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净身出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包房里出来,兄弟几个赶忙问我发生什么事了?鱼阳也好奇的打量我,我吸了吸鼻子挤出个笑脸说没事儿,让胖子把他手机号留给鱼阳,告诉他我辞职了,以后有啥事儿打电话就成,然后带着哥几个离开了舞厅。

走出舞厅大门口,我又回头看了眼这个我生命中第一次工作的地方,咬着嘴唇低声说:“我保证让你后悔,后悔今天选择了刘祖峰抛弃了我!”

用“净身出户”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我,应该是最合适不过的,此刻我心里完全空了,什么念想都没有,除了口袋里老板甩给我的一千五百块钱工资,这一个多月来。我学会最多的就是怎样发狠和狡猾。

哥几个谁都没有说话,不言不语的陪伴在我左右,一直都快走回住的地方,我才声音的沙哑的说,我想喝酒。有没有陪膀子的?

胖子掉头就走说:“我去买酒。”

雷少强搂住我肩膀安慰,三哥你不是一直都对我的身份好奇么?晚上喝酒我给你讲讲我的经历,就当下酒菜听,保证比电影还精彩。

王兴性格比较沉稳,不太擅长安慰。只是拍了拍我肩膀沉声说:“你想喝,我就陪你醉!”

回到住的地方,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走错房间了呢,从客厅到卧室全都变得焕然一新。原本凌乱的地面和垃圾消失不见,地板砖被擦的都能晃出任的倒影,沙发巾和靠背是新欢了,茶几上摆了几盘冒着香气的菜。

厨房的位置有两道倩影在忙碌,一个穿着碎花小短裙,酒红色的头发扎成“丸子头”我一眼就能认出来是苏菲,另外一个穿件乳白色的小短裙,留着半长不长的学生头,一时半会儿我没认出来是谁,心里暗道,难不成苏菲喊朋友过来玩了?

看背影两美女的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好,长腿细腰,白玉似的小腿露在外面,看的人心旷神怡,也算是从歌舞厅回来,唯一一件让我觉得心情还算比较愉悦的事情。

听到开门声,苏菲一蹦一跳的从厨房里跑出来开口就说:“三三,今天你有口福了,让你尝尝...操,你的脸怎么了?跟谁干仗了?”她走动我跟前,伸手轻轻抚摸了下我高高肿起的侧脸。

我无所谓的笑着说,没事儿!刚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伸手帮她散落在耳边的碎头发挽起,故意转移话题问她:“晚上做啥好吃的啊?”

苏菲一把甩开我的胳膊,瞪着眼愤怒的说,少给老娘狗扯羊皮。我问你到底又跟谁打架了?

我说:“真没有,刚才跟王兴闹着玩,没注意看前面的路,一不小心掉下水道里了,幸亏下里头没水,不然你以后真得守寡了。”说完话我又朝王兴眨巴了两下眼睛。

王兴点了点脑袋帮着我一块编瞎话说,真的菲姐,刚才我俩打着玩,谁也没注意前面有个坑,三子一头给栽了进去。得亏里面没税,要不我三哥就光荣了。

苏菲狐疑的看了看我,又瞟了眼王兴,最后看向捂嘴偷笑的雷少军问,他俩说的是真的不?

雷少军乖宝宝似的举手说,绝对是真的,比胖子的肾还真!

苏菲这才松了口气,拿指头戳了戳我脑门娇嗔说,以后自己多注意点,来卧室我帮你擦点红花油吧。

走进卧室。苏菲一边从床头柜上取出和红花油,一面又反复确认了的问我,真不是跟人打架弄伤的?如果碰上什么难缠的赖皮货,我帮你搞定。

我开玩笑说,媳妇你是不是拜孙悟空为师了?怎么今天这么生猛啊?

苏菲白了我一眼,有些羞涩的说,谁是你媳妇啊?别瞎说,毁坏我大姑娘的名誉,是小峰哥回来了,他这次回来可能会在县城呆的时间比较长。我就想着看看能不能帮你...

