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龙牙/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我还犯愁我们人太少不知道怎么分头阴“双龙会”的那帮王八犊子,没想到陈花椒和林昆一下子带来十多个帮手,我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带着这帮小青年一窝蜂似的挤进胖子租的小房里,二室一厅的小房顿时挤的满当当的。

丫头姐没回来,都是一帮老爷们也没啥可讲究的,我招呼大家随便躺,这帮兄弟谁也没客气,先从沙发上挤,沙发上挤不下。就在地上铺毯子打地铺,因为都是坐了好几个钟头的车,所以一进屋好些人就把鞋拖了,烟草味混合着脚臭气,酸爽的辣眼睛,现在如果有警察来敲门,说我们是集中搞传销的,我估计都解释不清楚。

我把林昆、陈花椒还有王兴和雷少强喊进卧室里分组,简单说了下明早上的计划,雷少强打听到的双龙会核心成员一共有六个,有几个家挨在一块住,解决的时候可以一并动手,等处理完各自的对手,我们在学校附近的早餐铺碰头。

该说清楚都说的,我们几个硬挤在胖子的小床上横躺成一排,憋屈不说还热的够呛,不过谁也不肯下去,特别是雷少强和陈花椒俩逗比,你推我一下,我怼你一下的打闹。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这天晚上,我都觉得无比的的怀念。

林昆躺在我旁边,靠了靠我胳膊小声说,三子矫情的话我不说了,谁对谁错更JB没意义。我就问你一句,你想好真这么干没?林恬鹤的背景你知道,这事儿干完以后,我估摸着兄弟几个以后都别想再从三中继续念下去了,值不值?

王兴深呼吸一口说,没啥值不值得,与其以后在学校里被林恬鹤像揍傻篮子似的欺负,还不如痛痛快快干他娘的一把,起码以后不管谁说起来,没人敢说咱们怂。

我扫视了眼王兴和雷少强,沉思了很久,最终点点头说:“放心,这事儿干完了我保证什么后果都没有,弟兄们该上学上学,啥也不耽误,林恬鹤说过只要不喊社会上的人,在学校里就算被我打断一条腿他都不会放半个屁,今天中午是他先玩偷袭在先,我这么干也不算破坏规矩。”

林昆点点头说,你既然都考虑清楚了。我就不墨迹了,一个字干,俩字往死干!睡觉!

其实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明天早上收拾完那帮混蛋,就让伦哥拿着偷拍的照片去找陈校长,不管他使啥法子,只要保住王兴和雷少强不被开除就好,别看王兴和雷少强嘴上说的无所谓,其实我心里清楚,他俩就是不想我有负担。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起码很少会失眠,就连我爸让抓进监狱那几天,晚上我都照样能打出来呼噜,可是这天晚上我却破天荒的睡不着了。

心里头积压的事情太多了,一会儿想想越狱出来的我爸到底在哪,怎么样了?一会又觉得苏菲和刘祖峰之间肯定有事儿,再想想明天的行动,我感觉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一直磨蹭到凌晨四五点钟才总算迷迷糊糊打了个盹。

大清早,我瞪着两只通红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先把一干损友给踹醒,然后他们又去把外面那帮哥们也喊叫起来,雷少强和林昆带一半人出发了,我和王兴也分别领着几个人动身。

我这次要解决的目标叫李东,也是从上届初三退下来的。王兴说这家伙以前是学校田径队的,属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种,在双龙会扮演打手的角色,初一初二的时候一直跟着林恬鹤混,初三销声匿迹的一学期,这回在饭店偷袭,这小子亲手拎着瓶子砸伤的伦哥。

打了辆“三奔子”往李东家走,路上我一直反复琢磨,其实林恬鹤也真是个人物,这人要么是对兄弟们讲究。要么就是真有人格魅力,譬如双龙会现在的成员,几乎全都是上届初三退下来的,这帮人有个共同点,初一初二时候闹腾的特别厉害。初三林恬鹤休学他们也变得老实起来。

现在林恬鹤留级,摇旗大喊一声,这帮家伙就全都跟着一块留级,不得不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许一点都不比我们来的差。

到达李东家住的胡同口,我让大家先分开。待会动起手来再冲出来,我和王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靠在胡同口闲聊,等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王兴压低声音说:“李东出来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穿件白色T恤的少年骑着辆变速自行车从胡同里摇头晃脑的出来了。他耳朵里的还塞着耳机,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即将要面临的危险。

我点了点头往胡同旁边又挪动了下身体,只不过背对着他,不让他看到我的模样,当李东骑车从我们身边过去的时候,我猛地转身将藏在怀里的铁棍插在自行车轮胎的发条里,李东瞬间就从车上跌了下来,王兴从旁边跳出来,一棍子就砸在李东的脑袋上,躲藏在两边的那些帮手“呼啦”一下冒出来,围着李东咣咣猛挥棍子。

几分钟的时间,李东满脸是血的晕倒在了地上抽搐,我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碳素笔在李东的脸上写下“龙牙”俩字,这次的行动我取名为“龙牙”,意思就是拔掉龙的牙齿。

收拾完李东,我们快速往下一个目标的家里出发,如法炮制把那小子也干挺下,我这组的目标基本上已经完成,带着小哥几个到学校附近吃了顿早点顺便等着其他人来。

二十多分钟后,林昆和雷少强也领着人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我赶忙问他们。搞定没?

雷少强打了个响指说,必须搞定!林恬鹤手下也有窝囊废啊,其中有个家伙吓得直接尿裤子了,还有个更没种跪在地上求饶,哭着喊着说要退出双龙会。

我白了他一眼说,屁话!如果你大清早的就让一帮人围住,二话不说上去就暴揍,看看懵逼不懵逼。

这帮小青年基本上都是陈花椒喊来的,也有几个是林昆在新学校认识的朋友,大家年纪差不多,说起话来也都很随便,不多会儿就都熟悉,我们从早餐铺的门口,长长的坐了两排,特别引人注目。

一边招呼大家吃饭,我从口袋掏出一沓百元大票放到桌子。

然后双手抱拳感激的朝这帮哥们说,刚才的事情只是计划的一小部分,正题是待会儿到学校要干掉的那位,我这个人嘴巴笨,不会说什么好听话,一人一百块钱,就当我请弟兄们买烟抽,谁要是拒绝就是没拿我当哥们看。

一帮人赶忙摆手说不用,我看了眼王兴和雷少强,他俩会意的点点头把钱拿起来挨个给所有人发了一张,大老板说过,这个社会金钱至上,利和义要结合,我跟林昆、陈花椒是兄弟,大家谈钱伤感情。可是和这些人就又不一样了。

俗话说的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收了我钞票的少年们表现的都异常亢奋,纷纷拍着胸脯保证,今天一定会玩死林恬鹤。

我清了清嗓子说,打林恬鹤的事情不劳烦兄弟们,你们就从旁边给我捧个人场,有人敢上就往死里揍,各位记住了,打完架第一时间从学校里跑出来,哪来的还回哪去,谁也别等谁,最后也别聚堆儿。

一直磨蹭到上午八点多钟,中间我去了趟伦哥的饭店,把我心里的想法告诉伦哥,伦哥保证说,这事儿他肯定会办妥,我才放心的离开,估摸第一堂课上到一半左右,我们一帮人拎着洋镐把直接往学校里走,门岗大爷刚想问我们干什么,看到我们一群气势汹汹的狼犊子,吓得一句话没说,紧紧的关上了门岗的小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