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意想不到的消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县城吃饭最贵的地方就是一家名为“福星阁”的海鲜酒楼,我寻思大伙都辛苦了一暑假了,而且这次挣得确实也不少,不如带着大家改善改善伙食顺便“分下赃”。

等所有人都到齐后,我面带微笑挨个从他们脸上扫过,苏菲、丫头姐、王兴、胖子、陈花椒、雷少强,举起酒杯嗓门洪亮的说:“第一杯酒,我敬各位,感谢有你们的风雨同舟,不离不弃!”

所有人举起酒杯跟我碰到一起。

然后我又分别给他们满上杯,举起酒杯接着说:“第二杯,咱们敬自己,这一暑假忙的跟个孙子似的,现在总算可以像大爷一样挺直腰板。”

哥几个连带俩女生谁都没含糊,扬起脖子“咕咚”灌了进去。

当举起第三杯酒的时候。我有点尴尬了,实在想不出来说点啥场面话合适了,直接把脚边的黑包拿出来,掏出来几摞大票拍在桌面上,霸气十足的喊:“第三杯。敬..拉JB倒吧,分钱!”

哥几个瞬间化身成狼人兴奋的又是拍桌子又是吹口哨。

这次我们总共挣了五万多块钱,其中一万二是我的本钱,我当着所有人面数出来,放到一边。还有七千多是苏菲提供卖盒饭和食材的本金,我也推到苏菲的跟前。

这样还剩下三万多块钱,我们一共七个人,一人四千块,余下来两千我想了想说,剩下的钱算咱们公费,开学以后大家吃喝拉撒睡全从里面扣费。

四千块钱,放在今天可能不算太多,可是在当时顶的上普通工人一年多的收入,我们几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却用一暑假挣到手,虽然挣得千辛万苦,可要说心里不自豪不激动那是吹牛逼,反正我看到王兴的眼中就隐隐在泛着泪光。

雷少强百感交集的望着手边的一沓钞票出声说,我从七岁就跟着我爸走南闯北的到处乱跑,从一无所有,发展到身无分文,再从身无分文,发展到负债累累,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我就是我,我看到自己都火!总算特么有钱了,先回下河村镇中把我欠学校门口小卖部的二十块烟钱还了。

胖子贱嗖嗖的蹭了蹭我的胳膊发浪,三哥哥,报不报销生理需要的费用?

我点点头说,必须报!待会给你一百块钱买卫生纸,你顺便再给你媳妇买身衣裳。

胖子懵逼了,不解的望着我问,我去哪有的媳妇?曹小艾到现在都没答应我呢。

我不怀好意的看了眼他的右手说,这段时间五姑娘都快被你撸出老茧了。你不准备奖励它副手套穿穿?

哥几个全都笑喷了,苏菲红着脸在我胳膊上拧了一下,娇骂:“能不能要点脸?屋里又不是光男人?”

我赶忙举手承认错误,大家吃吃喝喝玩了一中午,吃罢饭苏菲说要带着丫头姐去买两身好衣裳,说到衣裳的时候,哥几个清一色看向胖子,胖子差点没急眼,指着我们脸红脖子粗的吼:“科学家说了,全球有半分之八十的男生撸。老子只是八十分之一而已。”

雷少强摇头晃脑的说,关键我们几个是剩下的八分之二十。

胖子“噗”一下笑出声来,得意洋洋的吧唧两下嘴巴说:“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属于撸了还不承认!王兴那个性冷淡除外!”

