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不蒸馒头争口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我笑的前俯后仰,雷少强一脸的无奈,抓了抓脑皮说,算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信,就当我是在跟你聊武侠小说吧。

我强忍笑意说,好好好,你快跟我讲讲你杀手爸爸的那些事。

雷少强想了想说,也不能算是杀手,他不会飞檐走壁,也没有手枪大炮,甚至比普通人强不了太多,但是他干的却是收钱杀人的事情。

我惊呼说,卧槽!你说的这是高级黑涩会啊?

雷少强咬着烟嘴长出一口气,脸上居然露出副饱经沧桑的苦笑说。五岁那年我跟着我妈到镇子上赶集然后被人贩子拐走了,人贩子把我弄到上海当乞丐,每天都打我,后来一个男人看我可怜把我买了,我就跟着他全国各地的到处跑,谁知道还他妈不如当乞丐,要饭起码能吃饱。

我问他,后来呢?

雷少强弹了弹烟灰说,后来我年龄大了,我跟他说我想读书,他的确把我送进了学校,不过却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光是崇州市下属的十四个县我都逛一个来回了。

我心里已经开始半真半疑起来,如果雷少强说他爸是杀手,那纯粹扯淡,但如果说是干那种收钱杀人或者废人的活我绝对相信,县城前几年有个矿老板和媳妇闹离婚,媳妇想要平分家产,结果被矿老板花钱找人给做掉了,这事儿传的沸沸扬扬的。很多人都知道。

我问他,那你的意思是你在三中也呆不了多久?

雷少强摇摇头说,不知道!他帮我转学进三中,说有重要的事情去办,一周后就回来,这都过去十几天了,也没用音讯,我有时候会胡思乱想,他会不会被人给弄死了。

我说,那三码车呢?真是你家的?

他点了点脑袋说,是啊!一天啥事不干肯定会引起邻居的怀疑,所以他白天的兼职就是帮着工地上拉砖拉水泥,人前的时候我喊他爸,没人的时候,他只许我叫他师傅,我实际上都不知道我俩到底属于什么关系,有次我问他,为什么收留我,他说一个人太孤独。

我脑海中出现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跟着个中年大叔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的景象。一直觉得自己可怜,可是想想他,却又觉得我真的幸福无比,最起码前面的十几年,我爸从来不曾让我流离失所,虽然没有锦衣玉食,可从未饿过我一顿,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雷少强看到丫头的时候会表现的那么激动,或许那种被拐卖的心情只有他们自己能懂。

我握住他的手说,如果能不走。这次就别走了,留下来咱们一起混,总有出头的日子。

他爽朗的一笑说,你是第二个知道我身世的人,在崇州市我还有个兄弟,那小子估计现在已经念高二了,妈蛋的!想想这事儿就来气,不怕你笑话,陈花椒是“初五生”,我要认真算下来都特么快“初六生”了。

我俩咧嘴哈哈笑了起来。雷少强搂住我肩膀说,其实说出来并不是指望你能帮我什么,就是憋在心里觉得太沉重,我爸最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对待朋友要单纯,对待敌人要心狠,尽管我没见过他有啥朋友。

我猛然间反应过来,扭头看向他说,也就是说你其实真的会功夫?两次偷袭林恬鹤根本不是意外对吧?

他撇了撇眉毛说,我会蛋功夫。只是以前跟在他身边扎过两天马步,打过几次沙袋,胳膊比同龄人有劲儿,所以我第一次跟你见面的时候就说过我单挑王兴不吃亏。

我翻了个白眼说,同龄人?大哥快别瞎套近乎。你都特么十八了吧?

雷少强认真的摇了摇脑袋,准确的说人家才十七周岁。

我心底一阵恶寒,胖子发嗲能恶心死人,这货撒起娇来能恶心死胖子。

又从公园里瞎掰扯了一会儿,我俩买了点早饭就回了住的地方。回到家发现小哥几个全都起来了,胖子抱着“小磊”正眼泪汪汪的在拖地,苏菲站在旁边掐着腰监工。

看到我进门,胖子像瞧见亲人似的,朝我委屈说:“三哥你可算回来,菲菲姐要把我小磊给炖了吃狗肉。”

我说,因为啥啊?

