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擦红花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提起自己的哥哥,苏菲再也不是那个大大咧咧的女恶霸,像个平常女生一样泣不成声,一头扎在我怀里抽抽搭搭的说,我哥承担的东西很多,我知道他很难,可是他却从来不说,别看人前一副社会大哥,实际上衣服就那么一两身,很多年了,有钱也全都给我和我妈买了,他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不会和任何人说他的困难。

我轻轻拍打苏菲的后背安慰,对于这样一个为了家人和兄弟掏心掏肺的男人,我能说的除了服还是服。不过也总算了解为什么刘祖峰会把苏菲视为禁脔那么反感她跟我在一起。

苏菲哽咽的抽了两下鼻子说,哥哥进去三年了,我没见过他一面,我和我妈去探监,他从来不出来跟我们见面。就是让狱警带句话说,他对不起妈妈,不配做她儿子。

我不停的劝解她,苏菲哭了一会儿后,抹了抹自己的眼角说。三儿第一次你在胡同里救我,手里攥着匕首的样子,就和我哥当初保护我一样,所以我第一眼看到你,心里就觉得很特别。

我开玩笑的打趣说。敢情我还是沾了大舅哥的光,对了!忘记问你了,你妈咋样了?

苏菲说,我妈还好。病情基本上控制住了,现在小峰哥的女朋友帮着在照顾,我妈一直拿小峰哥当儿子,对他女朋友也特别满意。

我松了口大气说,敢情刘祖峰有女朋友啊?

苏菲白了我一眼说,当然了!小峰哥那么帅,没女朋友反而不正常了,不过他不让我上学的时候搞对象,你在他面前千万别乱说话。

我小声嘀咕了句:“也没机会再乱说了。”

苏菲拍了拍我后背说,后背已经擦好了,你慢慢翻过身子,我再帮你抹抹前面。

我点点头,坐起身子,苏菲跪在我旁边,一点一点的开始给我抹擦前胸,夏天本来穿的就少,加上她身上的碎花小裙领口又比较宽松,从我的角度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反正全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看着看着,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身体也有了自然的变化,本来就穿条迷彩短裤。变化属实有点太明显,可是我又不敢乱动,尤其是此刻要是伸手捂住,那不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嘛。

苏菲还和我聊着别的,我根本就没听进去,一面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再瞎看了,可是俩眼珠子根本不听使唤,就死死的盯着她的领口挪不开了,很快苏菲也注意到了我的异状,俏脸的小脸蛋瞬间红到了脖子根上。

我干咳两声。装作掏口袋找东西的样子,冲她傻笑:“媳妇儿,这事儿不能怪我,谁让你那么漂亮,一看到你我就冲动了。”

苏菲娇嗔的骂了句讨厌,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居然“蹭”一下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赶忙躲闪,惊慌失措的往旁边挪动两下,我说:“你..你要干啥?”

苏菲红着小脸说。我怕你难受。

我心脏“噗通噗通”的乱跳,感觉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屋子里的温度好像一下子突然升高十几度,空气中弥漫着苏菲身上的体香特别的魅惑撩人,我尴尬的小声说,我怕你碰完以后我会更难受。

我们两个面对面的看着,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我的脸慢慢朝她凑过来,她也慢慢往我这边靠,我一把抱住苏菲就亲了上去。第一下的时候,苏菲可能觉得不好意思还躲了,当我第二次和她的小嘴沾到一块的时候,她没躲,我们俩人疯狂的拥吻在一起。

这一下。我什么都不管了,抱住她就亲了起来,我们俩正激烈的亲吻的时候,卧室门被人“咚..”一下撞开了,胖子扯着个老粗嗓门喊:“三哥,你看...看卧槽,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他又“呯”的一下关上了房间门,我听到外面传来“哈哈”一阵大笑声。

苏菲紧张的推开我,手忙脚乱的整理下自己凌乱的头发,急急忙忙的要穿鞋,我赶忙从后面搂住她的小腰说:“媳妇,咱再继续呗。”

苏菲羞臊的掐了我胳膊一下,彪悍的骂:“继续你妹,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没听见外面的人都在笑吗?赶快撒手。”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那种飞箭在弦。人家却告诉你没靶子的痛苦,反正我现在心底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胖子,我耍赖皮似的撒娇说,那媳妇咱们等下次外面没人的时候,你再帮我擦擦药行不?