王兴正端着半杯啤酒小口抿,不等胖子说完话,直接扑了上去喊:“揍他!”一帮人叠罗汉似的把胖子压倒在地上,王兴双手合十来了记“千年杀”,胖子凄厉的惨叫声把门口的服务员都给招进来了。

吃罢饭,我意思是组团到网吧去打游戏,毕竟再有两天我们的暑假生活就结束了。好好的放松下自己才是王道,可是胖子和雷少强非嚷嚷着要去看“球赛”,问他俩去哪看,两人就是贱笑不吭声,还非要拽着我们一起去。拗不过俩“贱人”,我们豪气的打了辆“桑塔纳”出租车出发了。

没任何意外,两根“淫棍”直接把我们带到了商业街上,还是上次的那家足疗店,因为包房不够,我们就集体在休息大厅里捏脚,给胖子捏脚的姐姐长得特别水灵,最主要的是身材好,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翘,紧致的“水手服”都快被她的“俩球”给撑开了,把胖子看的直吸溜口水。

胖子牛逼哄哄的说,姐!我给你五千块钱,你那俩球球给我摸下成不?

那姑娘也不含糊,拽起胖子就走进旁边的包房里,五分钟后,我听到姑娘在包房里问,我衣服都拖了,你到底摸不摸啊?

胖子磕磕巴巴的说,我就随便看看,兜里没钱...

紧跟着就传出一阵响亮的巴掌声,接着胖子捂着脸走了回来,不过他一点没生气,反而还挺骄傲,指着自己脸上红通通的巴掌印臭白话,知道这是什么嘛?这叫智慧,小爷一毛钱没花,大饱眼福了!

我们几个齐刷刷的朝他翘起傲娇的中指。

雷少强躺在我旁边,惬意的一边抽烟一边问我,三哥开学以后你有啥想法没?咱们是不是打算要跟林恬鹤开干?有没有想法成立个帮派组织啥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其实也挺有能力的,为啥以前不整个帮派老大当当?

雷少强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说,如果三年前不拿错我女同桌的书包,或许我已经是下河村最年轻的龙头老大了,那时候我读六年前,跟隔壁班的二胖子约架,到了地方,兄弟们都拿出来铁管和凳子腿,当我从我同桌书包里拿出来美少女战士的魔法棒时,我觉得我这个老大没法再当了。

“噗..”我们一群人集体都笑抽了。连带着给我们捏脚的几个姐姐也都笑的“花枝乱颤”,借着雷少强的嘴,我们也狠狠的饱了把眼福,必须得承认男人这种生物无关大小全是好色的,不同的是口袋宽裕的有心有胆。兜里羞涩的有心没胆。

我知道雷少强肯定是在开玩笑,这孙子嘴里没句实话,一会儿说自己是弃婴,一会儿又说他爸是杀手,现在又整出来个魔法棒。不管怎么说,他只要诚心实意拿我们当兄弟处,我并介意他的隐瞒。

闲聊了几句后,我躺在按摩床上开始打盹,正半睡半醒的犯癔症的时候,胖子的手机突然响了,这家伙接电话的嗓门很大,“喂,谁啊?”一嗓子把我们全都给吵醒了。

胖子接着电话,越说嗓门越小,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大概有二三分钟的样子,胖子挂掉电话看向我说,三哥,出事了!

我“蹭”一下坐了起来,赶忙问她:“谁出事了?不是苏菲吧?”

胖子摇了摇头说,跟菲姐没关系,是你自己的事儿,你先缓和一下情绪,我再跟你说。

我深呼吸两口说,到底怎么了?

胖子咬着嘴唇,看似很犹豫,急的我直接吼他,能不能别他妈墨迹,到底怎么回事?电话谁打的?

胖子小声说。是林昆他爸打的,关于你爸的事情。

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胖子面前焦急的问他,我爸怎么了?快说啊!

胖子结巴的说,你爸越狱了,就在今天上午!

我脑子当时“嗡..”的一声,顿时变得一片空白,脚跟没有站稳,险些摔倒在地上,我不敢相信的一把薅住胖子的领口咆哮。给我原原本本的说清楚,别特么总让我问!我爸越狱?他被关在哪个监狱,又怎么会越出来的?是不是牢里有人欺负他!快说!

王兴他们几个都赶忙爬起来拽我,胖子小声说,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林昆他爸说情况挺紧急的,让我转告你如果有你爸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崇州市把武警部队都派出来的,要不咱们现在去派出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