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转学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实事求是的说哪怕大胡子一帮人占据了最好的路口,我们的生意其实也并不算太差,从八点多到十一点收了差不多六七百块钱,可是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让人很难受。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胖子和雷少强兴高采烈的回来了,不光带了几只针管和一包像西红柿汁似的红色药剂,还把曹小艾和刘晴两个美女也给带过来了,胖子咧着海怪嘴大笑,得亏老朽亲自出马了,不然这违禁品根本买不上。

我好奇的问:“违禁品?”

曹小艾点了点头回答,现在卫生局都不让卖有机磷了,这一包还是她家剩下的,她从店里偷偷拿出来的。

我双手抱拳的说,谢了女侠!把两个姑娘都给逗乐了,如果不是苏菲从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觉得我能聊的更嗨皮,我问她俩:“女侠晚上都不睡觉么?明天不用去补习班啊?”

刘晴白了眼我说,一看就知道你很久没去过学校了?咱学校的补习班都让文教局的给撤了,听说有家长举报学校乱收费,不过很多人都说是因为林恬鹤在学校挨了个揍。他爸一气之下怪罪到校长头上。

我“哦”了一声,没敢继续往下搭话,这事不能深说,聊着聊着就容易露馅,两个女生其实也没啥事儿。就是听胖子说我们在卖西瓜跑过来凑热闹的,苏菲和丫头姐作为女主人,自然不能给人甩脸子,很热情的招呼她俩进窝棚里坐,还切了个大西瓜招待。

女生们建立友谊的方式很奇怪,从窝棚里聊了也就半个来时,她们就有说有笑的变成了姐妹,或许苏菲天生就是那种当大姐大的牛人,没多会儿刘晴和曹小艾就姐姐长姐姐短的跟她打成了一团。

见到曹小艾和刘晴,其实我第一想法是问问她俩陈圆圆的近况。自打上次苏菲跑到学校抓了我和陈圆圆一个“现行”后,我们就再没联系过,前几天听林小梦说,陈圆圆要转学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每次跟苏菲的眼神对上时候,我刚刚鼓起的勇气瞬间就和胖子的“老二”一样蔫吧了。

漳河大桥是个很神奇的地方,这里真的是夜越深车辆越多,我们的生意自然也变得越好,尽管戴了两层厚口罩,我仍旧能感觉鼻孔里全是煤灰,更别说窝棚里谈天说地的几个姑娘了,好几次我都暗示她们回去吧,又不敢把话说太明显,生怕人家觉得我赶她们走。

苏菲看我欲言又止的模样,估计猜出来我的想法,很懂事的招呼几个姐妹说太晚了大家回家吧,我赶忙让雷少强把几位姑奶奶送走,这地方大晚上也打不上车,送她们走的时候。刘晴故意慢了几步凑到我跟前小声说:“圆圆马上要转学到市里去了,明天中午我们在体育路上的巴蜀火锅聚餐,如果有时间的话,你就来吧。”

我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直到三码车走远,我才松了口大气,压力太尼玛大了,苏菲刚刚一直用防贼似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一想到陈圆圆要转学了,我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丫头估计是要到市里去投奔她二姐了吧,这样也好,起码以后不会碰上面,不然总在学校里见到,大家都尴尬。

我正发呆的时候,胖子“嗷”一声把我吓了一大蹦,这货不知道从哪弄了个扩音器,就是“收废品”用的那种,他扯着嗓门中气十足的朝过往的车辆喊:“新疆特产和田瓜,皮薄籽少。不甜不要钱咯!买十个送一个,买五个送啤酒!”一瞬间为我们拉回一大波生意。

把那头的大胡子一伙人恨的眼珠子都快要咕噜出来了。

没多会儿,雷少强就回来了,指着我贱笑说,你完蛋咯!刚才菲姐说看到你和刘晴偷偷摸摸的说悄悄话,明天要好好审审你。

我心虚的说,别JB瞎点鸳鸯谱,你想让兴哥跟我决斗?

王兴憨笑着挠挠头说,我其实也挺想知道晴晴走的时候跟你说啥悄悄话了。

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说,刘晴告诉我你太傻逼。想跟人家好又不敢吱声,你要是再不吱声,她就准备换人了。

王兴顿时慌了,着急忙慌的问我:“那我应该怎么办啊?”

