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兄弟有我!/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下午我没去上课,就呆在伦哥的饭馆里打发时间,雷少强和王兴回学校打探双龙会在每个班的成员都有谁,伦哥帮我准备了一捆洋镐把,看我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发呆就问我是不是有心事?

我叹了口气苦笑说,失恋了。还把我和苏菲、刘祖峰之间的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伦哥叼着烟嘴坏笑说,兄弟你确定自己真知道啥是爱情不?别把暧昧当喜欢,也不要拿舍不得当作放不下。

我仰起头叹了口气说,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只是喜欢她而已,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是真的爱上她了,她在时她是一切,她不在时一切是她,为了她我可以毫不犹豫跪在大老板的面前出卖自己,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

伦哥微笑着说,开始时。别把暧昧当喜欢结束时,别把留恋当爱情。

我苦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说,哥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伦哥抓了抓头皮说,你为她做过那么多,她知道么?或者你有勇敢的面对面问过她。要你还是要刘祖峰么?

我有些愣神了,想了想说:“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也没问过她,我觉得那事儿根本不用问,她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了。”

伦哥抽了抽鼻子。难得正经的坐在我面前说,千万不要再十五六岁的时候爱上一个人,因为这将是你最不可能忘记的人,也许还会是你这辈子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我沉默了点了点脑袋,有些事情并不是别人安慰几句,就可以真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啊!”我烦躁的低吼一声,从伦哥的柜台里拿出来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灌了下去,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苏菲,开始计划解散双龙会的事情。

实话实说现在就跟“双龙会”开战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刚刚才开学,学校方面肯定管的比较严格,而且我们都还不知道林恬鹤具体是个什么实力,可是胖子和鱼阳不能白挨,加上经过苏菲的事情刺激,我现在迫切需要用一场热血去释放下心中的怒火。

下午的时候,王行和雷少强回到伦哥饭店,雷少强拿着一张纸,上面写了一堆小字,冲我笑着说:“双龙会几个核心人物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我都弄清楚了,何磊也很配合的给林恬鹤下了封战书,明天下午放学在篮球场群挑。”

我看了眼纸上的小字,微微点了点脑袋说:“等明天花椒和木棍回来了,咱们分分组,明天早上上学前动手。”

王兴说,明早上就动手?你不怕打草惊蛇?

我邪笑着说,惊不了蛇,上学的路上挨完打,第一件事不是去医院就是报警,等林恬鹤得到消息。咱们已经把他都处理了。

王兴从口袋掏出个心形的信封递给我说,刚才从学校门口碰到菲姐了,她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还让我劝劝你,叫你别乱想,事情不是你想那样的,咋地啦?你俩又吵架了?

我接过信纸看都没看,直接揉成一团扔出了饭馆,招呼伦哥炒俩好菜,大家喝两口。

见我不太想谈这事儿。王兴和雷少强也没再多问,就转移了话题,王兴说:“对了三子,19姐辞职了,到崇州市去教书了,今天走的,下午还特意到咱班里去找你,让我告诉你,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就到市一中去找她。”

我点点头没有吱声。心里多了几分苦涩,连对我最好的19姐都走了,看来这学上不上吧,一点意义都没有。

没多会儿伦哥就炒了几盘好菜拎着瓶啤酒上桌了,我们几个边吃边侃。酒喝道一半的时候,王兴突然憨笑着看向我说:“三子,明天咱们就要跟林恬鹤火拼了,说不准会被开除,我还没给刘晴表白过,要不..你帮我写封情书吧,我待会给她送过去,不管她答应不答应,起码我没遗憾。”

雷少强拍拍胸脯说,写情书啊?我最拿手了。来哥帮你写!

