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越夜越有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少强神秘的咧嘴一笑说,我说的地方越晚生意越红火。

苏菲撇着嘴巴说,卖不卖西瓜的我不管,你们谁要是敢带着小三去不正经的地方,我可给谁翻脸。

雷少强无奈的摊开两手说,菲姐你误会了,不正经的地方也不需要西瓜,我意思是这会儿我们到漳河大桥上去卖瓜,这个点漳河大桥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开大车的都不差钱,而且风尘仆仆的跑好几百里地,喝矿泉水肯定都喝腻了,看到西瓜一定会买。

我们县属于三省交界,跟晋冀豫三个省份都有接壤,晋省特产煤矿。那时候高速路还不像今天这么便利,大车基本上都是走国道,所以每天晚上都有不计其数的拉煤大车通过漳河大桥这个小的三岔路口。

雷少强这么一说,我们顿时都来了精神,嚷嚷着马上出发。苏菲和丫头姐也非跟着一块去,我们一帮小青年搬上两厢啤酒一副扑克就出发了,坐在三码车车邦上就出发了。

到了漳河大桥,果然如同雷少强说的,热闹的一逼。一辆接着一辆的拉煤车在大桥上穿梭,我们在桥头找了个显眼的地方把三码车停下,该喝啤酒的喝啤酒,该甩扑克的甩扑克,静等生意找上门。玩了一会儿我才发现,光喊着来卖瓜,我们连最基本的秤杆秤砣都没准备,就冲哥几个问:“待会有人买瓜,咱咋给人算钱?”

胖子噘了噘嘴说,按个收费呗,大的一个十块,小的一个八块,按斤秤差不多这个价,正说话的时候,一辆浅绿色的拉煤车缓缓开到我们跟前,司机座上一个大胡子司机问:“西瓜怎么卖?”

我正犹豫的时候,苏菲站起来笑着说,大的十块,小的八块,不甜不要钱!

大胡子司机坐在车厢里居高临下的瞟了眼西瓜,估计是在思索买不买,我刚准备说可以便宜点,那大胡子直接出声,给我来四个大的,也没下车给了我们五十块钱。

胖子和王兴一屁股爬起来,兴高采烈的说“好嘞!”一人抱起俩瓜就从车窗里递给了大胡子,就这么一会儿,大胡子的煤车挡住了后面的车辆,“哔哔哔”的喇叭声响个不停。听的人十分烦躁,不过好处也是大大的,被堵在后面的车显然也注意到了我们在卖瓜,纷纷问价格。

我给大胡子司机找零钱的功夫,王兴和苏菲就又已经卖出去五六个西瓜,大胡子司机车刚开走,后面的车又停了下来要了几个西瓜,感觉我们就跟收费站似的,每过一辆车总会停顿几秒钟,有的问问价觉得贵就走了。有的一下买六七个瓜。

一直忙活到晚上一点多钟,车斗里的西瓜卖出去一大半,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中间还有司机不买西瓜,非买我们自己喝的啤酒,有的司机抱怨如果能再卖点盒饭、卤煮啥的都更好了。

凌晨三点多钟的,只剩下不到十个西瓜,胖子扯着嗓门喊:“新疆和田瓜,皮薄汁多,舔到腻牙,想要的抓紧了。每个西瓜只要二十块!赠送两瓶啤酒。”我赶忙瞪了他一眼说,别瞎逼逼,二十块钱一个,你当人都傻瓜?

谁知道还特么真有傻瓜,而且不止一个,两三辆大车司机都吵着要包圆,三点半的时候,满满的一车斗西瓜就一扫而光,我感觉跟做梦似的不真实,伸手朝胖子抓去。胖子灵巧的往旁边闪躲,冲着吐了吐舌头说:“三哥你不用拧了,绝对不是做梦,我发誓!”

