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大年初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秃瓢头长得比我们以前那个班主任顺眼多了,说话温文尔雅,时不时还带两个冷笑话,用他的话说,大家学不学习无所谓,重要的是不要闹事,他两手伏在讲桌上笑呵呵的说:“我就是打卡来上班的,说得好听点,你们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所以你们只要不出格。大部分时候我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

很多年后的今天,我在某卫视的电视相亲节目上,很意外的也看到了一个明光晃眼的光头主持人,第一反应就是跟我的初三班主任长得一模一样,不过到底是不是没有再去具体考证。

老生常谈的做完自我介绍后,冯老师拿出来一叠白纸发给我们,拿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写下来“____初三”两个字,面带微笑的说,新学期的第一课,是篇半命题的作文,学校给咱的政治任务,大家瞻望一下未来,顺便给自己加油打气!

我看到周围很多同学写的都是“加油初三”,“奋斗初三”之类充满正能量的文字,又侧头瞄了眼胖子的白纸,顿时笑喷了,这货居然写的“大年初三”。

于是乎,新学期的第一堂课我成为班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光荣的站到了教室门口,下课以后我看到班主任脸都绿了。拽着胖子往办公室的方向走。

因为是刚开学,第一个上午基本上不需要上课,就是发发新书和打扫卫生,以及选拔一些班干部,让人意外的是何磊竟然票数最多。成为我们班的班长,王兴还是老本行当体育委员,除了打扫班级卫生,每个班都有自己的卫生区,我们班的卫生区正好是篮球场。

何磊把我们哥几个安排去打扫篮球场,他自己也带着俩跟班拎着扫帚和我们一起,说是打扫卫生,其实就是找地方说闲话了,到了篮球场何磊指挥那俩跟班打扫,乐呵呵递给我块口香糖说,虎哥今天中午放学干那个傻大个不?

我说,你能喊多少人?

何磊想了想说,差不多能叫来二三十个吧,咱们这届的混子我基本上都认识,喊一声的话应该给面子,不过听说不少咱们上一届的都留级了,还有模有样的弄了个帮派叫什么“双龙会”,今天上午好几班都有打架的事儿发生,上一届那帮窝囊废现在老他妈狂了。

我昂着脑袋问,双龙会?都是咱上一届的人?

何磊摇摇头说。不是,也有不少咱们这届的二逼加入了,不过基本上都是西楼的!

我们学校教学楼的楼梯建在当中间,正好把教室分成了东西两半,一二三四班在西边,五六七八班在东边,所以都习惯称呼对方东楼西楼的。

我想了想说,待会你去打听打听,双龙会的老大是不是叫林恬鹤。

何磊点了点头说知道了!但是却没挪屁股的意思,反而欲言又止的打量了我半天。

我说。磊哥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儿啊?

何磊干咳两声说,虎哥我寻思咱们要不要也搞个什么组织出来,不然太被动了,整得好像人家是正规军,咱就是游击队。

我笑了笑说,听你的!反正我们是跟你混的。

实际上这逼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提醒我,别忘记捧他当扛旗的事情,或者说他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别人,我们是跟着他混的。我没有揭穿是因为现在确实需要有这么个人物冲在前面替我们挡风遮雨。

何磊高高兴兴的跑向教学楼打探消息,哥几个趁机围到我跟前,胖子问我,三哥真准备扶这个傻逼啊?

我笑了笑说,谁当大哥都一样。不是你告诉我的嘛,从学校里混,谁拳头硬谁老大,先让他牛逼两天,到时候再把他捶出去,不然咱们还得拉人建帮派啥的太麻烦了。

哥几个齐刷刷的朝我翘起大拇指夸奖,阴逼!

雷少强皱着眉头说,三哥!我估计事情没那么简单,双龙会?说明起码有两条龙吧?林恬鹤算一条,还有一条呢?林恬鹤都那么狂了。如果再来一头猛人,咱们真不消啊!

王兴想了想说,不太可能吧!林恬鹤性格特别傲,我跟他在校篮球队当了两年的队友,从来没听说过他和谁关系好的,我估计就是个嘘头。

我没吱声,认真琢磨这件事,感觉雷少强说的有道理,嘴里喃喃自语的嘟囔:“双龙会,双龙会,另外一条龙又是谁?”

我们正闲侃的时候,一个长得高高瘦瘦的少年双手插着口袋走到我们跟前,问:“谁叫赵成虎啊?”

他长得特别普通,属于丢在人群里都泛不起半点涟漪的那种,留着个小平头,身上穿件浅蓝色的运动装,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满脸挂着笑容。

我心里还暗想,三伏天这家伙穿的这么厚也不怕捂出来痱子,一般这种另类打扮的人不是装逼犯就是真有本事,可是看这小子瘦的皮包骨头的模样,我寻思应该没多大本事。

我摸了摸鼻尖站起来说,你找成虎有事么?

他嘿嘿一笑说,看来就是你了,跟我到厕所去聊两句吧,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同样的话不喜欢说两遍。

胖子横着脸站起来,推了他胸脯两下说,你他妈谁啊?说话这么装逼?

那少年也不生气,依旧满脸微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我就是个小人物,叫啥不叫啥的无所谓,关键你们今天惹了我兄弟,我想替他出口气。”

“就凭你?”胖子一把将少年推了个踉跄哈哈大笑起来,我们几个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少年长得跟麻杆似得特别瘦,我觉得都不用我们动手,胖子一个人就能把他撂倒。

少年点点头,笑嘻嘻的说:“对,就凭我。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别人不碰我,我不欺负人,小胖子你刚才推我两下对吧?”

胖子得意洋洋的撇嘴说,草泥马!推你怎么了?说着话他又上手薅住那少年的衣领,少年猛然间动了。一把扣住胖子的手腕,反手一扭就把胖子给按到在地上,抬腿就是一脚,把胖子给踹了个“狗吃屎”。

我“蹭”一下站起来,喊叫:“干他!”

我们几个呼啦一下围上了那少年。那少年速度特别快,一拳怼在我的脸上,接着一个过肩摔把王兴给扳倒在地上,然后往后倒退两步不慌不忙的拍拍手说:“学校里人太多,我不想把事闹大,也不想你们太过丢人,想打跟我去厕所吧。”

我捂着生疼的腮帮子,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心想这家伙绝逼会功夫,几个腾挪躲闪玩的有模有样。我、王兴、胖子基本上都被他一招给干躺下了,就算去厕所打,吃亏的也肯定是我们。

我说,你兄弟是林恬鹤吧?

他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说,嗯!我和阿鹤是拜把子兄弟,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们几个废柴怎么能让他连续吃了好几次亏。

雷少强两手抱在胸前歪嘴笑着说,因为他傻逼呗,你好像练过几天功夫哈,欺负我们几个狗jb不会的普通人有点没意思吧。

那少年舔了舔嘴唇。似乎在犹豫,沉寂了几秒钟后点点头说:“确实有点欺负人,可我兄弟让人揍了,我不帮着报仇心里又过意不去,要不待会我让你们一只手吧。”

雷少强吐了口唾沫说,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你说的啊!让我们一只手,走吧!厕所我们陪你玩玩。

我看了眼雷少强,他朝我眨巴两下眼睛示意没有问题。走进厕所以后,那少年把运动衫的拉链拽下来,我看到他里面穿件白色的紧身背心,胸口和胳膊上居然全都是彩色的纹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