苏菲半推半就的点了点头,我顿时乐开了花,恨不得马上跑出去把那帮损友全都撵出去,苏菲趁机跑出了卧室。

等她出去好一会儿,我确定身体恢复正常以后,才插着口袋走了出去。外面哥几个全都眼巴巴的望着我,一个个露出一副“你小子不是好人!”坏笑朝我吧唧嘴。

我走到胖子的跟前,抬起胳膊结结实实的甩了他一个“脑瓜嘣儿”说:“别问为什么,你懂的!”

胖子捂着额头委屈的小声说:“三哥,都是这帮王八犊子坑我。我不知道你从里面正为我们创造侄子呢,我要知道,打死我不带推门的。”

苏菲从厨房提高嗓门骂:“胖子你丫要是真想变成死胖子就再说一句试试!”

胖子立马捂住了嘴巴,从口袋掏出一摞钞票放到茶几上。

我疑惑的问,哪来的?

胖子指了指厨房。又捂住了嘴巴。

王兴乐呵呵的说,刚才林昆送过来的,咱那一车西瓜林昆他爸给的解释是派出所公费买下来了,按一千三百斤算,一斤一块钱。加上错手抓了我和小强,一共赔了两千块钱,另外三码车也找人送回来了,车里又给咱补了一车瓜。

我惊愕的长大嘴巴,半天没回过来神,上手使劲拧了胖子一把,胖子疼的呲牙咧嘴叫唤起来,愤怒的问我,你干啥?

我说,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给了两千块钱,还赔了咱一车瓜?人民卫士啥时候变得这么慷慨了?木棍哥呢?必须得请他喝酒。

王兴摇摇头说,昆哥说家里有急事先回去了,然后王兴站起来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我估计他八成是刚才看见你和菲姐那啥了,心里有点不痛快吧。”

林昆喜欢苏菲我一直都知道,当兄弟处,林昆这人没毛病,贴心贴肺肝胆相照,可是在苏菲的问题上,我分寸不能让,有些事情看来真的是需要时间才能慢慢平复。

胖子从旁边叹了口气说:“大哥决定了,以后还是暗恋吧,起码暗恋不会失恋。”

我们几个正闲扯的时候,苏菲端着一盆香喷喷的排骨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欢天喜地的招呼我们吃饭了!当看清楚她身后那个穿乳白色短裙的短发女生时候。我们一屋子男性牲口全都惊呼出来。

大家谁也没想到,那短发姑娘居然是丫头,剪了个齐耳短发的丫头,看起来少了一分拘谨,多了一丝俏皮。尤其再穿上苏菲那件收腰的白色小短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朵圣洁的栀子花一般的清纯。

美中不足的是丫头的皮肤常年风吹日晒显得有些枯黄,而且她始终不敢拿正眼看人,一直都像害羞似的低着脑袋,时不时拿余光偷偷看我们。

哥几个嘴巴全都跟抹了蜜似的夸奖丫头漂亮,丫头臊红着小脸藏在苏菲的身后,苏菲两眼一瞪,掐腰指着我们呵斥:“吃饭还堵不住你们嘴,快尝尝丫头和本姑娘的手艺!”

我屁颠屁颠的拍马屁,媳妇哪个是你的手艺?

苏菲的俏脸一红,指着西红柿炒鸡蛋小声说,鸡蛋是我打的,菜是我摘的。

我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苏菲狠狠的又在我胳膊上掐了一把。

吃饭的过程,大家都夸丫头手艺好,我灵机一动问丫头:“丫头姐,要不你到我们学校门口中午卖盒饭吧?菜样多点,价格便宜些,肯定能赚翻了。”

丫头小声说,我听你们安排。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没有继续说下去,一时半会想改变丫头的奴性不太容易,只能以后慢慢来了,吃过饭,我们几个出去看了眼,新拉回来的西瓜,我说:“暑假过去一大半了,明天咱们正式开始卖瓜生涯。”

雷少强抹了抹下巴说,不用等明天,咱们今天就可以开始。

我说,今天?这都快十一点了啊?

雷少强神秘的咧嘴一笑说,我说的地方越晚生意越红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