听到“小峰哥”仨字,我的火气顿时蹿了出来,情绪有些失控的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比刘祖峰差很多?为啥我必须靠着他才能站稳脚跟?难道我自己没手没脚没大脑么?”

我承认说这话的时候,我确实有点不讲理,苏菲不知道在舞厅发生的事情。她这么说无非就是希望我可以不被人欺负,可是我心里却发疯似的妒忌刘祖峰,妒忌他比我混的好,不光老板欣赏,苏菲还那么崇拜。

苏菲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变脸,愣了下神,“啪”一下把红花油摔到床头柜上,皱起眉头吼我,你有病吧?吃枪药了?我说什么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外面的哥几个听到我们吵架,全都凑到门口劝,苏菲的火也起来了冲哥几个嚷嚷:“谁也不用管,我倒要看看他赵小三今天想干什么?”接着“啪”一下关上房间门,跟我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起来。

我长出一口气,尽管心里觉得憋屈的不行,可还是尽可能的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情。毕竟苏菲又没做错什么,她只是单纯的希望我好,我臭着一张脸说,别絮叨了,信不信你再多说一句,我就...

苏菲掐着腰指着我脑门骂,哟呵?长本事了?再说一句,你能怎么样?啊?

我瞬间怂了一把搂住苏菲的小腿蹲在地上,撒娇说:“你要是再敢说一句我立马给你跪下!”

看我板着脸一副严肃的样子,苏菲“噗嗤”一下被我逗笑了。推了推我脑袋说,出息样子吧!还要不要脸了?

我把脑袋靠在她腿上,脸颊故意来回蹭了几下,赖皮的嘟囔,我就不要脸了怎么滴?跟我自己媳妇要什么脸?有本事你咬我啊?

苏菲没好气的在我胳膊上拧了一下笑骂。快趴床上去,给你擦完药我还得倒厨房帮忙呢。

我老老实实的趴到床上,苏菲脱了鞋子,坐在我边上,开始一点一点往我后背抹红花油。有些痛,但是之后清清凉凉的又会感觉舒服不少。特别是她的小手在我脊梁上反复摩擦的时候,我心里居然有种痒痒的感觉,很享受。

我打趣的说:“媳妇你的手法挺好啊,以前真没看出来。”

苏菲叹了口气说。我妈过去上班,我哥又经常和人打架,我从十一二岁就开始帮我哥做这些事情了,小时候淘气,我哥每次让我帮他擦药我都不乐意,他都得拿一块两块的好处费诱惑我。

我说,你哥过去也经常受伤么?

苏菲点了点脑袋说,他可比你受的厉害,最严重的一次让人砍了七八刀,把床单都给染红了。我当时害怕,就蹲在旁边哭,后来我妈回来拿笤帚把我哥撵了出去,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哥正式不上学,混起了社会。

我很感兴趣的问她,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苏菲沉默了一会儿说,后来哥哥还真混出来点名堂,前几年在咱们县城提起我哥的名字,街上那帮小混混都害怕,哥哥也挣了不少钱,不过每次他拿钱和补品回来,我妈都不让他进家门,还会把他的东西扔出去。

哥哥的性格随我妈,两人都是死犟死犟的,其实我妈很想念他。经常会到他的房间一坐坐半天,有时候还会哭,哥哥也不肯服软,宁愿半夜扒墙头回来,偷偷往我们的枕头底下放钱。也始终不肯说一句他错了。

我说,你哥是因为什么事情进去的?

苏菲咬着嘴唇犹豫了很久才低声说,故意杀人!为了小峰哥杀的人。

“啥?”我一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苏菲深呼吸两口,眼睛已经红了,抽泣着说,小峰哥有个亲妹妹,前几年被人糟蹋自杀了,我哥因为这事儿捅了那几个王八蛋十几刀,结果几个王八蛋都没死,但是其中有个家伙很有背景,我哥被判了十年,今年是第三年,所以小峰哥一直都拿我当成亲妹妹看。

我上手轻轻环抱住苏菲的细腰说,媳妇,以后我替哥哥保护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