苏菲“哼”了一声说,他那只臭狗到处大小便,把床单上拉的一坨一坨的,早上我翻了个身,蹭了一身的狗屎。

我笑着说,那也不能炖了啊?好歹是条命呢。

胖子忙不迭的点头说,就是就是。

眼瞅苏菲要变脸,我赶忙坏笑着打哈哈说,不如红烧了吧,红烧的有嚼头。

胖子吓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玩闹归玩闹,苏菲的脾气我了解,她这个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吃过早点,苏菲说要去医院看看她妈,晚上再过来,就带着丫头离开了房间。

我先给陈花椒打了一通电话,陈花椒很爽快的答应下来,而且在原有的基础上每斤瓜又给我们便宜了五分钱。预计今天晚上就能送过来,然后我们哥四个就开始研究卖西瓜的细节,毕竟这次是要大干,我把所有钱都投进去了,挣的起但是赔不起。

我打算把所有西瓜都囤到漳河桥头。然后用防雨布支个小窝棚,大不了白天睡觉,晚上通宵值班,按照昨天卖瓜那势头,我估摸顶多十几天就能销售一空。

商量妥当后。我们就分头出门置办东西,一直忙活到下午,大家提前赶到桥头等着西瓜车到来,可跑到漳河大桥的时候,我当时就特么傻眼了。在我们昨晚上停车卖西瓜的地方,停了一辆大货车,车上满当当的拉着全是西瓜和其他水果,货车旁边站了五六个剃着小短头的社会青年。

不止我傻眼了,哥几个也都懵逼了。胖子咧着大嘴嘀咕:“草他妈,这啥情况?”

看到我们几个呆若木鸡的站在旁边看,从货车里跳出来个戴鸭舌帽的中年人,那中年人哈哈大笑的朝我们扬了扬手臂说:“你们好啊,小朋友们,感谢你们给我指了条发财致富的好路子。”

看清楚那人的模样时候,我直接骂出了声:“草泥马,是你个狗逼!”这个中年人居然是昨晚上第一个买我们西瓜的那个大胡子司机,我说狗日的为啥昨天买完西瓜以后一直不走,把车开到旁边盯盯的瞅着,敢情是打着抢生意的算盘。

那大胡子特别不要脸,竟然还振振有词的说:“有钱大家赚嘛,而且我也没用吃独食,那不是还给你们留了一半地方!”他指了指桥头另外一处不显眼的地方朝我们笑。

王兴愤怒的冲了过去,指着他鼻子就骂:“闭上你的血盆大口,草泥马!看我们挣钱,你他妈红眼病犯了?有能耐自己找地方去。”

大胡子没羞没臊的摆摆手:“我承认我没能耐怎么滴?你他妈咬我啊?小逼崽子,别跟从这儿我赛脸,我实话告诉你们,这车水果是马克的。你们谁敢碰一下试试?”

货车旁边的几个社会青年,从车斗里拎出来西瓜刀就指向了我们,大胡子接着吓唬说,草泥马,想比划比划,咱们就试试!

单打独斗我们肯定不是这帮成年人的对手,而且他们手里都还有家伙,尽管我肺都快要气炸了,可是我知道只要一动手,不管输赢我们肯定会吃亏。马克是县城出了名的老地痞,八成就是想逼我们主动动手,我们要是真如他所愿了,后面不知道还有什么阴招在等着。

我深呼吸两口跟胖子和雷少强使了个眼色,把王兴硬拽到桥头的对面空地上,王兴把自己嘴皮都咬破了,呼呼喘着粗气问我,三子这事就这么算了?

我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说:“算个蛋,不蒸馒头争口气,大不了就和他们打价格战,我不相信他敢比咱卖的更便宜,今天只要不赔钱咱们就卖!操特姥姥的,胖子你和小强去买几箱啤酒和几条烟,顺便再扯上点彩灯,去二手车店买俩汽车电瓶回来,对了!回家把西瓜刀也拿过来。”

交代完以后,我斜眼看了看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咬牙切齿的低声说:“老子今天就他妈跟你们杠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