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贱人总是层出不穷 【为王兴的玉佩捧场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给我喝的是五十多度的高粱酒,一杯下肚,我就隐约开始有些上头,迷迷瞪瞪的望着他说,你也蹲过看守所啊?

伦哥牛逼闪闪的点点头说:“那必须的!大哥这辈子骑过狼放过羊,看守所里耍流氓,如果能再到崇州市的不夜城占上一条街当个大掌柜,人家就完美无瑕了。”

我眯缝着眼睛骂他,吹牛逼呢哥!看守所给谁耍流氓?

然后不知道怎的我就又想起来我爸,很没出息趴在桌子上“呜呜”哭了起来,伦哥看我哭的伤心赶忙问我到底怎么了?我说我爸越狱了,警察要是抓着他会枪毙。

对于这种事,哪怕是老江湖伦哥估计也想不到啥好办法,只能从旁边不住跟我碰杯,搂着我肩膀叹气说。未曾清贫难成人,不经打击老天真。喝吧!喝多了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我痛哭流涕的跟他碰着杯,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倒。

喝酒这种事情越喝越上瘾,越喝越想喝,尤其是心里头再揣点心事,那喝起来就跟开了外挂似的。根本停不下来,喝到最后,我看东西都变成重影了,脑子感觉还很清晰,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

模模糊糊记得我好像把伦哥的桌子都给掀了。还躺在大街上又哭又闹乱了很久,至于后来的事情就完全记不起来了,反正早上睁开眼的时候,我是躺在饭店里,伦哥拿几张桌子给我拼了张床。他自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我稍微动了下身体,伦哥就机敏的站了起来,看了眼我后,他揉了揉眼角的眼屎一脸埋怨的说:“打死我以后都不带陪你一块喝酒了,你丫喝完酒简直就是个人形畜生!”

一觉起来我浑身酸痛的不行。脑袋更是快要炸开了,最严重的是我的两只手,手背上包裹着一层纱布,隐约还有干涸的血迹渗出,我痛苦的坐起来问伦哥,我昨晚上喝多都干什么了?难道和人打架了?

伦哥无奈的吐了口气说:“看来你昨天是真喝多了,非说自己是奥特曼,跟你们学校门口的石狮子对打了半个小时,自己瞅瞅把手给造得!”

我回忆了好半天也没想起了这个桥段,不过却感觉心情顺畅了很多。

伦哥说,我给你讲个真事儿!崇州市的不夜城过去有个叫“天门”的组织,霸占了半个不夜城,他们的龙头就曾经是死刑犯,后来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给自己漂白了,不光他,他手下那帮兄弟哪个手里没几条人命?人,只要有本事儿,条条框框的法律其实就是形同虚设,前提是你一定得有绝对的本事。

我咬着嘴唇望向伦哥轻声说:“绝对的本事?”

伦哥重重的点了点脑袋,朝我笑着说。你现在还太小,感觉不到这座县城的渺小,这里的一些三教九流扔到不夜城去,其实狗屌不算,就连你打工的那个歌舞厅的大老板,其实也不过是一个不夜城里一条街不起眼的小掌柜而已。

伦哥说的这些,我根本没法想象,在我看来大老板、刘祖峰这些人应该都算得上黑帮人物,可是放在伦哥的嘴里却好像显得很不入流似的,我笑着问伦哥。那你呢?你在不夜城算什么实力?

伦哥沉思了一会儿苦笑着说,我也狗屌不算,行了臭小子,现在研究这些没屁用,你啥时候学会喜怒不形于色,哥就算绑也要把你绑到不夜城去给我当打手,替我开疆拓土。

大老板以前说过,能把表情完全吃进肚子里的人,才有机会成为王者!过去我只想混吃等死的当个半吊子,可是从今往后我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的活着了。如果我有本事,哪怕爸爸被通缉,我也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能力庇护他。

虽然我那时候并不懂,到底需要有多大的本事,才能守护的住一个越狱的通缉犯。但是好歹有了目标,跟着伦哥一块到附近的早点铺吃了点早饭,我意外的发现,学校门口竟然多出来好多学生和来送孩子的家长,有些好奇的喃声说,不是明天才开学么?怎么都这么积极啊?