回去的路上,哥几个又蹦又跳高兴的不行。所有人都跟刚从非洲逃难过来似的脏的过分,大家的脸上、衣服上,甚至是鼻孔里全都是煤灰,漳河大桥晚上实在太脏了,看来下次再去卖瓜真得多准备几副口罩。

回到住的地方,大家把晚上卖的钱全掏出来放到茶几上,数了数将近三千块,一个个再次变得不淡定了,兴奋的又蹦跳起来,这一车瓜本来就是白捡来的,之前林昆他爸已经给过两千块钱,算上现在的三千,一车进货价不到五百的西瓜,直接翻了十翻,我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

胖子搂住“小磊”使劲亲了一口。掏出手机就要给陈花椒打电话再要几车瓜,我拦住他说,这个点不打了拉倒吧,明天早点打,而且咱们可以计划计划,要不要多整几车西瓜过来卖?

雷少强捏了捏鼻子尖说,关键不是找不上车么?

我说,雷少强之前说过,他二叔可以给咱提供车,不过运费会比较高。按照一车运费三百来算的话,咱们也稳赚不赔。

大家凑在一起商量再来几车瓜,我心一横说:“一车瓜加上运费大概一千五左右,咱们手头上现在有五千,我自己手里还有八千多。咱们要不玩笔大的?直接弄上八车?”

苏菲担忧的说,三儿把钱全砸进去,要是赔了你可就真一毛钱都不剩,这段时间的辛苦全白费了,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天灾人祸乱七八糟的因素太多了。

说实话我挺犹豫的,一万多块钱的天文数字啊,放在两个月前,打死我都不敢想象,万一真发生意外折进去。我估计自己能心疼的心脏病发作,那年头流行一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沉思了好一会儿我咬着嘴唇说:“赔了也不怕,大不了从头再来!天灾我挡不住,人祸嘛,谁敢阻我发财,我就杀他全家!”

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个想法,尽可能的快速挣钱,伦哥有一次曾跟我开玩笑说,手里有十万。起码能保正我爸减个两三年刑,我想要快点把我爸弄出来。

一帮人絮絮叨叨的聊到太阳都快出来了,才捱不住瞌睡滚去睡觉,两个姑娘睡卧室,我们几个小伙躺客厅沙发,不知道是白天睡多了还是太兴奋,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抽烟,我刚起身,旁边的雷少强也坐了起来,眨巴着小眼冲我贱笑:“三哥也思春啊?”

我撇撇嘴说,思你姐!我的春就在屋里呢,有毛可思的,你咋也睡不着?

雷少强叹口气说,心里装的事儿多堵得慌。想找人唠唠嗑。

瞄了眼呼呼大睡的王兴和胖子,我小声说:“正好天亮了,咱俩出去跑步吧,信得过我就把心事跟我说道说道。”

雷少强点点头,我俩蹑手蹑脚的溜出了房间。外面晨跑的人还真不少,只不过像我们这种炸着毛,嘴里叼着烟,脚上踩着人字拖的选手还真没有,我寻思太丢人了,就拽着还在不停“嘿哈嘿哈”做扩胸运动的雷少强说,咱俩还是去公园吧。

从公园里,我问雷少强说:“咋地了,有啥心事?”

雷少强叹了口气说,三哥你信不信这世界上真有杀手这种职业?

看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我不禁被逗笑了,我说:“咋地?你该不是想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其实是个杀手吧?然后衣裳一扒,露出来里面的大红裤衩就去拯救世界了,哈哈!”

雷少强无语的挥舞了下拳头骂:“你说的那他妈是动画片地球超人,我不跟你闹笑了,我不是杀手。”

我不屑的挑动两下眉头说,那你跟我絮叨个JB,我还寻思你有啥隐藏身份呢,吓死爸爸了。

雷少强声音压的很低,左右看了看后,凑到我耳边小声说,我不是杀手,可我和杀手生活在一起。

这次我再也控制不住了,蹲在地上拍着地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说:“跟杀手生活在一起?你不是一直和你爸住一块么?难不成你爸是杀手?那他会不会空手接白刃,菊花开瓶盖?强子,咱回去睡觉吧,你都出现幻觉了。”

不怪我没礼貌,主要是雷少强这话题太特么雷人了,杀手?这玩意儿距离我们的生活十万八千里都不止,而且瞅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好像还跟真事儿似的,我就更忍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