我邪笑着说,喜欢就强、奸啊。表白有什么用?追不到就上,上不到就下药,分手了就发裸照,连监狱都蹲不起,还敢说爱她?

王兴低着脑袋陷入了沉默。我心说这老实蛋不会真开始酝酿了吧,赶忙搂住他肩膀说:“兴哥,我开玩乐的!等咱们空闲下来的时候叫小强帮你写份情书,我强哥那小情书写的杠杠的。”

一直忙到凌晨四点多钟,漳河大桥上的煤车才开始慢慢消停,统计了下今天晚上的收入,卖了差不多一千五,抛去成本和人工,我们哥几个一人也能分一百来块钱,感觉还不错。

那头的大胡子一帮人也打算收工了。临走的时候这帮畜生开着车耀武扬威的到我们这边晃悠了一圈犯贱,大胡子故意把半个没吃完的西瓜砸到了我脚边,朝我歪着脑袋挑衅说:“哎呀,今天生意不太好,满打满算才卖了三百多斤。看来明天还得努力,得嘞!回家洗澡澡睡觉觉去咯!”

瞄了眼他车斗里还剩下不到一半的西瓜,我仰着嘴冷笑说,说话别跟被谁踩着蛋似的,你这种狗如果半路上没被撞死。都算老天爷瞎眼!

他们故意挑事,我心里同样也打着算盘,就想逼他们动手!我相信这个点了,他们的帮手一时半会儿肯定来不了,真打起来,两帮人都是五六个,手里也都有家伙,水平半斤八两。

果然听完我的话,大胡子急眼了,带着那几个跟班“蹭”一下从车里蹦下来,指着我就骂:“草泥马,小逼崽子你跟谁俩呢?信不信我弄死你!”

我朝胖子使了个眼色,不甘示弱的从窝棚里拎出来西瓜刀,拍了拍自己脸发狠说:“别吹牛逼!今天你要是不弄死我,以后就他妈跟我姓!”王兴、雷少强和陈花椒也都拎着家伙走到我身旁。

大胡子一伙跟我们很快推搡起来,别看手里都握着刀,其实谁也不敢真砍,那段时间县城里正在严打,我们小不懂事,他们都是成年人怎么可能往风口浪尖上撞。

我们推搡的过程,胖子偷摸的爬上了他们的货车斗里,大概五六分钟左右,胖子从车里蹦下来,也凑过来跟他们推骂起来,我趁乱看了眼胖子。胖子坏笑着朝我点点头。

我猛地往后倒退两步,朝着胖子喊:“胖子报警,操特妈的!今天谁也不许走,谁走谁王八蛋!”

胖子很配合的掏出手机,开始拨打110,还煞有其事的把手机贴到耳根子边喊,喂!警察叔叔么?漳河大桥有人拦路抢劫,你们快来看看吧,都快打死人了!

大胡子听到我这话,吐了口唾沫骂,报警算什么本事,一帮窝囊废!然后急冲冲的带上几个跟班蹿进了车里,仓惶的逃远了。

胖子仍旧握着手机“嗯嗯啊啊”的装犊子,我踢了他屁股一脚说,行了别装了,人都跑了!

胖子一本正经的说,我没装,真报警了!

我急忙抢过来手机按了挂机,推着他脑门骂,你丫猪脑子啊?分不清个眉眼高低。

胖子抱起来“小磊”无辜的小声嘀咕:“你装那么逼真,谁知道哪句假哪句真。”

我问胖子,正经事办妥没?

胖子拍拍胸脯说,必须的!大哥这手速你当闹笑呢?半车西瓜一个不落全怼了半针管的有机磷,明天有这帮杂碎乐的!

看已经临近清晨了,我让他们回家睡个安稳觉。谁也不肯走,一个个嘴上喊着懒着动,其实我知道他们是怕我一个人出事儿,执拗不过这群王八犊子,我们五个停尸似的从三码车里躺了一排。天南海北的瞎侃起来。

砍了没多会儿,就听到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吓得我们全都坐了起来,紧跟着就看到七八辆骑着摩托车的青年把我们的西瓜摊给包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