伦哥白了我一眼骂,你丫到底是不是学生?你不知道住校生需要提前一天报到么?

我茫然的摇了摇脑袋,没开玩笑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伦哥一副被我打败了的样子说,也对!你这种人能记住哪天开学都实属不易了,行了!听哥一句劝,到学校以后好好的囤积自己的实力,只有在学校里交到的兄弟才是真心兄弟,不像社会上那么复杂。

我一拍脑门猛地想起来件正经事,一宿没回去,苏菲肯定得急疯了,拔腿就往门外跑,伦哥赶忙问我去哪?

我说,我去买“搓衣板”,明儿中午到你饭馆吃饭,多预备俩好菜哈。

结果我刚跑出门。就看到外面在打架,而且还是女生在干仗,两个女生互相薅扯着对方的头发,一个女生留着短头发,上身穿件粉红色的开衫。底下穿条紧身牛仔裤,长得挺漂亮的,就是脸上的粉子扑的特别多,都快赶上“商业街”那帮职业的了,还有一个竟然是老熟人,刘晴!

那个短头发的女生,明显吃了点小亏,头发被刘晴扯掉好多,她看了眼地上的头发,一下也急了。指着刘晴泼妇似的大骂:“小逼婊子,你他妈敢打我?”

刘晴的嘴巴也毒,吐了口唾沫骂:“打你都是轻的,不会说人话还是家里老人都死绝了?人家老奶奶捡几个饮料瓶子,你乐意给就给,不乐意给就算了,居然让人家给你下跪?”

我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正手足无措的抹眼泪,不住的念叨,别打了别打了,瓶子我不要了。她的脚边散落着个编制口袋,旁边丢了几个饮料瓶。

那短发女生明显理亏,支支吾吾的说,我开玩笑的不行么?

刘晴嗓门更大的嘲讽,你给你妈你奶奶也叫老不死么?开玩笑你把人家编织袋踢倒干你麻痹?

短发女生骂不过刘晴就又朝她冲了过去。两个人再次拉拽打到一起,,互相薅扯头发,互相踹,很快又有几个女生加入进去,合着伙一起把刘晴给按倒在地上,我正寻思要不要过去帮忙,虽然说女孩打架,我一个大老爷们掺和不合适,可毕竟是王兴的梦中女神,看见不管有些说不过去。

我正犹豫的时候,林小梦和曹小艾还有几个女生也挤了进去,朝着那个短头发的女生招呼起来,两边都是四五个人,各种草泥马的骂着。互相揪扯着头发,各种抓挠,虽然动作稍有些笨拙,但是可比男生打架有观赏性的多。

尤其是再听到旁边看热闹男生窃窃私语的配音,我差点没笑出来。

“卧槽,红色的小吊带,胸那么小...”

“擦勒,橘色的,居然塞那么多海绵。”

“快看快看,那个短发妹纸的肩带断了。要掉出来..”

两波女生打了十多分钟,谁也没捡着便宜,就数刘晴和那个短发的女生最吃亏,两人都破相了,被抓的满脸花花。满地的头发,短头发女生的脸还让挖出来好几条血道子,指着刘晴鼻子骂,小婊砸,有本事告诉老娘,你是哪个班的?明天开学女厕所见!

刘晴一点不带发怵的,吐了口带血丝的唾沫骂,你智障吧?还没分班,老娘怎么知道自己哪个班的?

刘晴要没说,我一直还没察觉到这帮女生好像都很眼生。之前没有在我们年级见过,难道是外校转来的?或者是上一届退下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虎背熊腰的男生领着几个男生挤进人堆里,问短发女生:“刚才谁打你的?”

短发女生一看自己来帮手了,胆气瞬间壮了很多,指着刘晴破口大骂,就是这个浪货!把我脸都给抓花了。

那男生转过脸瞪向刘晴吓唬,你说这事儿咋办?

看清楚那高个子男生的模样时候,我赶忙从早餐铺拎起条板凳就挤了过去,我说:“林恬鹤,一个暑假没见面,牛逼了啊!这是要打女生的节奏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