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以拳服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胡子好像是看到什么搞笑的事情一样,咧着裤裆似得臭嘴哈哈大笑。

胖子挖了挖鼻孔骂街,笑你麻个痹,隔着嘴都能看见胃,中午吃的是屎吧?隔着这么老远都能闻见一股子屁味!

因为这会儿漳河大桥还很安静,我们说话不需要多大嗓门,双方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大胡子朝几个马仔招招手拎着西瓜刀就走了过来,大胡子指着胖子的骂,你他妈再说一遍!

胖子吓得往我身后躲了躲,我一点不怵他,冷笑着说:“咋滴?未老先衰耳朵背听不懂人话?还是特么被骂有瘾?”

泥人还有三分火,被我们一帮小他好几轮的屁孩儿指着鼻子骂娘,大胡子就算脾气再好脸上也挂不住了,吭哧喘气的说。小逼崽子如果是个男人,咱们今天谁也别报警,就凭实力碰碰,不敢别废话!

雷少强吧唧两下嘴巴讽刺说,我一直觉得我家小胖就够不要脸了。看到你我才知道啥叫一山还比一山高,三十多岁的人了,丁点逼脸不要,舔着个大嘴咋好意思叫唤跟我们碰碰的?

这个时候我听到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扭头看了一眼。乐呵呵朝着大胡子说:“行呗,既然你豁出去不要脸了,咱们几个小爹就配合你一下,今天谁要是报警,不得好死!”

大胡子狞笑着说,你可是你们自找的!

说完话,他胳膊摆了摆,五六个马仔拎着西瓜刀就朝我们涌了过来。

眼瞅这帮人就要冲到我们跟前,我们的救兵还没到,我赶忙故意拖延时间说:“等等!”

大胡子冷笑着说,现在知道怕了?也不晚,跪下来给我磕仨响头,今天老子放你一马!

我摇摇头说,我想再给你次机会,跪下来喊我三声爸爸,今天我放你一马!

苏菲瞅了一眼大胡子小声嘀咕,我才不要这么丑的儿子。

我们一帮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时候,七八辆轰鸣的摩托车开到了我们跟前,把我们连同大胡子一块包围起来,车上下来十多个拎着铁管穿黑色骷髅衫的小青年,领头的正是刘祖峰,刘祖峰冷冰冰的看了我们几个一眼说,谁从这儿卖西瓜?交下清洁费。

看到这帮人,大胡子顿时有点慌了,朝着他们问:“兄弟,我们就是路过的!”完事从口袋掏出烟盒就要给那年轻人递烟。

我赶忙说,大哥!今天早上我们交过了,您忘了?

刘祖峰瞪了眼我,但是却朝我旁边的苏菲微微笑了笑,眼神里说不出来的温柔。看的我心里分外的不舒服,接着刘祖峰看向大胡子又说:“那边的货车是你们的不?”

大胡子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回答,不是我的,是县城的马克大哥的,兄弟应该听说过吧?

刘祖峰抚摸着下巴走到大胡子跟前,扬起嘴角笑了:“马克?”

大胡子也陪膀子一块咧嘴笑,小鸡啄米似的狂点脑袋,对对对,是马克大哥的。

刘祖峰猛地抬起胳膊就是一巴掌闪到大胡子的脸上。一把薅住他头发,拿膝盖“咣咣”猛磕了两下,把大胡子撞倒在地上,然后一帮人围起大胡子揍儿子似的狂跺猛踹,大胡子的几个跟班刚想要拦架,也被剩下的青年踹倒在地上暴揍了起来。

打了大胡子一帮人五六分钟左右,刘祖峰揪着大胡子的头发从地上拽起来说,我不管你什么马克牛克,漳河大桥是我罩着的,想从这儿卖西瓜。就得给我出清洁费,听懂没有?

大胡子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可怜兮兮的问,多少钱?我马上交!

刘祖峰竖起一根手指头冷笑,一万块钱!我保你从这儿安安生生的卖一年。别给我找任何理由和借口,我这个人耐心不太好。

大胡子当时就傻眼了,结结巴巴的说:“一...一万?我们这才第二天开始卖,卖都还没卖够一万呢,实在不行,我给我大哥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给您送钱行么?”

刘祖峰上去又是一拳头,直接把大胡子的门牙给干掉了,大胡子蹲在地上“呜呜”惨嚎起来,刘祖峰一脚踩在大胡子的脸上说,是不是我国语发音不标准?我他妈说没说让你别找理由?

大胡子委屈的蹲在地上抹眼泪说,大哥我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刘祖峰点燃一根烟笑着说,拿不出来钱老子就把你车砸了!然后剁你一只手!

