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血洗双龙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直想着刚才刘祖峰说的那些话,打心眼里我不愿意相信,感觉这逼就是见不得我和苏菲好,故意挑拨我俩的关系,可是又听他说的头头是道,顿时有些慌了。

哥几个问我怎么了?

我微笑着说,没事儿!小峰哥约我和苏菲一块吃饭,你们中午自己到伦哥饭店去解决下温饱问题吧,不用等我了!招待好鱼阳哈,这家伙是个猛逼,单挑林恬鹤不带吃亏的。

大家看我脸上表现的挺自然的,谁也没多想。

我跑出学校,拦下一辆“三奔子”就往医院走,神经病似的小声问自己。难道苏菲真的只是因为我帮她妈筹医疗费心怀感激才答应跟我好的么?如果真是是这样的话,那我还要不要继续跟她处下去。

到达医院后,我直接推门走进苏菲他妈的病房,刘祖峰、丫头姐和苏菲都在,他们好像一家四口似的正笑着拉家常。场面无比的温馨,见到我突然闯进来,苏菲她妈还笑着跟刘祖峰说,就是你这个朋友,当时非要我来医院。还帮忙找车交钱人挺实在的。

苏菲惊愕的说,你怎么跑过来了?今天不是开学么?

刘祖峰笑着点点头,看向我说:“速度蛮快的嘛。”

我没有理刘祖峰,微笑着问苏菲她妈,阿姨您感觉身体怎么样?

她妈点点头说,医生说我恢复的不错,多亏你峰哥和丫头的照顾了。

我心里好像被刀子狠狠戳了一下似的,感觉都快把自己的牙齿给咬碎了,又是刘祖峰?为什么所有人都只看到刘祖峰,难道我他妈就是透明的么?

我望向苏菲说,苏菲姐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

苏菲狐疑的点点头,在我看来她的表情特别的不自然,我长出一口气跟苏菲她妈说,阿姨你注意多休息,我有空再来看您,然后就走出门去等苏菲,没多会儿苏菲和刘祖峰一起出来了。

我面目表情的瞄了眼刘祖峰说,我有点私事跟苏菲谈,你能不能回避?

刘祖峰拢了拢自己的长头发,好像第一次跟我见面时候一样,面带谦卑的笑容说:“事无不可对人言,我是菲菲他哥,没什么需要回避的。”

苏菲使劲朝我眨巴两下眼睛,轻声说,没事儿三,你有啥事直接问就好,小峰哥不是外人。

我冷笑一声说,对!他不是外人,我是!

苏菲眉头就皱起来了问我,你什么意思啊?大中午跑来过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到底想干啥?难道午饭吃的是炮弹?忘了我前几天跟你说的话了么?

我说,没事儿了!你们忙吧,就转身往楼梯口走。

苏菲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之前她确实是跟我说过,刘祖峰不让她搞对象,可是眼瞅着我都要发飙了,她仍旧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一切的一切已经说明刘祖峰在她的心目中比我重的多。

我心想就这样吧,以后互不干涉。互不打搅。

当我走下一层楼梯的时候,苏菲快步撵了上来,拽着我胳膊问,赵小三,你又他妈抽什么疯?还是受啥刺激了?

我冷漠的说,对我抽疯了!对不起啊,以后再也不会了。

苏菲有些急了,死死的攥着我胳膊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昂头冷笑着看向她说:“什么意思都没有,你敢打架。敢抽烟敢喝酒,但是却不敢承认和我搞对象,为啥我就活该当个隐姓埋名的人?明明他刘祖峰什么都没做,所有的功劳全都是他的?因为啥,你告诉我因为啥?”

苏菲两只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向我。好半天没有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我抿了抿嘴唇说:“行了,别为难了!我知道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份量不够,谢谢菲姐对我这段时间的照顾和帮助,再见!”

苏菲的眼圈红了,一抹水痕在她的眼眶里游动,她低声说,小三你就不能站在我的角度想想么?如果我不在乎你,就不会这样护着了。小峰哥不让我跟你在一块,我他妈如果不是怕你受伤害,至于这样么?

