句话。别的事都好商量,但是苏菲我不跟你还价,只要她愿意跟我处,我就死也跟在她身后。

想想老板也没啥过分的,和刘祖峰比起来我确实连狗毛不算。我抹了把脸上的血迹,朝着老板鞠了一躬说:“谢谢老板这么长时间的照顾,欠的钱,我一定会尽快还清。”然后就往门外走。

刘祖峰冷冷的出声,钱不要你还,没有我的面子你一毛钱都借不出来,钱既然是给菲菲妈看病用的,我会想办法还上,我是个流氓,我懂流氓的心肠,你这样的人以后走不了正道,如果你真希望菲菲好,就远离她。

我没有出声,闷着头继续往门外走。

老板从后面喊住我,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小沓钞票递给我说:“我知道通过今天的事情,我这栋小庙肯定是装不下你这尊大神了,咱们一码事归一码,这是你上月的工资,临走时候我送你两句句话。”

我没有客气,直接伸手接过了钱,点头说,老板您说!

老板抹了把下巴微笑说,当你是一只猫的时候,你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头虎,当你变成一头虎的时候,也别忘了自己曾经是一只猫,做人要学会感恩。

我重重点头说,老板哪怕咱们分道扬镳,我将来也绝对不会恩将仇报。

老板抛给我一支烟说:“现实社会一场戏,玩的就是人名币!这个世界有钱不一定是硬道理,但没钱一定没道理,我期待你的名字将来有一天可以震彻县城!”

我咬着嘴唇说:“一定会的!”就这样,我带着几个兄弟净身出户离开了这座让我认识到自己只是一只病猫的歌舞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