说罢他摆了摆胳膊,四五个青年拎着铁管就往货车跟前走,一想到昨晚上刚让胖子给他们的西瓜注射过“有机磷”,我一着急喊叫出来:“等等!”

刘祖峰疑惑的看向我。

我想了想说,大哥!盗亦有道,虽然我跟这个傻逼大胡子不对路,但都是做买卖的,谁家的西瓜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对吧?您收保护费,我们没意见,可是砸人饭碗就显得没品了。

刘祖峰皱着眉头说,那你的意思呢?

我干笑两声说,不如您让大胡子继续卖西瓜,卖出来的钱是您的,这样大家都不受影响,如果怕他耍手段,您可以把他们的手机没收,专门找人看着他们。

刘祖峰估计没猜出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眯着眼睛来回瞟我。苏菲也赶忙出声说:“大哥,我朋友说的对,这样既把钱收到了,还能显出来您这个人做事大气!”

我说话或许刘祖峰当放屁,苏菲开口可就不一样了,听苏菲也这么说,刘祖峰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一脚踹在大胡子的肚子说,今天算你好命,同行都替你求情!我这个人没文化。就讲究以拳服人!

他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无所谓的昂了昂脑袋微笑,但是却把他这句话记住了“以拳服人”,早晚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沙包般大小的拳头。

大胡子吓得浑身直打哆嗦。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主动把手机掏出来递给刘祖峰说,大哥您放心!我今天一定玩命的卖,卖出来的钱都是您的。

“玩命的卖?卖?卖!”胖子从我后面怪腔怪调的重复了一句,我们几个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当天晚上刘祖峰一伙人就没走。全都围在大胡子的货车旁边,基本上就是大胡子卖出去一个瓜,他收一笔钱,感觉特别的喜感,虽然大胡子占据的地理位置比我们好,可是因为刘祖峰的关系,很多司机宁可绕远路跑到我们这头买。

加上我们这头还有盒饭和啤酒,生意自然火爆的不行,十二点刚过,盒饭、啤酒就销售一空,挣到手差不多一千多块钱,感觉今天晚上的收入估计会超过第一天。

雷少强美滋滋的载着苏菲和丫头姐回去继续赶做盒饭,我忙里偷闲的看了眼大胡子那边,这货也确实够悲催的,辛辛苦苦忙活一晚上,兜里一毛钱没有不说,还时不时被刘祖峰踹上两脚。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刘祖峰一伙人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集体撤退了,他刚走没多会儿,大胡子的货车就再次被人包围了,不过不是因为生意好,而是很多吃了西瓜肚子疼的司机找了回来,嚷嚷着报警退钱不说,有几个性格暴躁的直接上手开揍。这些司机基本上都是本地跑短途的,长途司机的回不来,只能自认倒霉。

眼睁睁看着大胡子剩下的半车西瓜被愤怒的司机们砸了个稀巴烂,我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压抑了这么久总算狠狠的出了口恶气,等司机发泄完怒火,望着满地的狼藉,鼻青脸肿的大胡子蹲在地上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我叼着根烟,满脸惋惜的走了过去,叹口气说:“唉。可惜这么多大西瓜了,这可都是钱啊!”

听到我的话,大胡子哭的更伤心了。

我递给他一支烟说,按年龄我得喊你声叔,叔啊!说实话,你抢我生意确实不地道,但是被人砸成这逼样,也是够可怜的,还没吃饭吧?要不到我那吃点盒饭?

大胡子眼泪汪汪的看向我说,大兄弟你真是个好人,我瞎了狗眼干这么缺德的事情,明天开始我就不来了,谁他妈爱来谁来,不过我提醒你一句,马克不是什么善人,你在派出所门口打他的事儿,他肯定没完。

说完话大胡子就爬上货车离开了,我顿时乐了,没想到还特么有意外收获。

从那天开始,大胡子确实没有再来过,倒是派出所派了辆巡逻车每天晚上都停在附近,说是防止出现黑涩会伤人事件。

至于县城的“水果大亨”马克也再没使什么阴险绊子,估计是因为那辆巡逻车的缘故,整个漳河大桥又恢复了我们一家独大的景象,一直到距离开学前的一个礼拜,八车西瓜基本上全都处理完了,还剩下不到二百来个西瓜,我让雷少强一股脑装进三码车里送倒派出所当福利,算是感激林老爷子对我们暗中的照顾。

距离开学还有两天,我到县城的海鲜饭馆包了间大包厢,把所有兄弟全都喊上,准备热热闹闹的吃顿饭,打算按功劳“分赃”,这天中午却发生了件我们谁都没想到的大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