我长吁一口气说,谢谢菲姐错爱!以后请叫我赵成虎。

然后我头也不回的迈脚走下楼梯,苏菲说了那么多。却始终不愿意承认我俩搞对象的事实,哪怕我已经气急败坏的咆哮,她当时只需要抱住我亲吻一下,我的火气很可能就烟消云散,可她什么都没做。

如果说我爸的事情让我觉得心疼,那么苏菲这件事就是让我彻底心寒,站在医院门口,我揪着自己的头发病态似的警告自己,以后玩什么别他妈玩感情。

拦下一辆三奔子返回学校,我寻思哥几个应该都在伦哥饭店,也推门走了进去,可是进去一看我就傻眼了,饭店里面一片狼藉,好像遭受过八级地震一样,桌子、凳子杂乱的倒在地上,满地都是盘子和酒瓶的碎片,就连玻璃柜台就让人给砸烂了。

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女孩在打扫卫生,我焦急的问她,怎么了?伦哥呢?

服务员怯生生的说,去医院了!十几分钟前冲进来一大帮人,都拎着铁管,二话不说进来就砸东西和打人,伦哥受伤了,还有几个学生也被打破了头。

我说,他们去哪间医院?

服务员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愤怒的一脚跺在椅子上,连续深呼吸了两口,平复下来自己的心情,跟着服务员一块收拾卫生,现在不知道伦哥他们被送进那家医院了。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我能做的就是等他们回来。

一直等到下午上课,伦哥和王兴他们才裹着纱布唉声叹气的走进屋子,我赶忙问他们,怎么回事?到底让谁给阴了?

王兴的脸上贴着块创可贴,手掌上包裹着纱布,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骂,被狗日的林恬鹤给黑了,我们中午正吃饭呢,林恬鹤带着二十多个人冲进来就砸。

伦哥的脑袋上箍了好几圈纱布,苦笑着说:“阴沟里翻船了!让一帮学生党把我给偷袭了。”

我看了眼兄弟几个,他们脸上全都挂了彩,不过都不太严重,唯独没见到胖子,我说:“胖子和鱼阳呢?”

王兴眼睛就红了,咬着嘴唇说:“胖子和鱼阳出去买烟,第一个被他们偷袭的也让打的最惨,胖子、鱼阳的脑袋和脸上都缝了好多针,草他妈的,三子这个仇咱们不报就他妈不是爷们了!”

我吸了吸鼻子说:“必须报!必须血洗双龙会,大不了被开除,你们敢不敢干?”

伦哥从旁边递给我们一支烟笑着说,没啥大不了的哈,开除了就跟着我到崇州市去混社会,比从学校里瞎逼混有前途的多。

雷少强弹了弹烟灰说。老子这辈子什么都能惯着,就是不惯傻逼,我无所谓,到哪都是混,不过是换个睡觉地方罢了。

王兴咬着嘴唇沉思了几秒钟后说。干!反正老子也考不上高中,继续念也是浪费钱,胖子是我兄弟,让人揍成那个逼样,我要是啥事也不做的话,都对不起兄弟俩字!

我想了想说:“不如咱们一次性玩把大的,趁着机会解散了这个垃圾双龙会,强子你回咱班一趟,找到何磊,让他给双龙会下战书。就说明天下午篮球场不见不散。”

雷少强比划了个“OK”的手势,快速跑出饭馆。

伦哥问我,真准备跟那群小孩硬碰硬?他们人可不少啊?

我冷笑说,碰他麻痹,就是让林恬鹤放松警惕。明天好好给他个大惊喜!

我又用伦哥的手机分班给陈花椒和林昆都打了个电话,俩人没有任何犹豫,告诉我明天早上一定能赶到学校。

我又沉思了一会儿,看向伦哥说:“哥,你帮我准备点铁管和洋镐把吧?”

伦哥打了个响指说,没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