然后他从伦哥记账的本上撕下来一张纸,笔走龙蛇“刷刷”写下来几行小字,折叠成小船的样子递给王兴说:“去吧,兄弟!刘晴看到这封情诗,保管感动的痛哭流涕。哭着喊着要给你生猴子。”

王兴狐疑的说,写的啥啊?让我先看看。

雷少强装作生气的样子说,要是不相信哥的能力就算了,那我撕了你自己写吧。

王兴赶忙摇头说,我信!抢过来情书就往门外跑,因为跑的太着急,还险些摔个大跟头,把我们逗的哈哈大笑。

等王兴跑出来大概五分钟左右,正端着杯喝酒的雷少强突然拍了拍脑门说:“卧槽,忘了个大事,应该告诉兴哥,我那封情书是首藏头诗的!”

我说,刘晴以前是我们班的文艺委屈,学校成绩也不错,只要你写的不太潦草的话,她应该能看懂。

雷少强苦笑两声说,关键我那首藏头诗有点特别。

半个多小时以后,王兴阴沉着脸回来了,脸上居然还有个巴掌印,一进屋就嘶吼着要跟雷少强玩命,我赶忙劝架问,怎么了?

王兴眼泪都快下来了,从裤兜里掏出来那封情书甩给我说,你看看这个王八蛋写的都他妈什么玩意儿!

我拆开纸看了起来,刚刚吞进嘴里的一口菜直接喷了出来。情书是这么写的。

我他妈就这样,

爱咋地咋地。

你以为你是谁啊,

一天到晚瞎JB得瑟。

生气的时候像个母夜叉。

一点也不温柔,

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我拍拍手说,揍他!给丫打出来屎。狗日的不是帮你写情书,是特意祸祸你的。

雷少强委屈的说,这是首藏头情诗,你们只念每句的第一个字。

王兴抢过来纸条又认真端详了一会儿,豁然开朗,一蹦一跳的跑出饭馆,真是个实在兄弟,如果这事儿要搁我身上,打死我也不带好意思再回去,看看王兴那股子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我又想起来了苏菲,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一眼。

那封心形的情书还仍在门口,只是上面盖了几个脚印,犹豫了半天后,趁着没人注意我又走过去捡起来塞进口袋,心里自我安慰说,我不看,就当是留个纪念。

在伦哥饭馆等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王兴才满面桃花哼着小曲回来,我说:“咋样了?你家晴晴同意和你交往没?”

王兴兴奋的点了点头说,她说考虑考虑,还夸我有才!嘿嘿。

撇了眼这个憨厚的兄弟,我笑骂一句,出息样子吧。

跟伦哥告了声别,我们几个抱起那捆洋镐把往胖子住的地方走。回到小区门口吓了我一大跳,黑漆漆的楼道口好像闹鬼似的,十多个火星子一明一暗的在闪速。

仔细一看才发现楼道口蹲了十多个人,正“滋滋”的在抽烟,见到我们进来。那十多个人齐刷刷的全站了起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林恬鹤居然找到我们住的地方了,招呼王兴和雷少强一声,掉头就跑。

跑出去大概十几步,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大笑,林昆贱兮兮的在说话:“看,我没说错吧?三子肯定吓懵逼!”

接跟着是陈花椒的声音传了出来,他说:“奶奶个哨子的!到底什么狗东西能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三哥吓成这副衰样。”

听到这俩损货的声音,我才长出了一口气,疑惑的转过去脑袋。只见林昆和陈花椒俩人嬉皮笑脸的从楼道里走出来,后面还跟着十几个和我们岁数差不多的少年。

雷少强一蹦三尺高,一拳怼在陈花椒的胸脯上骂,吓死爹了!老子还以为林恬鹤那个大傻屌找上门了呢。

林昆和陈花椒跟我们几个熊抱在一起,林昆凑在我耳边小声说。早他妈告诉你,别硬撑,有事就给大哥打电话,你特妹的开学第一天就让人给阴了,白瞎你阴逼的称号了。

陈花椒摸了摸自己五颜六色的一头鸡毛掸子说,他林恬鹤敢打咱兄弟,老子明天就送他进医院。

我心里要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吸了吸鼻子把手伸出来低吼一声:“谢了兄弟!”

王兴、雷少强、林昆和陈花椒全都把手摞上来大吼,兄弟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